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百科
  • 人气指数: 5518 次
  • 编辑次数: 1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2-02-22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纳斯达克创新高
纳斯达克创新高
纳指重返5000点
纳指重返5000点
美国上市公司数量
美国上市公司数量
神州租车赴美IPO暂停
神州租车赴美IPO暂停
华尔街新道德时代
华尔街新道德时代
华尔街创业春风
华尔街创业春风
2012科技股
2012科技股
美股牛市狂想曲
美股牛市狂想曲
EOS基金
EOS基金
美国最大互联网IPO交易年
美国最大互联网IPO交易年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2017年特斯拉
2017年特斯拉
MIT黑客全纪录
MIT黑客全纪录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目录

猎杀中概股第三季:最神秘做空者背后的EOS基金编辑本段回目录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冯禹丁 发自北京

  最神秘的做空者背后是谁?

  基金是不是先做多,再做空,“一鱼两吃”?

  中概股、做空者、基金之间的财富恩怨,与对市场的种种影响,将在法庭上露出越来越多的真相。

  在拉斯维加斯Highvale Drive大道上的一幢楼前,开门的男子发现来访者持有摄像机和录音设备后,跑出来跳上车追击,来访的律师将车飙到100迈才得以逃脱。

围猎之下,中国概念股如履薄冰,但他们正在与做空者展开较量。 (CFP/图)围猎之下,中国概念股如履薄冰,但他们正在与做空者展开较量。 (CFP/图)

  惊险的这一幕,发生在中概股公司与做空者的较量过程中。2011年11月15日,当被做空的中概股公司德尔电器聘请律师去一家基金EOS的注册地址调查时,遭遇这场动作片般的情景。

  循着这些蛛丝马迹,一个个更隐秘的角色浮现。而新的一轮较量,正在法庭上展开。

  2012年1月9日,希尔威金属矿业有限公司(股票交易代码:SVM)向美国纽约州高等法院递交了一份修改后的起诉书,增加EOS基金(EOS Holdings LLC)及其总裁与研究总监以及国际金融研究和分析集团(IFRA)及其高级分析师作为被告方。

  2011年9月的原起诉书中,希尔威指控Alfredlittle.com和Alfred Little等散布对希尔威的虚假诽谤报告,不法渔利(参见本报2011年12月15日《谍战,与“鬼影”们交手》、2011年5月26日《追杀中国造假股》)。

  “打假专业户”Alfred Little(以下简称AL)是2010年以来“中概股造假”风潮中最活跃而隐秘的匿名做空者,曾先后发布针对15只中国概念股的看空报告。IFRA是其常常雇用的一家研究机构。

  “我们认为,Alfred Little和IFRA背后的真凶,就是EOS。”希尔威董事长兼CEO冯锐说。但EOS基金和IFRA尚未对希尔威新的起诉进行公开回应。

  EOS从“巧合”中浮现

  种种蹊跷,都将线索指向了EOS

  2011年9月初希尔威被攻击后,冯锐等人一开始“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聘请调查人员对AL身份进行调查后,结论是:AL是一个现实中并不存在的虚拟身份。

  “但狐狸再狡猾也会露出尾巴的。”近日,冯锐向南方周末记者讲述了追踪并锁定AL“真身”的故事。

  9月底,希尔威在与德尔电器(同样是被AL质疑过的中概股公司)的一次沟通中首次得知“EOS”这家公司。德尔告诉希尔威,2011年3月9日,一位关注德尔的分析师收到一封由“SnappyDog”发自“snappydogster@gmail.com”的邮件,邮件中一份由AL撰写的看空报告说“德尔电器是一个骗局”。通过对“SnappyDog”这一关键字的网络搜索,德尔雇请的侦探追查到43岁的美国加州男子Joseph Ramelli。再根据一份2008年的新闻稿和Joseph Ramelli的邮件地址(joe@eosfunds.com),查到此人为EOS基金工作。

  当时,EOS基金的官方网站显示,它在温哥华、成都等地有办公室,由卡尼斯(Jon R.Carnes)领导。

  EOS在成都有办公室这一线索,令冯锐忽然联想起根据其做空报告,AL曾将矿石样本从希尔威的河南矿区拿到位于成都的某地质检测中心去送检,“当时我们还纳闷,AL为什么不就近在郑州送检,而背着十几斤重的石头到一千多公里外的城市,合理的推测是他们常驻成都。”

  另外一条线索也指向EOS的总裁卡尼斯。德尔的律师就诉讼事宜与AL进行过多次电子邮件往来,通过AL的电邮IP地址可以追溯到美国旧金山市一家虚拟主机服务提供商黑橡(Black Oak)计算机公司。律师向其发出证人调查传票后,黑橡提供的证据表明,卡尼斯是该IP地址的拥有者。而用于注册该上网账号的地址,是卡尼斯的父母拥有的一处拉斯维加斯的居所。

  德尔提到的另一个人也令冯锐讶异。此男子名叫Shawn Rhynes,做空报告发布前,Shawn曾以对冲基金Quantum Asset管理董事的身份,多次联系过德尔公司讨论做空报告中的指控项。这令冯锐想起,2011年8月份Shawn也曾以同样的身份联系希尔威。

  更“巧合”的是,2011年11月15日,德尔的律师前去拜访EOS的注册地址,也就是卡尼斯的父母位于拉斯维加斯Highvale Drive大道上的居所时,卡尼斯不在,应门者自我介绍是Shawn Rhynes。随后,便发生了“动作片”般的惊险一幕。

  11月16日凌晨,EOS基金中英文官方网站上的十多位成员信息被悉数删除。

  这种种蹊跷,让希尔威和德尔将EOS基金和卡尼斯作为重点对象开始调查。

  追查EOS

  EOS基金并没有在中国内地进行工商注册,其在中国市场活动的实体是注册于香港的EOS亚洲投资公司,并在成都、上海、北京等地租用虚拟办公室作为对外发布地址

  EOS是家怎样的机构?卡尼斯是什么人?

  EOS官网上有一张卡尼斯和“股神”巴菲特的合影,它的来历是卡尼斯为纪录片《巴菲特报告》提供了帮助,在电影的首映式上巴菲特向卡尼斯等人表示祝贺。据公开资料,卡尼斯是一位动作电影制片人。

  但卡尼斯的履历中,“主业”还是投资。他今年39岁,1992年成立EOS基金的前身卡尼斯投资集团(CIG)并担任总裁。EOS官网称他早年是一位成功的电子股票交易商。从2001年起CIG更名为JCAR基金,转型为长线价值投资者。从2004年起,JCAR基金改名为EOS,致力于在中国寻求投资机会,已投资25家中国公司。

  据EOS前合伙人周鸿荣介绍,卡尼斯大一时就做电子商务赚了100万美元。2002年前后,卡尼斯帮一家中国制药企业融资130万美元并在纽交所上市,遂决定来中国发展。

  “EOS”取自希腊语,意为专司为生长的植物提供晨露的“黎明的女神”,其大股东是一地平线基金(One Horizon Foundation),一地平线的“监护人”(Protector)是卡尼斯。

  EOS基金并没有在中国内地进行工商注册,其在中国市场开展投资活动的实体是注册于香港的EOS亚洲投资公司,并由EOS亚洲在成都、上海、北京等地租用虚拟办公室作为对外发布地址,成都是其主要基地。

  工商资料表明,EOS亚洲的股份全部由一地平线基金持有。EOS亚洲的总经理为卡尼斯,法人董事是一地平线基金,两位个人董事即卡尼斯的父亲Walter Carnes,和家住上海普陀区长寿路的EOS中国区总监刘莉。

  EOS官网上最近的一条消息是:由于投资业绩不佳,我们决定于2011年6月底对基金进行清盘,并将剩余现金返还给股东。

EOS总裁卡尼斯EOS总裁卡尼斯

  EOS与AL、IFRA的三角联系

  EOS的成员,与匿名做空者AL及其常用的调查公司IFRA之间存在着各种关联

  EOS网站上内容进行删改后,官网上“团队”一栏只剩下卡尼斯一人。希尔威和德尔留存的EOS官网页面截屏显示,除了卡尼斯外,EOS的成员还包括:执行董事Zane Heilig,股票交易主管Joseph Ramelli,亚洲区经理黄崑(Kun Huang),投资调查总监黄晓夫(Jeff Huang),中国区

  总监刘莉,合伙人和常务董事周鸿荣(George Zhou),副总裁刘北辰(Beth Liu)、黄必强、祝蜀云、王希平、Christian Arnell等。

  有趣的是,这些成员们身上出现了种种“巧合”,希尔威与德尔发现EOS与大名鼎鼎的匿名做空者AL及其常用的调查公司IFRA之间存在极其可疑的关联。

  2011年3月29日,为客户提供信息发布的美国企业新闻通讯公司(PR Newswire)发布了一篇由AL编写的攻击西安宝润(CIE)的做空新闻(目前已删除)。希尔威律师在11月底向美通社发出调查传票,美通社于12月21日反馈了当时该新闻发布者的相关信息。记录显示,此条新闻由72岁的美国密西根州公民南希·黑里格以BVV Worldwide传媒公司的身份提供,她亲笔签署了一张1495美元的支票支付给美通社,该支票从她的居住地址寄出。

  南希还在美通社留下了两个联系电话,一个是香港号码,另一个是加拿大温哥华号码。

  用Google对这两个电话进行搜索,希尔威发现该香港号码就是AL常用的调查公司IFRA联系人Andrew Wong在IFRA网站上公布的号码。

  而另一个温哥华号码则与希尔威获得的卡尼斯的电话相同——2011年9月底,希尔威的调查员前往EOS基金在温哥华的办公室的地址,发现该地址是一间虚拟办公室,就询问前台秘书如何联系到卡尼斯,秘书在一便条纸上手写了一个电话号码,正是同一个号码。

  希尔威的调查还发现,EOS温哥华经理为42岁的美国男子Zane Heilig,而南希正是他母亲。

  冯锐介绍,2012年1月3日,希尔威调查员前往Zane Heilig位于美国密西根州的家中拜访。南希告诉调查员她是Heilig的母亲,BVV由Heilig创办,那条新闻是儿子汇钱给她,委托她向美通社支付上述费用并发布消息,而Heilig和卡尼斯是共事多年的好友。

  AL与EOS之间的联系,由此得到确证。至于IFRA与EOS之间,同样很可能有关系。

  希尔威发现,10月12日夜里,Andrew Wong和卡尼斯在同一天都在成都用同一个IP地址上网。

  同时,成都华域数字娱乐公司官网的公开信息显示,10月12日卡尼斯参观了华域,并留下合影。

  根据这些,希尔威的调查人员甚至大胆怀疑Andrew Wong可能就是卡尼斯。

  南方周末记者向IFRA发去采访函。2012年2月3日,一位自称Andrew Wong助手的男子致电南方周末记者,称加拿大和美国警方并未对IFRA进行调查,反而在与之合作。随后,对于记者就IFRA和EOS、AL之间的关系“是否属同一团队”的提问,Andrew Wong在一封长邮件中并未答复,而是再次强调“出于安全考虑,我们并不公开真实身份”以及其言论自由的权利。

  对于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约请,AL网站管理编辑Simon Moore没有回应。

  先做多,再做空?

  一方面它是25家中小中国公司的投资人,另一方面这些公司中的一些已上市中概股却又“巧合”地被做空。

  在这场大猎杀中,隐秘的EOS因其难以回避的角色冲突而成为备受争议的一个主角:一方面它是25家中国公司的投资人,另一方面这些公司中的一些已上市中概股却又“巧合”地被做空。

  南方周末记者查证发现,EOS官网公开的5家已投资公司中,有3家上市,但3家均股价大跌。

  其中CEU(中国教育联盟集团,2007年获EOS投资340万美元)在美国纽约证交所上市,2010年11月,一家投资机构Kerrisdale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将CEU评级为F(即Fraud,欺诈),目前CEU已被纽交所摘牌退至粉单市场。

  CLNT(中国风能技术,2008年获EOS投资75万美元)在纳斯达克上市,2011年11月7日,CLNT因公共所持股票的市值未达到纳斯达克上市要求而收到退市警告,该公司普通股随后从纳斯达克全球市场转板至纳斯达克资本市场交易以避免退市,其股价在一年内从超过4美元跌至目前的0.275美元。在此期间,公司首席财务官是一位与EOS关系密切人士——2006年前他是EOS亚洲的全资股东,后来将股份全部转给一地平线,他离开后加盟一家投资基金Barron Partners并任中国区总裁,而这家基金与EOS一起投资了包括CLNT在内的多家公司。

  不过,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EOS在中国的投资项目远不止上述这些公司,而它未披露的公司中,有多家受到AL或其他做空者攻击。

  中国清洁能源(SCEI)就是其中一例。这是资本市场上中概股被做空的一个著名案例,而EOS其实隐身其中。

  SCEI官网的公司新闻中,一条发表于2008年3月的题为“银石资本(Silver Rork Capital)考察索昂科技”的消息(索昂科技是SCEI前身)称,“2008年3月10日,银石资本总裁Jon Carnes先生及亚太投资经理Beth Liu女士一行抵达西安对索昂科技进行了考察和访问。”这条消息中对银石资本的介绍与EOS历史完全一致:由Jon Carnes于1992年成立,最初命名为CIG,2001年更名为JCAR,2004年启用新名称EOS。

  随后银石资本也确实投资了SCEI,SCEI在2008年提交给美国证交会的8-K表格文件显示,银石资本曾持有281931股SCEI股份,占总股本的1.66%。

  一位SCEI内部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很清楚地记得,当时EOS副总裁刘北辰陪同去SCEI考察的并非卡尼斯,而是一位又高又瘦且爱喝普洱茶的伊扎特(Ezzat)先生。所有谈判尽职调查等工作都由刘北辰与SCEI接洽,卡尼斯始终未露面。至于为什么新闻稿中会出现卡尼斯,这位人士称,“这些都是当时刘北辰给我们的银石公司的简介。”

  记者还发现,2011年4月SCEI任命的独立董事、审计委员会主席JosephLevinson,2008年7月至2010年3月间任EOS投资的另一家公司德利国际新能源(CSOL)的董事。

  2011年5月,AL发布看空报告,指称SCEI董事长任宝文靠制造“中国的庞氏骗局”从中国投资者手中诈骗了2000万美元。SECI此后一蹶不振。

  SCEI董事长任宝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银石资本是通过资本论坛会知道SCEI,并主动联系了他们,随后入股。大概在2010年下半年退出(AL做空SCEI是2011年4月末),从入股价格和退出价格看,银石大概能赚3-4倍。

  同样的历程也在另外几家被投资公司中出现。这几家公司目前大多已转至粉单市场交易,股价在几美分左右。

  基金做空流程

  EOS以成都为基地,聘用分析师在中国进行对中概股公司的调查。他们行事非常谨慎。

  从EOS的投资轨迹中不难发现,EOS的成员与被做空的中概公司之间,也有着蹊跷的联系。

  曾任EOS合伙人和常务董事的周鸿荣,是EOS所投资的鸿利煤焦的特别顾问,他还是中国高速频道(CCME)和江波制药(JGBO)独立董事。后两家公司均是中概股被做空的典型案例。

  不过,周对南方周末记者坚称自己已离开EOS多年,对于EOS或卡尼斯是否做空中概股一事毫不知情,“实际上我一直在帮助中国公司反击做空者,我恨死他们(做空者)了。”周鸿荣现任新君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基金交易部总监。

  EOS基金的另一位副总裁Christian Arnell曾是中国绿色农业(CGA)和奇虎360公司的投资者关系联系人,2010年9月AL和IFRA发布报告质疑CGA的纳税和土地使用权支出问题后,Christian被CGA发现私自与IFRA的Andrew Wong通信,并因此被辞退。奇虎360也在2011年被Citron等做空者质疑股价高估。

  据《成都商报》报道,EOS副总裁黄崑已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2012年元旦过后,分析师们也被列入调查对象范围。让警方找到黄崑的一条重要线索,是当EOS亚洲雇佣的家住西安的“调查员”把矿石样本送检时,其面部被检测中心的监视器录下,警方沿此摸出上家。

  已经接受过警方询问的EOS非正式雇员钟林(化名)对媒体揭示了EOS的“任务流程”:黄崑等人把目标公司的资料从网上下载打包发给他;他逐一进行分析,重点会关注其中的财务报告;利用专业知识发现其中的漏洞或疑点,然后把他们的发现通过电子邮件告知黄崑。至于“做空报告”由谁来撰写,他并不知情。两年来钟林为EOS做了七八个任务。

  不过,卡尼斯显然不愿意承认这些。对于南方周末记者的求证,卡尼斯回信说,“很遗憾我只能说希尔威(对我们)的起诉绝对无理,但目前我不便多说。”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EOS基金 做空者背后的EOS基金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做空者背后的EOS基金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