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百科——欢迎光临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博物馆
  • 人气指数: 2930 次
  • 编辑次数: 1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1-06-20
明天
明天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三网融合体制困局
三网融合体制困局
广电打响三网融合争夺战
广电打响三网融合争夺战
三网融合博弈真相
三网融合博弈真相
三网融合一周年
三网融合一周年
国家级广电网络公司
国家级广电网络公司
广电电信化
广电电信化
三网融合夭折
三网融合夭折
在线电视的战争
在线电视的战争
国家网络公司
国家网络公司
三网融合几道坎
三网融合几道坎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王健林电商梦
王健林电商梦
陌陌IPO
陌陌IPO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三网融合一周年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目录

三网融合一周年编辑本段回目录

  一句“三网融合面临夭折风险”的话语,令更多人向试点将满周年的三网融合投去审视和关注的目光。这句让业内外炸开了锅的评论,或许说得有些过头,但背后反映出的是人们对于三网融合现状的焦急和不满意。
    自始至终,三网融合一直是“慢”字当头,哪怕是在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快刀斩断利益扯皮的乱麻后,三网仍是“难融难合”。一个美好的愿景,走得如此磕磕绊绊。
    需要承认,一年来,三网融合取得了进展;遗憾的是,其中并没出现被广泛认可的实质性进展。电信和广电两大派系的距离没有缩短,两者继续深陷于“既想分享对方的好处,又不想失去自己利益”的心态中。并且,驱动三网融合车轮的力量,不仅来自广电和电信,地方政府、民间资本等的加入,令三网融合这辆车更难在行进中找好平衡。
    365天蹉跎而过。三网融合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是加速前进还是继续慢行,这是拷问利益攸关各方的最大问题。

三网融合一周年:难融难合

  三网融合到底走到了哪一步,各有说法。专家们此起彼伏的不同声音和观点,更让人有置身云雾之感。

  5月20日,由工信部电信研究院主办的“2011宽带通信及物联网高层论坛”在北京举行,工信部副部长奚国华在论坛上表示,“三网融合虽然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总体进程是好的。三网融合是技术和业务发展的必然结果。”这是有关三网融合进展争议的风波出现后,工信部最高级别的官员就相同话题所作的点评。

  与此同时,另一位三网融合专家在稍早前的惊人评论,余音还在震荡。

  3月22日,在“第一届中国三网融合高峰论坛”上,中国电信集团科技委主任韦乐平公开指出:“过去这一年,三网融合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试点进度已经明显落后于国务院的部署。原来开会,现在我已经一年半没有开会了。我感觉已经面临夭折的风险。”三网融合“夭折”之说由此传遍业界。

  其实,一年来,批评三网融合进展缓慢的声音层出不穷,而“夭折”之说不过是其中最尖锐的观点。

  第一章 周年之际的争议

  在5月13日开幕的“第七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12个首批三网融合试点城市集体亮相于3号馆,集中展示了各城市的广电网正由“看电视”向“用电视”的转变,它们所在的“创新广电业态、迎接三网融合”主题展区被称为馆内吸引力最强的地方。

  有现场观摩的业内人士告诉《IT时代周刊》,这次由国家广电总局组织的集中展示体现了电视发展的大趋势,但也就是一个技术方案的演示,未能规模化地付诸实施,对推进三网融合的实际效果有限。该业内人士还指出,三网融合本该是广电系和电信系的共同杰作,但通过这种展示并不能充分说明三网融合大车究竟开到了哪一程。

  从1998年经济学家周其仁在国内率先提出三网合一的概念后,中国的三网融合一直停留于“空想”。而在过去一年内,它纵然被付诸实施当中,但并未让各界看到期待中的实质性进展。

  “夭折”风波

  2010年6月6日,历经两大部委12年的利益纠葛,三网融合试点方案在五易其稿后终于通过,在被冠以“密件”字样后下发电信和广电企业。7月1日,备受期待的第一批12个三网融合试点城市名单公布。实际上,这两个时间节点均晚于预期,国务院原本希望三网融合试点方案和试点城市名单能够在2010年5月出台。

  按照决策层的计划,2010年-2012年为三网融合试点阶段,以推进广电和电信业务双向阶段性进入为重点,制订三网融合试点方案,选择有条件的地区开展试点,不断扩大试点广度和范围。但在一年后的今天,试点行动既无广度上的扩张,也无范围上的拓展。

  在第一批试点城市名单公布后,武汉、广州、重庆、昆明等城市表现出希望能够参与第二批试点的高度热情。最早的消息称,三网融合的第二批试点城市名单最快将于2011年年初公布。但到今年年初,第二批试点城市的名单没有出现。当时,有工信部内部人士透露,首批试点城市的三网融合步伐不同,国务院三网融合工作协调小组以及专家组要对各地试点情况进行验收和评估,在这之后确定下一批试点城市才更有针对性。

  今年“两会”期间,工信部部长苗圩带来的确切信息,让有心入围第二批试点城市名单的城市有些失望。苗圩表示,2012年以前都是三网融合的试点阶段,今年试点城市的范围不会扩大,仍然保持在12个。

  对此,有业界专家认为这不是坏消息。三网融合研究专家、融合网创始人兼主编吴纯勇就指出,决策层的这个安排,可能是意识到三网融合进展不是很顺利,还有问题需要解决,今年不继续扩大试点范围反倒是件好事。

  过去一年中,批评三网融合进展缓慢的声音不绝于耳,而“三网融合面临夭折风险”的言论一出,顿时引来各种说辞。

  广电总局科技委副主任杜百川也是“第一届中国三网融合高峰论坛”的嘉宾,他的演讲紧接在韦乐平之后,但他没有给同行面子。杜百川一开讲就指出:“我不认为三网融合一点儿进展都没有。如果没有达到自己的期待,就认为是三网融合没有推动的话,这个观点不一定是对的。”他认为,“如果对三网融合的理解不一样的话,就会产生不一样的期待。”

  但是,韦乐平的观点不是一家之言,比他更激进的是中广电通CEO殷建勇。殷建勇干脆认为,现在播控权的归属已经明确,广电对媒体的管控能力正进一步加强,运营商对所谓的开放的三类业务都没有兴趣,三网融合目前的情形不是僵局,而是已经结束。

  与此同时,广电和电信两个阵营的部分人士甚至借此风波又打起口水仗,互相倾诉着对对方的不满。

  广电一方的人士称,“在三网融合政策下,有线网络克服先天不足努力建设网络已经是难能可贵,而已经先长大起来的大哥(电信)不但不允许小弟(广电)染指自己碗里的肥肉,还想把小弟碗里的咸菜也抢走,让弟弟们饿死。”电信一方的人士则表示,不要以为电信业是块肥肉,就想着进来赚钱,如果三网融合真的夭折,对于广电未尝不是好事。

  4月20日,在国新办介绍2011年第一季度全国工业通信业运行情况的会议上,工信部方面也对韦乐平的“夭折”一说予以否定。工信部发展司司长张峰表示:“目前三网融合试点工作已经取得了积极进展,试点省市均组织制定了试点的实施方案;企业纷纷加快推进宽带网络建设和光纤落户工程;已经完成IPTV(互联网电视)、手机电视业务支撑平台的改造建设,具备了与广电视频流对接实现内容加载的业务能力。”

  在张峰的介绍中,“试点省市均组织制定了试点的实施方案”是三网融合的进展之一,但实际上12个试点城市和地区均没有受国务院认可的实施方案可以遵循。去年9月,这些城市向国务院提交了各自的试点实施方案第一稿,但全被否定。

  5月19日,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邬贺铨透露,深圳等地已经提交了三网融合试点实施方案第二稿,国务院正在审批中,何时能够获批尚不清楚。

  对于三网融合“面临夭折风险”的说法,邬贺铨也予以否定,他表示,三网融合的推进速度虽然没有预想中那么快,但在局部地区的探索已经展开。

  没先例的三网融合

  如果站在广电的立场,身为广电总局官员的杜百川的上述表态不难理解。

  本刊记者在与吴纯勇聊起三网融合的话题时,他说:“和电信相比,广电在三网融合中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眼下,广电首要的工作是建设全国一张网,而开展这项工作的前提条件是要理顺各级广电机构的利益关系,这是最难破解的顽症之一。

  在实行多年的广播电视“四级办”模式下,全国原有各级广电网络超过2000个。广电总局曾要求,到2010年年底,全国基本实现“一省一网”。但是实际推进的情况远没有计划中顺利。截至目前,全国有大约19个省级有线网络已经完成或基本完成整合。

  “省级网络整合最大的问题是在各地的省政府,中国的特色是大家都喜欢当老大,”中广互联副总经理汪海天认为,“由广电总局来办这个事情有难度,广电总局和各地省政府顶多是平级单位,你不比它高一级,它凭什么听你的?”汪海天指出,广电要整合,必须首先破除行政体制的壁垒。

  据本刊记者了解,即使像四川、广东等实现全省一张网的地区,也主要是完成了省市级网络的整合,县级网络整合还在推进中。

  今年4月份,山东省政府下发《关于按期完成广电网络资产重组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省内各市务必于4月30日前将广电网络资产全部移交给山东广电网络公司各市分公司。但进入5月后,青岛、枣庄、威海和济宁的网络资产仍然没有完成移交。

  江苏广电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钱明曾解释过地方广电网整合的难度所在,“由于历史原因,广播电视网络多为事业单位,有局台网合一,有网台合一,还有的广电网络是电视台的一个部门,部门结构不统一。而各个单位的财务状态也五花八门,这些都大大增加了整合工作的复杂程度。”

  尽管做得不够完善,但这一年来,广电在全国一张网上的努力和各地有线网络运营商积极参与整网的表现,得到了外界的部分肯定,被认为是广电在参与三网融合方面的成果。

  广电部门内部的体制问题已经纷繁复杂,牵扯到广电和电信两大部门的行政体制问题,更成为三网融合的最大挑战。广电是行业与地方政府双重监管的体制,电信是以工信部为核心的集中、垂直监管的体制。

  早有不少人士明确指出,三网融合不是难在技术,而是体制。

  对于体制障碍的破解,韦乐平的看法悲观。在他看来,三网融合实际上是三种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全世界找不到先例,“广电是低价包月,互联网是低质低价,电信是高质按时长、流量收费。特别是具有公益性质的广电业和市场化的电信业,怎么样展开竞争是全球谁也没有遇到的课题,可能是一个无解的方程。”

  实际上,三网融合不只涉及电信和广电两个部门,其他政府机构、民间资本也参与进来,成为一个需要高度智慧来解决的问题。

  南京是首批试点城市之一,并在筹划于今年下半年向市场正式推出三网融合应用。为了推进三网融合,该市成立了市一级的工作协调小组,由常务副市长挂帅领导。虽然南京在近期总结三网融合工作时表示,“完成了三网融合试点工作的阶段性目标”,但过程并非一帆风顺。

  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是该市具体推进协调三网融合的机构,该机构的相关人士坦言,各自为政的监管体制决定了行业资源的垄断性,而行业资源的垄断性又决定了利益的专属性。在现有体制下,各方共同推进三网融合十分困难。

  上述人士所说的困难表现在多方面,除了广电和电信在业务渗透的同时依然互相封锁,在网络基础设施建设上,财政、工商、公安、城建、规划等多个部门一个都少不了,还需要协调这些部门进行合作。

  第二章 博弈在继续

  至今,业内普遍的共识是,三网融合进展缓慢。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应该从用户是否买账三网融合的角度来看待其进展问题,广电和电信与其盯着各自利益不放,不如把精力放在合作开发三网融合应用上。

  据本刊记者了解,一直以来,广电和电信两部门对三网融合试点方案中很多核心问题的解决方案依然不满,在国务院三网融合工作协调小组和各地三网融合主抓部门组织的会议上,两家只要一碰面,焦点话题始终脱离不了部门利益。

  谁也放不开IPTV

  三网融合启动之前,广电和电信部门曾因IPTV(互联网电视)业务多次“大打出手”,IPTV也曾是导致试点方案久拖不成的焦点之一。三网融合启动之后,IPTV仍不是一个平静的领域。

  根据三网融合试点方案,广电总局独家负责IPTV集成播控平台的建设和管理,这强化了广电对媒体的管控能力。目前,三网融合第一批12个试点城市和地区已经基本完成了IPTV集成播控平台的建设,并与中央总平台实现对接。

  去年7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三网融合试点地区IPTV集成播控平台建设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344号文”)确立中央和地方“两级办”的平台架构模式——由央视(具体实施方为中国网络电视台,即CNTV)建设总平台,央视汇同地方电视台根据试点地区实际情况建设分平台。

  由于系统内部结构庞杂,IPTV平台“两级办”模式在推广之初并不十分顺利,中央台与地方台单纯靠“政策捆绑”的做法遭遇阻力。例如,青岛在成为首批三网融合的试点城市前,已经与牌照拥有方杭州华数合作建设IPTV、手机电视等内容播控平台,当CNTV要接手杭州华数留下来的IPTV平台时,央视、华数和青岛电视台之间的谈判过程很纠结。

  微妙的是,344号文明确规定IPTV平台的统一播出呼号为“中国广电IPTV”,从字面上完全撇开了为其提供网络的电信部门。

  去年9、10月份间,绵阳、北京、武汉和深圳的IPTV播控平台先后与CNTV总平台实现对接,其中难觅当地电信运营商的身影。当时,四川电信的相关人士曾表示,“地方电信运营商要完成与广电主导的IPTV集成平台的对接,不仅需要双方在技术和系统方面找到融合点,还需要总公司甚至工信部方面的批准,我们已经在申请过程中。”而广电方面则认为,电信依然希望获得IPTV的内容播控权,对参与广电控制的IPTV播控平台的积极性不高。

  纵然对广电有想法,从整体上看,电信运营商还是在抓紧布局IPTV业务。三网融合试点开锣之后,中国联通在原中国网通的IPTV业务基础上重新布局,到去年年底,中国联通在北京、哈尔滨、大连、青岛、天津、石家庄等十个城市的IPTV系统平台建设基本完善,并逐步进入内部测试和放号阶段。同一时期,中国电信也调高了IPTV用户数量的目标。

  有业内人士表示,IPTV业务对于电信运营商来说吸引力并不大,因为目前既未找到成熟的盈利模式,内容播控平台又被广电控制。不过,多一种业务提供给用户,对电信运营商来说没有坏处。

  在张峰盘点的三网融合积极进展中,电信方面“已经完成IPTV、手机电视业务支撑平台的改造建设,具备了与广电视频流对接实现内容加载的业务能力”也是其中之一。

  在现实操作中,电信运营商的平台具备与广电对接的能力,并不代表它们就能顺利开展IPTV业务。

  根据政策规定,IPTV业务的运营方必须持牌照,但手握牌照发放大权的是广电总局。广电总局目前发出的所有IPTV牌照中,无一落入电信运营商的口袋,牌照成了电信运营商无法自主掌控的“钥匙”。

  韦乐平表示:“广电机构负责业务的行政许可和内容的集成规划管理和审核,电信部门负责业务的支撑系统建设、业务运营和用户的管理,这种合作模式比较符合产业链相关方利益、市场及用户需求。尤其在牌照方和地方广电关系比较融洽的地方,IPTV业务得到了很好的发展。这句话隐含了另一层意思,就是关系不好的地方寸步难行。”

  上海就是电信和广电机构合作关系良好的地方之一,也是全国范围内IPTV发展得最好的地区。

  获得IPTV牌照的上海文广旗下百视通提供内容,上海电信提供网络服务,所得收入按照约定分成。这种合作模式目前被认为是比较成功的模式,截至今年年初,上海IPTV用户突破130万。

  由于广电和电信必须分业监管,广电和电信达成双方认可的合作方式并不容易。上海的成功模式在其他地区很难复制和推广。

  广东南方广播影视传媒集团(以下简称“南方传媒”)曾经是IPTV牌照拥有者之一,在三网融合试点方案被敲定的2010年6月,它主动放弃了这张宝贵的牌照。

  对此,南方传媒的相关人士解释说,“各地的广电运营商一直将电信运营商开展的IPTV视为洪水猛兽,作为广电内部龙头的南方传媒要想顺利完成省网整合,就必须在IPTV问题上作出让步。”

  据了解,南方传媒在2006年获得IPTV牌照后,曾试图效仿“上海模式”与广东的电信运营商合作,经过几年的运作,效果并不理想。即使在广东省内,其IPTV用户数也远落后于百视通。

  两张网的较量

  据邬贺铨透露,国务院三网融合领导小组要求,12个试点城市和地区必须在2012年年底建成下行速率达100M的宽带网。宽带网,正是广电和电信抢夺的另一个的战略制高点。没有带宽为保证,三网融合只是有名无实。

  在2011年CCBN的主题报告会上,广电总局副局长田进特别提到,“美国宽带用户中有一半左右通过有线电视网实现互联网服务,欧洲四分之一左右的有线电视用户通过有线电视网络实现打电话和宽带上网。”他认为,从美国和欧洲的情况看,有线电视网络公司已成为宽带互联网服务和电话服务的重要提供商。

  田进这番话反映出广电对于宽带网络的渴求。但是,与电信希望得到内容播控权一样,广电希望拥有互联网宽带出口和IDC资源,而这正是电信钳制广电的撒手锏。

  三网融合试点方案允许广电部门介入互联网接入和IP电话业务。国务院在关于三网融合的框架文件中明确指出,符合条件的广播电视企业可以经营增值电信业务和部分基础电信业务、互联网业务。

  有政策做后盾,广电企业打算绕开运营商,自建互联网数据中心(IDC)。深圳地区的有线广播电视网络运营商天威视讯已经开始加紧筹划建设IDC,由19家省级广电网络公司参与的广电友好网联盟也决定建设IDC。

  据工信部的人士介绍,广电网络运营商要获得电信方面的牌照审批后,才能发展语音和宽带业务。这种局面让一位省级广电网络公司的负责人不由得感慨:只要是广电或带有广电背景的企业申请宽带接入资格,肯定不会顺利,而且广电企业向运营商租用同样的设备、端口,也要付出明显高于其他宽带服务商的价格。

  对接互联网是广电的短板,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广电就很难进入宽带市场,在互联网上失去主动权就意味着广电在三网融合战役里失去半壁江山。因此,为了补短,广电正轰轰烈烈地打造NGB(下一代广播电视网),目标直指电信运营商的宽带网络。

  在内部推进全国一张网的同时,广电总局在去年7月明确了NGB的十年规划,并为此决定成立工作组。按照规划,到2015年,NGB将从功能上达到与电信网平等竞争与合作的水平。

  在2010年年底的内部会议上,广电再度明确规划,计划到2015年,80%以上的城市实现网络光纤到楼,30个大中城市将建成基于有线网络的NGB示范工程,提供家庭接入速率100M、企业接入速率1G的能力,内容、业务、网络和终端实现可管可控。

  电信行业自然不会让对方轻易攻进自己的优势阵地。“十二五”期间,电信业2万亿元总体投资中,用于宽带的将占80%。三大运营商则相继表示要加速实施宽带升级提速,推进全光网络建设。

  去年夏天,就有消息称中国移动将展开新一轮的光纤建设。今年年初,中国电信启动“宽带中国·光网城市”工程,目标是用户的接入带宽将在3-5年内跃升10倍以上,并持续快速提升;南方城市将全面实现光纤化。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也表示,联通已提出全国宽带提速计划,将率先在城市大面积铺开光纤接入。

  对于电信运营商正积极推动的宽带大发展,连身处电信内部的韦乐平都感觉到惊讶。

  “这一年来,广电和电信双方在各自领域有所突破,但在融合上没有叫人眼前一亮的进展,”业内人士陈志刚对《IT时代周刊》表示,“抛开业务不谈,仅从网络角度而言,目前试点阶段已经过半,但广电网和电信网还是‘两张皮’,并没有进行融合。考虑到双方网络在投入、技术、先进程度和规模上的差异,短期内的融合前景不容乐观。”

  第三章 摸索中的融合

  三网融合不是切分蛋糕,而是各方一起把蛋糕做大,其中的关键是合作。《IT时代周刊》采访到的业内人士纷纷表示,他们期待中的三网融合实质性进展,就是广电和电信之间出现更多有实际效果的合作,产生被市场广泛接受的应用。

  上海文广与上海电信合作的“上海模式”,是上海能够成为全国“IPTV第一城”的关键。虽然“上海模式”复制起来并不容易,但不乏尝试者。在2010年年初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加快推进三网融合后,甘肃有线与甘肃移动、江苏广电与江苏联通先后达成合作。三网融合启动后,云南广电与云南电信、四川广电与四川联通也先后加入这一行列。

  令人感兴趣的还有“云南模式”。

  2009年10月,CNTV和云南电视台联合组建的“云南爱上网络公司”挂牌成立,该公司与云南电信就IPTV业务进行全面合作,形成了由IPTV运营商、地方广电和地方电信三方共建IPTV的“云南模式”。

  从“云南模式”确立后到2010年年底,云南省内昆明、楚雄、大理、曲靖、玉溪等地新发展的IPTV用户超过4万户。CNTV总经理汪文斌评价说,“云南模式”把央视的内容资源、当地广电内容资源和广告资源与当地电信的市场资源进行结合,是一种良好的模式。

  以此为底气,云南正在为进入三网融合第二批试点名单而秣马厉兵。

  在所有的合作中,“先结婚再恋爱”的“武汉模式”最受关注,也最受争议。

  武汉是首批三网融合试点城市之一。2010年12月,武汉广电与武汉电信组建的“武汉市三网融合合资公司”宣告成立,双方各占合资公司50%的股份,定期轮流派人担任董事长和总经理。武汉组建合资公司的出发点是解决融合推进期间可能出现的广电、电信运营商的利益分歧。

  当时,尽管乐观派期待“武汉模式”成功后可为其他试点城市提供思路,但还是有不少声音质疑,在工信部和广电总局的利益矛盾尚未调和的情况下,武汉电信和广电均难交出各自的核心资源,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出现一家象征意义的空壳合资公司。

  事态的发展让人感觉这样的质疑不无道理。半年过去了,武汉三网融合合资公司的运转没有公开的后续进展。坊间倒是有消息称,该公司仍由广电方面主导,令电信方面渐失兴趣,目前双方注入的业务和资产也都为非核心资产。

  合资公司现在看来并不成功,武汉又进行了新尝试。今年5月初,武汉广电与武汉移动共同签署“三网融合·共建G3数字家庭”的战略合作协议,武汉的首个“三网融合套餐”同期出炉。

  在电信行业分析师付亮看来,在整体进程较为缓慢的三网融合中,武汉推出“三网融合套餐”算是一个突破,但不能简单地说成是电信和广电的合作,而是竞合关系,这反映出双方的竞合需求是客观存在的。武汉移动和武汉广电选择了自己相对较弱的一个领域作为合作切入点,这是典型的竞合模式,其本质和初衷肯定是“有利可图”。

  工信部总工程师朱宏任近日表示,“在目前的基础上,‘十二五’期间我国三网融合将得以实现。”按照国务院提出的三网融合阶段性目标,2013年至2015年要总结推广试点经验,全面实现三网融合。

  对于三网融合能否按期实现,也有不同的声音。吴纯勇认为,放在全球视野中,我国的三网融合是独一无二的,面临诸多挑战,说五年之内能够实现有点乐观。陈志刚则认为,“十二五”期间我国能够实现三网融合,只是要看“实现”的标准是什么,现在对于这个问题,并没有明确的说法。

  据悉,国务院三网融合协调小组将于今年中期对第一阶段试点工作进行总结,针对试点城市三网融合的业务发展、网络建设和安全保障情况进行评估,在全面总结第一阶段试点经验的基础上确定下一步的试点工作。

  本文截稿之际,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三网融合试点地区的试点实施方案已获批,不过管理层没有明确批示,而是要求“改善后实施”。该人士认为,这说明试点实施方案还有很多问题待解。

  另有消息称,首批试点地区的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与电信运营商正准备“双向进入”的交叉申报。有业内人士认为这预示三网融合试点将有实质性突破。

  路漫漫其修远兮。三网融合是一个漫长的进程,《IT时代周刊》将继续关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三网融合一周年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