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百科
  • 人气指数: 11700 次
  • 编辑次数: 2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0-01-09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Enigma
Enigma
IT领域25大鲜为人知秘密
IT领域25大鲜为人知秘密
PowerPC
PowerPC
晶振
晶振
计算机多媒体发展史
计算机多媒体发展史
施乐公司
施乐公司
家酿俱乐部
家酿俱乐部
《竞技完美》
《竞技完美》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2017年特斯拉
2017年特斯拉
MIT黑客全纪录
MIT黑客全纪录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人类使用密码的历史,从今天已知的,最早可以一直追溯到古巴比伦人的泥板文字。古埃及人,古罗马人,古阿拉伯人……几乎世界历史上所有文明都使用过密码。军事和外交一直是密码应用的最重要的领域,国王、将军、外交官以及阴谋分子等,为了在通讯过程中保护自己信息不被外人所知,使用过形形色色的密码;而为了刺探于己不利的秘密,他们又绞尽脑汁地试图破译对手的密码。加密与解密一直是密码学这枚硬币互相对抗又互相促进的两面。在所有用于军事和外交的密码里,最著名的恐怕应属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方面使用的ENIGMA(读作“恩尼格玛” ,意为“谜”)。

Enigma machine

        这台叫Enigma machine,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人用来加密军事情报的。ENIGMA是Electronic Numerical Intergration and Computer)的缩写。1919年荷兰人Hugo Koch申请了专利,1923年德国人Arthur Scheibius制造了第一台。1928年,波兰政府截获了一台送往德国住华沙使馆的Enigma机。1934年,波兰情报部门破译了Enigma机产生的密码。1939年7月25日,在纳粹德国入侵波兰之前,波兰把消息告诉了法国和英国政府。以后德国的Enigma机越来越复杂,英国人认识到必须用计算机来破译密码。这就是下面要说的Colossus computer。

目录

[显示全部]

简介编辑本段回目录

在密码学史中,恩尼格玛密码机(德语:Enigma,又译哑谜机,或谜)是一种用于加密与解密文件的密码机。确切地说,恩尼格玛是一系列相似的转子机械的统称,它包括了许多不同的型号。

恩尼格玛密码机在1920年代早期开始被用于商业,一些国家的军队与政府也曾使用过它,其中的主要使用者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纳粹德国。

在恩尼格玛密码机的所有版本中,最著名的是德国使用的军用版本。尽管此机器的安全性较高,但盟军的密码学家们还是成功地破译了大量由这种机器加密的信息。1932年,波兰密码学家马里安·雷耶夫斯基、杰尔兹·罗佐基和亨里克·佐加尔斯基根据恩尼格玛机的原理破译了它。1939年中期,波兰政府将此破译方法告知了英国和法国。盟军的情报部门将破译出来的密码称为ULTRA,这极大地帮助了西欧的盟军部队。ULTRA到底有多大贡献还在争论中,但是人们都普遍认为盟军在西欧的胜利能够提前两年,完全是因为恩尼格玛密码机被成功破译。

尽管恩尼格玛密码机在加密方面具有不足之处,但是经它加密的文件还是很难破译,盟军能够破译它的密码完全是因为德国还犯了其它一些大错误(如加密员的失误、使用步骤错误、机器或密码本被缴获等等)。

诞生编辑本段回目录

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为止,所有密码都是使用手工来编码的。直接了当地说,就是铅笔加纸的方式。在我国,邮电局电报编码和译码直到很晚(大概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还在使用这种手工方法。手工编码的方式给使用密码的一方带来很多的不便。首先,这使得发送信息的效率极其低下。明文(就是没有经过加密的原始文本)必须由加密员人工一个一个字母地转换为密文。考虑到不能多次重复同一种明文到密文的转换方式(这很容易使敌人猜出这种转换方式),和民用的电报编码解码不同,加密人员并不能把转换方式牢记于心。转换通常是采用查表的方法,所查表又每日不同,所以解码速度极慢。而接收密码一方又要用同样的方式将密文转为明文。其次,这种效率的低下的手工操作也使得许多复杂的保密性能更好的加密方法不能被实际应用,而简单的加密方法根本不能抵挡解密学的威力。

解密一方当时正值春风得意之时,几百年来被认为坚不可破的维吉耐尔(Vigenere)密码和它的变种也被破解。而无线电报的发明,使得截获密文易如反掌。无论是军事方面还是民用商业方面都需要一种可靠而又有效的方法来保证通讯的安全。

1918年,德国发明家亚瑟·谢尔比乌斯(ArthurScherbius)和他的朋友理查德·里特(RichardRitter)创办了谢尔比乌斯和里特公司。这是一家专营把新技术转化为应用方面的企业,很象现在的高新技术公司,利润不小,可是风险也很大。谢尔比乌斯负责研究和开发方面,紧追当时的新潮流。他曾在汉诺威和慕尼黑研究过电气应用,他的一个想法就是要用二十世纪的电气技术来取代那种过时的铅笔加纸的加密方法。

亚瑟·谢尔比乌斯
谢尔比乌斯发明的加密电子机械名叫ENIGMA,在以后的年代里,它将被证明是有史以来最为可靠的加密系统之一,而对这种可靠性的盲目乐观,又使它的使用者遭到了灭顶之灾。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ENIGMA
ENIGMA看起来是一个装满了复杂而精致的元件的盒子。不过要是我们把它打开来,就可以看到它可以被分解成相当简单的几部分。下面的图是它的最基本部分的示意图,我们可以看见它的三个部分:键盘、转子和显示器

在上面ENIGMA的照片上,我们看见水平面板的下面部分就是键盘,一共有26个键,键盘排列接近我们现在使用的计算机键盘。为了使消息尽量地短和更难以破译,空格和标点符号都被省略。在示意图中我们只画了六个键。实物照片中,键盘上方就是显示器,它由标示了同样字母的26个小灯组成,当键盘上的某个键被按下时,和此字母被加密后的密文相对应的小灯就在显示器上亮起来。同样地,在示意图上我们只画了六个小灯。在显示器的上方是三个转子,它们的主要部分隐藏在面板之下,在示意图中我们暂时只画了一个转子。

键盘、转子和显示器由电线相连,转子本身也集成了6条线路(在实物中是26条),把键盘的信号对应到显示器不同的小灯上去。在示意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如果按下a键,那么灯B就会亮,这意味着a被加密成了B。同样地我们看到,b被加密成了A,c被加密成了D,d被加密成了F,e被加密成了E,f被加密成了C。于是如果我们在键盘上依次键入cafe(咖啡),显示器上就会依次显示DBCE。这是最简单的加密方法之一,把每一个字母都按一一对应的
方法替换为另一个字母,这样的加密方式叫做“简单替换密码”

简单替换密码在历史上很早就出现了。著名的“凯撒法”就是一 种简单替换法,它把每个字母和它在字母表中后若干个位置中的那个字母相对应。比如说我们取后三个位置,那么字母的一一对应就如下表所示:
明码字母表: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
密码字母表: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

于是我们就可以从明文得到密文:(veni,vidi,vici,“我来,我见,我征服”是儒勒·凯撒征服本都王法那西斯后向罗马元老院宣告的名言)

明文:veni,vidi,vici
密文:YHAL,YLGL,YLFL

很明显,这种简单的方法只有26种可能性,不足以实际应用。一般上是规定一个比较随意的一一对应,比如
明码字母表: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
密码字母表:JQKLZNDOWECPAHRBSMYITUGVXF

甚至可以自己定义一个密码字母图形而不采用拉丁字母。但是用这种方法所得到的密文还是相当容易被破解的。至迟在公元九世纪,阿拉伯的密码破译专家就已经娴熟地掌握了用统计字母出现频率的方法来击破简单替换密码。破解的原理很简单:在每种拼音文字语言中,每个字母出现的频率并不相同,比如说在英语中,e出现的次数就要大大高于其他字母。所以如果取得了足够多的密文,通过统计每个字母出现的频率,我们就可以猜出密码中的一个字母对应于明码中哪个字母(当然还要通过揣摩上下文等基本密码破译手段)。柯南·道尔在他著名的福尔摩斯探案集中《跳舞的人》里详细叙述了福尔摩斯使用频率统计法破译跳舞人形密码的过程。

所以如果转子的作用仅仅是把一个字母换成另一个字母,那就没有太大的意思了。但是大家可能已经猜出来了,所谓的“转子” ,它会转动!这就是谢尔比乌斯关于ENIGMA的最重要的设计——当键盘上一个键被按下时,相应的密文在显示器上显示,然后转子的方向就自动地转动一个字母的位置(在示意图中就是转动1/6圈,而在实际中转动1/26圈)。下面的示意图表示了连续键入3个b的情况:

当第一次键入b时,信号通过转子中的连线,灯A亮起来,放开键后,转子转动一格,各字母所对应的密码就改变了;第二次键入b时,它所对应的字母就变成了C;同样地,第三次键入b时,灯E闪亮

照片左方是一个完整的转子,右方是转子的分解,我们可以看到安装在转子中的电线。
密码破译机


这里我们看到了ENIGMA加密的关键:这不是一种简单替换密码。同一个字母b在明文的不同位置时,可以被不同的字母替换,而密文中不同位置的同一个字母,可以代表明文中的不同字母,频率分析法在这里就没有用武之地了。这种加密方式被称为“复式替换密码”

但是我们看到,如果连续键入6个字母(实物中26个字母),转子就会整整转一圈,回到原始的方向上,这时编码就和最初重复了。而在加密过程中,重复的现象是很危险的,这可以使试图破译密码的人看见规律性的东西。于是谢尔比乌斯在机器上又加了一个转子。当第一个转子转动整整一圈以后,它上面有一个齿拨动第二个转子,使得它的方向转动一个字母的位置。看下面的示意图(为了简单起见,现在我们将它表示为平面形式):

这里(a)图中我们假设第一个转子(左边的那个)已经整整转了一圈,按b键时显示器上D灯亮;当放开b键时第一个转子上的齿也带动第二个转子同时转动一格,于是(b)图中第二次键入b时,加密的字母为F;而再次放开键b时,就只有第一个转子转动了,于是(c)图中第三次键入b时,与b相对应的就是字母B。

我们看到用这样的方法,要6*6=36(实物中为26*26=676)个字母后才会重复原来的编码。而事实上ENIGMA里有三个转子(二战后期德国海军用ENIGMA甚至有四个转子),不重复的方向个数达到26*26*26=17576个。

在此基础上谢尔比乌斯十分巧妙地在三个转子的一端加上了一个反射器,而把键盘和显示器中的相同字母用电线连在一起。反射器和转子一样,把某一个字母连在另一个字母上,但是它并不转动。乍一看这么一个固定的反射器好象没什么用处,它并不增加可以使用的编码数目,但是把它和解码联系起来就会看出这种设计的别具匠心了。见下图:
我们看见这里键盘和显示器中的相同字母由电线连在一起。事实上那是一个很巧妙的开关,不过我们并不需要知道它的具体情况。我们只需要知道,当一个键被按下时,信号不是直接从键盘传到显示器(要是这样就没有加密了),而是首先通过三个转子连成的一条线路,然后经过反射器再回到三个转子,通过另一条线路再到达显示器上,比如说上图中b键被按下时,亮的是D灯。我们看看如果这时按的不是b键而是d键,那么信号恰好按照上面b键被按下时的相反方向通行,最后到达B灯。换句话说,在这种设计下,反射器虽然没有象转子那样增加可能的不重复的方向,但是它可以使译码的过程和编码的过程完全一样。

反射器
想象一下要用ENIGMA发送一条消息。发信人首先要调节三个转子的方向,使它们处于17576个方向中的一个(事实上转子的初始方向就是密匙,这是收发双方必须预先约定好的),然后依次键入明文,并把闪亮的字母依次记下来,然后就可以把加密后的消息用比如电报的方式发送出去。当收信方收到电文后,使用一台相同的ENIGMA,按照原来的约定,把转子的方向调整到和发信方相同的初始方向上,然后依次键入收到的密文,并把闪亮的字母依次记下来,就得到了明文。于是加密和解密的过程就是完全一样的——这都是反射器起的作用。稍微考虑一下,我们很容易明白,反射器带来的一个副作用就是一个字母永远也不会被加密成它自己,因为反射器中一个字母总是被连接到另一个不同的字母。

安装在ENIGMA中的反射器和三个转子
于是转子的初始方向决定了整个密文的加密方式。如果通讯当中有敌人监听,他会收到完整的密文,但是由于不知道三个转子的初始方向,他就不得不一个个方向地试验来找到这个密匙。问题在于17576个初始方向这个数目并不是太大。如果试图破译密文的人把转子调整到某一方向,然后键入密文开始的一段,看看输出是否象是有意义的信息。如果不象,那就再试转子的下一个初始方向……如果试一个方向大约要一分钟,而他二十四小时日夜工作,那么在大约两星期里就可以找遍转子所有可能的初始方向。如果对手用许多台机器同时破译,那么所需要的时间就会大大缩短。这种保密程度是不太足够的。
当然谢尔比乌斯还可以再多加转子,但是我们看见每加一个转子初始方向的可能性只是乘以了26。尤其是,增加转子会增加ENIGMA的体积和成本。谢尔比乌斯希望他的加密机器是便于携带的(事实上它最终的尺寸是34cm*28cm*15cm),而不是一个具有十几个转子的庞然大物。首先他把三个转子做得可以拆卸下来互相交换,这样一来初始方向的可能性变成了原来的六倍。假设三个转子的编号为1、2、3,那么它们可以被放成123-132-213-231-312-321六种不同位置,当然现在收发消息的双方除了要预先约定转子自身的初始方向,还要约定好这六种排列中的使用一种。

下一步谢尔比乌斯在键盘和第一转子之间增加了一个连接板。这块连接板允许使用者用一根连线把某个字母和另一个字母连接起来,这样这个字母的信号在进入转子之前就会转变为另一个字母的信号。这种连线最多可以有六根(后期的ENIGMA具有更多的连线),这样就可以使6对字母的信号互换,其他没有插上连线的字母保持不变。在上面ENIGMA的实物图里,我们看见这个连接板处于键盘的下方。当然连接板上的连线状况也是收发信息的双方需要预先约定的。

在上面示意图中,当b键被按下时,灯C亮。于是转子自身的初始方向,转子之间的相互位置,以及连接板连
线的状况就组成了所有可能的密匙,让我们来算一算一共到底有多少
种。
三个转子不同的方向组成了26*26*26=17576种不同可能性;

三个转子间不同的相对位置为6种可能性;

连接板上两两交换6对字母的可能性数目非常巨大,有100391791500种;

于是一共有17576*6*100391791500,大约为10000000000000000,即一亿亿种可能性。
只要约定好上面所说的密匙,收发双方利用ENIGMA就可以十分容易地进行加密和解密。但是如果不知道密匙,在这巨大的可能性面前,一一尝试来试图找出密匙是完全没有可能的。我们看见连接板对可能性的增加贡献最大,那么为什么谢尔比乌斯要那么麻烦地设计转子之类的东西呢?原因在于连接板本身其实就是一个简单替换密码系
统,在整个加密过程中,连接是固定的,所以单使用它是十分容易用频率分析法来破译的。转子系统虽然提供的可能性不多,但是在加密过程中它们不停地转动,使整个系统变成了复式替换系统,频率分析法对它再也无能为力,与此同时,连接板却使得可能性数目大大增加,使得暴力破译法(即一个一个尝试所有可能性的方法)望而却步。

1918年谢尔比乌斯申请了ENIGMA的专利。他以为既然自己的发明能够提供优秀的加密手段,又能拥有极高的加密解密效率,一定能很快就畅销起来。他给商业界提供了一种基本型ENIGMA,又给外交人员提供一种豪华的装备有打印机的型号。但是他似乎搞错了。他的机器售价大约相当于现在的30000美元(如果订购一千台的话每台便
宜4000美元)。这个价钱使得客户望而却步。虽然谢尔比乌斯向企业家们宣称,如果他们重要的商业秘密被竞争对手知道了的话,遭到的损失将比ENIGMA的价格高得多,但是企业家们还是觉得他们没有能力来购买ENIGMA。谢尔比乌斯的新发明并没有象他预料的那样带来多少回响。军队方面对他的发明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注意。

谢尔比乌斯的失望是可想而知的。但是这方面他不是唯一的人。和他几乎同时在另外三个国家的三个发明家也都爱猫扑.爱生活地想到了发明了使用转子的电气加密机的主意。1919年荷兰发明家亚历山大·科赫(AlexanderKoch)注册了相似的专利,可是却没有能够使它商业化,1927年他只好卖掉了他的专利。在瑞典,阿维德·达姆(ArvidDamm)也获得了一个差不多的专利,但是直到1927年他去世时还是没有能找到市场。在美国,爱德华·赫本(EdwardHebern)发明了他的“无线狮身人面”,对它充满希望。他用三十八万美元开了一个工厂,却只卖出价值一千两百
enigma
enigma
美元的十来台机器。1926年在加利福尼亚州赫本被股东起诉,被判有罪。

可是谢尔比乌斯突然时来运转。英国政府发表了两份关于一次大 战的文件使得德国军队开始对他的发明大感兴趣。其中一份是1923年出版的温斯顿·丘吉尔的著作《世界危机》 ,其中有一段提到了英国和俄国在军事方面的合作,指出俄国人曾经成功地破译了某些德军密码,而使用这些成果,英国的40局(英国政府负责破译密码的间谍机构)能够系统性地取得德军的加密情报。德国方面几乎是在十年之后才知道这一真相。第二份文件同样是在1923年由皇家海军发表的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官方报告,其中讲述了在战时盟军方面截获(并且
破译)德军通讯所带来的决定性的优势。这些文件构成了对德国情报部门的隐性指控,他们最终承认“由于无线电通讯被英方截获和破译,德国海军指挥部门就好象是把自己的牌明摊在桌子上和英国海军较量。”

为了避免再一次陷入这样的处境,德军对谢尔比乌斯的发明进行了可行性研究,最终得出结论:必须装备这种加密机器。从1925年开始,谢尔比乌斯的工厂开始系列化生产ENIGMA,次年德军开始使用这些机器。接着政府机关,比如说国营企业,铁路部门等也开始使用ENIGMA。这些新型号的机器和原来已经卖出的一些商用型号不同,
所以商用型机器的使用者就不知道政府和军用型的机器具体是如何运作的。

在接下来的十年中,德国军队大约装备了三万台ENIGMA。谢尔比乌斯的发明使德国具有了最可靠的加密系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时,德军通讯的保密性在当时世界上无与伦比。似乎可以这样说,ENIGMA在纳粹德国二战初期的胜利中起到的作用是决定性的,但是我们也会看到,它在后来希特勒的灭亡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但是谢尔比乌斯没有能够看见所有这一切。有一次在套马时,他被摔到了一面墙上,于1929年5月13日死于内脏损伤。

ENIGMA 密码机编辑本段回目录

加密原理编辑本段回目录

 键盘一共有26个键,键盘排列和现在广为使用的计算机键盘基本一样,只不过为了使通讯尽量地短和难以破译,空格、数字和标点符号都被取消,而只有字母键。键盘上方就是显示器,这可不是现在意义上的屏幕显示器,只不过是标示了同样字母的26个小灯泡,当键盘上的某个键被按下时,和这个字母被加密后的密文字母所对应的小灯泡就亮了起来,就是这样一种近乎原始的“显示”。在显示器的上方是三个直径6厘米的转子,它们的主要部分隐藏在面板下,转子才是“恩尼格玛”密码机最核心关键的部分。如果转子的作用仅仅是把一个字母换成另一个字母,那就是密码学中所说的“简单替换密码”,而在公元九世纪,阿拉伯的密码破译专家就已经能够娴熟地运用统计字母出现频率的方法来破译简单替换密码,柯南•道尔在他著名的福尔摩斯探案《跳舞的小人》里就非常详细地叙述了福尔摩斯使用频率统计法破译跳舞人形密码(也就是简单替换密码)的过程。——之所以叫“转子”,因为它会转!这就是关键!当按下键盘上的一个字母键,相应加密后的字母在显示器上通过灯泡闪亮来显示,而转子就自动地转动一个字母的位置。举例来说,当第一次键入A,灯泡B亮,转子转动一格,各字母所对应的密码就改变了。第二次再键入A时,它所对应的字母就可能变成了C;同样地,第三次键入A时,又可能是灯泡D亮了。——这就是“恩尼格玛”难以被破译的关键所在,这不是一种简单替换密码。同一个字母在明文的不同位置时,可以被不同的字母替换,而密文中不同位置的同一个字母,又可以代表明文中的不同字母,字母频率分析法在这里丝毫无用武之地了。这种加密方式在密码学上被称为“复式替换密码”。
  但是如果连续键入26个字母,转子就会整整转一圈,回到原始的方向上,这时编码就和最初重复了。而在加密过程中,重复的现象就很是最大的破绽,因为这可以使破译密码的人从中发现规律。于是“恩尼格玛”又增加了一个转子,当第一个转子转动整整一圈以后,它上面有一个齿轮拨动第二个转子,使得它的方向转动一个字母的位置。假设第一个转子已经整整转了一圈,按A键时显示器上D灯泡亮;当放开A键时第一个转子上的齿轮也带动第二个转子同时转动一格,于是第二次键入A时,加密的字母可能为E;再次放开键A时,就只有第一个转子转动了,于是第三次键入A时,与之相对应的就是字母就可能是F了。
  因此只有在26x26=676个字母后才会重复原来的编码。而事实上“恩尼格玛”有三个转子(二战后期德国海军使用的“恩尼格玛”甚至有四个转子!),那么重复的概率就达到26x26x26=17576个字母之后。在此基础上谢尔比乌斯十分巧妙地在三个转子的一端加上了一个反射器,把键盘和显示器中的相同字母用电线连在一起。反射器和转子一样,把某一个字母连在另一个字母上,但是它并不转动。乍一看这么一个固定的反射器好像没什么用处,它并不增加可以使用的编码数目,但是把它和解码联系起来就会看出这种设计的别具匠心了。当一个键被按下时,信号不是直接从键盘传到显示器,而是首先通过三个转子连成的一条线路,然后经过反射器再回到三个转子,通过另一条线路再到达显示器上,比如说上图中A键被按下时,亮的是D灯泡。如果这时按的不是A键而是D键,那么信号恰好按照上面A键被按下时的相反方向通行,最后到达A灯泡。换句话说,在这种设计下,反射器虽然没有象转子那样增加不重复的方向,但是它可以使解码过程完全重现编码过程。
  使用“恩尼格玛”通讯时,发信人首先要调节三个转子的方向(而这个转子的初始方向就是密匙,是收发双方必须预先约定好的),然后依次键入明文,并把显示器上灯泡闪亮的字母依次记下来,最后把记录下的闪亮字母按照顺序用正常的电报方式发送出去。收信方收到电文后,只要也使用一台“恩尼格玛”,按照原来的约定,把转子的方向调整到和发信方相同的初始方向上,然后依次键入收到的密文,显示器上自动闪亮的字母就是明文了。加密和解密的过程完全一样,这就是反射器的作用,同时反射器的一个副作用就是一个字母永远也不会被加密成它自己,因为反射器中一个字母总是被连接到另一个不同的字母。
  “恩尼格玛”加密的关键就在于转子的初始方向。当然如果敌人收到了完整的密文,还是可以通过不断试验转动转子方向来找到这个密匙,特别是如果破译者同时使用许多台机器同时进行这项工作,那么所需要的时间就会大大缩短。对付这样“暴力破译法”(即一个一个尝试所有可能性的方法),可以通过增加转子的数量来对付,因为只要每增加一个转子,就能使试验的数量乘上26倍!不过由于增加转子就会增加机器的体积和成本,而密码机又是需要能够便于携带的,而不是一个带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转子的庞然大物。那么方法也很简单,“恩尼格玛”密码机的三个转子是可以拆卸下来并互相交换位置,这样一来初始方向的可能性一下就增加了六倍。假设三个转子的编号为1、2、3,那么它们可以被放成123-132-213-231-312-321这六种不同位置,当然现在收发密文的双方除了要约定转子自身的初始方向,还要约好这六种排列中的一种。
  而除了转子方向和排列位置,“恩尼格玛”还有一道保障安全的关卡,在键盘和第一个转子之间有块连接板。通过这块连接板可以用一根连线把某个字母和另一个字母连接起来,这样这个字母的信号在进入转子之前就会转变为另一个字母的信号。这种连线最多可以有六根(后期的“恩尼格玛”甚至达到十根连线),这样就可以使6对字母的信号两两互换,其他没有插上连线的字母则保持不变。——当然连接板上的连线状况也是收发双方预先约定好的。
  就这样转子的初始方向、转子之间的相互位置以及连接板的连线状况就组成了“恩尼格玛”三道牢不可破的保密防线,其中连接板是一个简单替换密码系统,而不停转动的转子,虽然数量不多,但却是点睛之笔,使整个系统变成了复式替换系统。连接板虽然只是简单替换却能使可能性数目大大增加,在转子的复式作用下进一步加强了保密性。让我们来算一算经过这样处理,要想通过“暴力破译法”还原明文,需要试验多少种可能性:
  三个转子不同的方向组成了26x26x26=17576种可能性;
  三个转子间不同的相对位置为6种可能性;
  连接板上两两交换6对字母的可能性则是异常庞大,有100391791500种;
  于是一共有17576x6x100391791500,其结果大约为10000000000000000!即一亿亿种可能性!这样庞大的可能性,换言之,即便能动员大量的人力物力,要想靠“暴力破译法”来逐一试验可能性,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而收发双方,则只要按照约定的转子方向、位置和连接板连线状况,就可以非常轻松简单地进行通讯了。这就是“恩尼格玛”密码机的保密原理。

恩尼格玛的破译编辑本段回目录

一台接近完成的“炸弹”机复制品1931年11月8日,法国情报人员与德军通讯部门长官(就是他下令德军使用恩尼格玛密码机的)的弟弟,汉斯-提罗·施密特,在比利时接头。在德国密码处工作的施密特很厌恶德国,于是他就向法国情报人员提供了两份有关恩尼格玛密码机的操作和转子内部线路的资料。但是法国还是无法破译它的密码,因为恩尼格玛密码机的设计要求之一就是要在机器被缴获后仍具有高度的保密性。当时的法军认为,由于凡尔赛条约限制了德军的发展,所以即使无法破译德军的密码,将来如果在战场上相见也不会吃多大亏,于是在得出德军密码“无法破译”的结论之后就再也没有用心地研究它了。

与法国不同,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新独立的波兰的处境却很危险,西边的德国根据凡尔赛条约割让给了波兰大片领土,德国人对此怀恨在心,而东边的苏联也在垂涎着波兰的领土。所以波兰需要时刻了解这两个国家的内部信息。这种险峻的形势造就了波兰一大批优秀的密码学家。他们很容易就监控住了德军内部的通讯系统,但是1926年被德军启用的恩尼格玛密码机却给他们造成了很大困难。

1921年,波兰与法国签订了一个军事合作协议。在波兰的坚持之下,法国把从施密特那里得来的情报交给了波兰人。在本文“操作步骤”一章的“指示器”一节中,我们提到了指示器步骤的严重缺点,波兰人正是以这个缺点为突破口破译了商业用恩尼格玛密码机。 

布莱切利园战争爆发之后,英国和法国获知了破译恩尼格玛的方法,尽管德军加强了它的安全性,但是它的基本原理还是没变,何况盟军用于破译密码的人员与资金都比波兰多得多。盟军设计的专门用来破译恩尼格玛密码的“炸弹”机也大大提高了布莱切利园的工作效率。

在战争结束以后,英国人并没有对破译恩尼格玛一事大加宣扬,因为他们想让英国的殖民地用上这种机器。1967年,波兰出版了第一本有关恩尼格玛破译的书,1974年,曾在布莱切利园工作过的英国人F.W.温特伯坦姆写的《超级机密》(The Ultra Secret)一书出版,这使外界广泛地了解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盟军密码学家的辛勤工作。

2001年4月21日,以为破译恩尼格玛而做出了重大贡献的三位杰出的波兰密码学家马里安·雷耶夫斯基、杰尔兹·罗佐基和亨里克·佐加尔斯基命名的雷耶夫斯基、罗佐基和佐加尔斯基纪念基金在华沙设立,它在华沙和伦敦设置了这些波兰密码学家的纪念铭牌。2001年7月,基金会在布莱切利园安放了一块基石,上面刻着丘吉尔的名言“在人类历史上,从未有如此多的人对如此少的人欠得如此多。”

恩尼格玛密码机的历史与发展

恩尼格玛密码机系列中包含了许多型号。最初的恩尼格玛密码机是1920年代早期启用的商业用型号。1920年代中期,德国军方的各支部队也开始使用恩尼格玛密码机,他们进行了一些改进以提高它的保密性。一些其它国家也使用了恩尼格玛密码机或它的仿制品。

商业用恩尼格玛密码机编辑本段回目录

谢尔比乌斯的设计— (英文)美国专利 1,657,411,1928年取得专利。1918年2月23日,德国工程师阿瑟·谢尔比乌斯申请了他设计的一种使用转子的密码机的专利,并和理查德·里特组建了谢尔比乌斯和里特公司。他们向德国海军和外交部推销这种密码机,但是没有人对它感兴趣。他们随后将专利权移交给了Gewerkschaft Securitas,他在1923年7月9日组建了Chiffriermaschinen Aktien-Gesellschaft(意为“密码机股份公司”);谢尔比乌斯和里特任董事。 

恩尼格玛密码机的徽标该公司随后开始推销他们的“恩尼格玛A型”转子机,它从1923年到1924年都在万国邮政联盟大会展出。这台机器很笨重,它包含了一台打字机。它的体积为65×45×35立方厘米。重量大约为50公斤。之后,B型恩尼格玛密码机也被生产了出来,它在结构上与A型相似。尽管名字为“恩尼格玛”,但A和B两种型号和后来的型号之间有很大的差别,这两种型号在大小和形状上有所不同,并且没有反射器。

反射器这个主意是由谢尔比乌斯的同事威利·科恩想出来的,1926年的“恩尼格玛C型”首先安装了反射器。反射器是恩尼格玛密码机的一个显著特征。 

一台罕见的8转子恩尼格玛密码机C型比前几种型号更小且更易于携带。它没有配备打字机,而是由操作员来记下显示板上的信息,所以它又有了“亮着灯的恩尼格玛密码机”这样一个外号。恩尼格玛C型很快就被恩尼格玛D型(1927年开始生产)取代。D型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它的样品被送到过瑞典、荷兰、英国、日本、意大利、西班牙、美国和波兰。

军用恩尼格玛密码机编辑本段回目录

德国海军是德国第一支使用恩尼格玛密码机的部队。海军型号从1925年开始生产,于1926年开始使用。键盘和显示板包含了29个字母,即A-Z、Ä、Ö和ü,它们在键盘上按顺序排列,而不是按一般的QWERTY式。]每个转子有28个触点,字母X的线路不经过转子,也不被加密。操作员可以从一套5个转子之中选择三个,而反射器可以有四种安装位置,代号分别为α、β、γ和δ。1933年7月这种型号又经过了一些小改进。

到了1928年7月15日,德国陆军已经有了他们自己的恩尼格玛密码机,即“恩尼格玛G型”,它在1930年6月经过改进成为了“恩尼格玛I型”。恩尼格玛I型于二战之前与进行的时候在德国军方和其它一些政府组织那里得到了广泛的应用。]恩尼格玛I型与商业用恩尼格玛密码机最显著的不同就是I型有一个接线板,这极大地提高了它的保密性。其余的一些不同点包括了固定的反射器,并且I型转子的V形刻痕移到了字母环上。这台机器体积为28×34×15立方厘米,重量约为12公斤。 

这是一台T型恩尼格玛密码机,它由K型改装而来,由日军使用。1930年,德国陆军建议海军采用他们的恩尼格玛密码机,他们说(有接线板的)陆军版安全性更高,并且各军种之间的通信也会变得简单[21]。海军最终同意了陆军的提议,并且在1934年[22]启用了陆军用恩尼格玛密码机的海军改型,代号为“M3”。当陆军仍然在使用3转子恩尼格玛密码机时,海军为了提高安全性可能要开始使用5个转子了。

1938年12月,陆军又为每台恩尼格玛密码机配备了两个转子,这样操作员就可以从一套5个转子中随意选择三个使用。[19]同样在1938年,德国海军也加了两个转子,1939年又加了一个,所以操作员可以从一套8个转子中选择三个使用。[23]1935年8月,德国空军也开始使用恩尼格玛密码机。[19]1942年2月1日,海军为U型潜艇配备了一种四转子恩尼格玛密码机,代号为“M4”(它的通信网络叫做“蝾螈”,而盟军叫它“鲨鱼”)。

人们还生产了一种大型八转子可打印型恩尼格玛密码机,叫做“恩尼格玛II型”。1933年,波兰密码学家发现它被用于德军高层之间的通讯,但是德军很快就弃用了它,因为它不可靠,并且经常出故障。 

德国防卫军使用的恩尼格玛密码机G型,它有四个转子,没有接线板,并且在转子上有多个V形刻痕。德国防卫军用的是“恩尼格玛G型”。这种型号有四个转子,没有接线板,并且在转子上有多个V形刻痕。这种恩尼格玛密码机还有一台会记录按键次数的计数器。 

瑞士的4转子恩尼格玛K型,生产于德国,它使用了重新接线的转子。其它国家也使用了恩尼格玛密码机。意大利海军使用了商业用恩尼格玛密码机来作为“海军密码机D型”。西班牙也在内战中使用了商业用恩尼格玛密码机。英国密码学家成功地破译了它的密码,因为它没有接线板。瑞士使用了一种叫做“K型”或“瑞士K型”(军方与外交机构使用)的密码机,它与商业用恩尼格玛密码机D型非常相似。许多国家都破译了它的密码,这些国家包括了波兰、法国、英国和美国。日军使用了“恩尼格玛T型”。

恩尼格玛密码机并不是完美的,尤其是在盟军了解了它的原理之后。这就使盟军能够破译德军的通讯,而这在大西洋海战中是具有关键作用的。

人们估计一共有100,000台恩尼格玛密码机被建造出来。在二战结束以后,盟军认为这些机器仍然很安全,于是将他们缴获的恩尼格玛密码机卖给了一些发展中国家。

保存下来的恩尼格玛密码机编辑本段回目录

于华沙展出的恩尼格玛密码机。盟军破译恩尼格玛密码机的过程直到1970年才公开。从那以后,人们对恩尼格玛密码机产生了越来越多的兴趣,美国与欧洲的一些博物馆也开始展出了一些恩尼格玛密码机。慕尼黑的德国博物馆有一台3转子和一台4转子恩尼格玛密码机,还有几台商业用恩尼格玛密码机。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国家密码学博物馆有一台恩尼格玛密码机,来参观的客人可以用它来加密及解密信息。美国的计算机历史博物馆、英国的布莱切利园、澳大利亚堪培拉的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和德国、美国和英国一些地方也展出着恩尼格玛密码机。现在已经关闭了的圣迭戈计算机博物馆的展品中有一台恩尼格玛密码机,它在博物馆关闭后被送给了圣迭戈州立大学图书馆。一些恩尼格玛密码机也成为了私人收藏品。

恩尼格玛密码机有时也会被拍卖,20,000美元的竞拍价是并不稀奇的。

恩尼格玛密码机的复制品包括了一台德国海军M4型的复制品,一台电子系统经过了改进的恩尼格玛密码机(恩尼格玛E型),各种计算机模拟软件和纸制模型。

一台罕见的序号为G312的德国情报局版恩尼格玛密码机于2000年4月1日从布莱切利园被偷走。9月,一个自称“老大”的人放出消息说他要得到25,000英镑,否则就会将那台恩尼格玛密码机毁掉。2000年10月,布莱切利园的官员宣布他们会支付这笔钱,但是在钱付完之后敲诈者却没有回信。就在此后不久,它被匿名地送到了BBC的记者杰里米·帕克斯曼那里,但是三个转子却不见了。2000年11月,一个叫做丹尼斯·叶茨的古董交易家在给星期日泰晤士报打电话要交还那些遗失的转子后被拘捕。事后那台恩尼格玛密码机被送回了布莱切利园。2001年10月,叶茨在承认他就是偷了那台恩尼格玛密码机并对被布莱切利园董事基丝丁·拉吉(Christine Large)进行了敲诈的人后,被判了10个月的有期徒刑,但他坚持说自己只是为第三者服务的一个中间人。他在入狱三个月后被释放。

恩尼格玛密码机的变种

恩尼格玛密码机对密码机的设计是非常有影响的,有一些其它的转子机械就起源于它。英国的Typex机就起源于恩尼格玛密码机的专利设计,它甚至包含了真实的恩尼格玛密码机中并未应用的专利设计。为了保密,英国政府没有为应用这些专利设计付版税。日本使用了一种被美国密码学家称作GREEN的恩尼格玛密码机复制品。在这台并没有被大量使用到的机器中,四个转子是垂直排列的。美国密码学家威廉·弗雷德曼设计了M-325,这是一台与恩尼格玛密码机具有相似原理的机器,但它从没有被造出来过。

2002年,荷兰的塔吉雅娜·凡·瓦克(Tatjana van Vark)制造了一台独特的转子机器[28]。这台机器也是起源于恩尼格玛密码机,但是它的转子有40个金属触点及管脚,这就使操作员可以输入字母、数字和一些标点;这台机器包含了509个部件。

小说角色编辑本段回目录

休·怀特摩尔创作的戏剧“破译密码”的内容为艾伦·图灵的生活,艾伦·图灵是在二战中帮助英国破译恩尼格玛密码机的密码的最大功臣。

英国畅销书作家罗伯特·哈里斯于1996年出版的小说“恩尼格玛”讲述的是布莱切利园的密码学家们破译恩尼格玛的过程。2001年这本小说被拍成了电影“恩尼格玛”。

由乔纳森·莫斯托拍摄并于2000年上映的电影U-571讲的是一群美国潜艇兵为缴获一台恩尼格玛密码机而抢了一艘德国潜艇后的故事。电影中的恩尼格玛密码机是一个收藏家手里的真品。这部电影的情节并没有严格地按照历史发展,因为1932年波兰破译恩尼格玛是不需要一台恩尼格玛密码机的,而英国皇家海军在美国参战之前就已经缴获了几台恩尼格玛密码机和许多部件,美国只是在1944年诺曼底登陆之前缴获了一艘U型潜艇。

中文别名 : 英格玛编辑本段回目录

Enigma源自于希腊文,它不是乐队名,也不是代称,而是一个Project,不是国名、不是人名,而
enigma
enigma
是一个Studio Project 「谜」的首脑人物 麦可克力图(Michael Cretu)有着的完整古典学院派洗礼的经历(最高分毕业於德国法兰克福音乐学院,主修钢琴及作曲)是奠定他编曲功力的重要起点,让他懂得乐理,合声,对位,曲式等各种基础知识。 当他遇到相交15年以上的录音师好友 詹斯葛德(Jens Gad)更将录音工程,取样(sampling)技巧及量身定作之工作室 (project studio)的概念,积渐纳入他的音乐思维与创作当中。「谜」的音符图腾,从麦可所使用的声音元素中,可感受其对於生命、人类、世界的尊重与性灵的升华。哲学性浓厚。

Enigma这支来自德国的乐队,或多或少你都应该有所耳闻。他们是早期准许引进大陆的国外音乐之 一。从1996年的美国亚特兰大奥运会宣传片的主题曲Return To Innocence(回到纯真)一定给大家留下 了不少深刻的印象。

Enigma!谜一般的音乐……

Enigma!一种难以形容的声音……

Enigma!带来令人神往的意境与旋律……

Enigma不是团名,也不是代称,而是一个Project ,是一个来自伟大德国的音乐工作室,以其神秘主义风格吸引了无数乐迷。神秘主义的主题用现代电子乐来表现,使人产生一种时空交错的奇妙感觉。其中的人声也非常美妙:女声亮丽动人,如夜莺一般悦耳;男声低沉隐约,令人着迷。乐队的音乐取材也非常广泛,源于世界各地。Enigma融合了数种相互衡突矛盾的音乐类型:格雷哥里圣歌唱诗班、黑人舞曲旋律节奏、法语说白和类似Vangelis音乐大师作品的键盘音乐效果。欲营造出虚无灵妙余音妖娆的空幻音乐天地,是“NEW AGE MUSIC”的代表。

当然如果你是NewAge音乐爱好者都应该非常熟悉“Enigma”这个标志性的音乐品牌,但大多数听众却很难对Enigma的音乐轻易地来一次概括或者下一个确切的定义。或许另外还有一些朋友并不知道Enigma是何方神圣,不了解他们的风格,但是一旦属于Enigma的熟悉旋律响起,您一定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希望能通过这样的音乐专题让大家更全面地了解他们的音乐足迹与音乐风格。

Enigma源自于希腊文,英语解释为“谜,不可思议的东西”,因此很多国内听众甚至媒体将Enigma称之为“谜乐团”或者“英格玛乐团”。其实这个称谓并不确切,Enigma只是一个“project studio(策划制作组)”,而非由若干固定演唱成员组成的乐团 。

那么Enigma究竟是一种怎样的音乐呢?虽然我们习惯并笼统地将之归入“NewAge” ,但却很难描述Enigma的独到特色。制作人Michael Cretu曾经道出过其中的玄机,事实上Michael Cretu一直想走出欧洲传统流行音乐的束缚,他所钟爱的音乐风格偏向于Pink Floyd和Yes,但这类非主流音乐类型在日益商业化的市场中已经越来越难听得到。Michael Cretu便开始朝着自己理想的王国迈进,自己写作,并且在不少作品中动用了两种非常奇特而且不为世人熟知的声音——秘鲁风格的排萧和由修道士演唱的类似格里高里圣歌风格的旋律,编曲上再衬以洒脱、懒散的Disco节奏,由此构成了Enigma极富个性的基本框架。因此在Michael Cretu所营造的独特音乐世界中,我们即可以隐约感受到古典严肃音乐的影子,又可以直接感受到通俗流行的电子配器;能听到最悠远的少数民族部落自由而悠长的吟唱,又能够欣赏到教堂唱诗班庄严而宏大的和声。也因为这些,Michael Cretu拒绝掌声和荣誉以及别人给Enigma“定制”的风格上的定义。

Enigma将会继续下去,永远让人期待,期待它另一『迷』般的音乐创作!

Enigma

风  格:Club/Dance(舞曲) Ethnic Fusion(Ethnic Fusion)

介 绍编辑本段回目录

最无论你在世界什么地方,都可能听过这样的声音:一种天生的美国式的圣歌,一种通过西方流行音乐节奏表现出来的遥远的非洲部落或严肃的宗教的回声。这就是谜的音乐。它的名字和风格都是那样令人鼓舞。并且难以置信地在世界范围内都得以广泛的流传。然而,很多时候,人们只是闻其声,却极少了解“谜”背后的故事。“谜”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合? 这位躲藏在“谜”背后的男人叫 Michael Cretu ,是个天才的音乐家和制作人。在过去的8年中,Cretu 一直在西班牙的伊维萨特岛上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但他却与合作者兼歌手Sandra(桑德拉,他的夫人)创造了一个流行音乐的新时代,在其他的商业性宣传中,你实在难以找出用英语、法语、拉丁语交融的格里利圣、超现实主义的笛声、女人的呼吸声、以及永远无法琢磨到的音源。到1997年为止,ENIGMA 共出版了3张专集(不包括重新混音版本),每一张都是可点可圈的佳作,并且已成为德国流行音乐史上的瑰宝。所以尽管 Cretu 拒绝掌声和荣誉以及别人给“谜”下的风格上的定义,可是他已经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抱怨的了。

Cretu 于1857年5月18号出身在罗马尼亚的布加勒斯特。1965年,Cretu 进入当地的一家音乐学校 LYZEUM No. 2 读书,它是一所专门培养年轻的音乐人才的学校,主修科目是钢琴。1968年,在巴黎学习了5个月的钢琴。1975年,Cretu 和全家移民到原西德的Homburg(汉堡),并考入法兰克福音乐学院。1978年毕业后开始在一家音乐室工作。在1979年他在 Polygram(宝丽金)旗下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Moon , light and Flowers》 。Cretu 的工作帮助了他1980年获得第一个奖项,这是他作为制作人职业的不错的成绩。1983年 Cretu 在 Virgin 旗下发行了专辑《Legionare》把他推向创造者和制作人的位置。他负责制作的 Sandra 第一首国际性单曲 "Maria Magdalena" 和另一张 SOLO 专辑《Die Chinesische Mauer (The Chinese Wall)》。随后出了一些专辑《The Invisible Man》和《Die Chinesische Mauer (The Chinese Wall)》差不多,不过是英语的。1985年开始他作为一名制作人,同 Moti Special , Tissy Theirs 一起工作过。1987年通过 Sylvie Vatan 认识了 Mike Oldfield,并协助 Mike Oldfield 制作了专辑《Islands》。在 Mike Oldfield 的鼓励下,劝说 Cretu 少接触当制作人,而去从事音乐写作。

1988年2月7日,Michael Cretu Sandra Lauer 结婚,并且不久到 IBIZA(地中海的一个小岛)生活,他们在那里有一个古老的农场和一个录音室(A.R.T. studios),Cretu 在老房子的地下室建立了一个旅店,并且经常邀请朋友来做客,他在那里生活的很快乐。1989年,他开始在自己家庭录音室禁闭不出。他说:“在完成Sandra专集成功后,我第一次有时间来做自己的音乐。”

“谜”的另外一个主角,Cretu 的夫人Sandra,在所有“谜”的唱片中的女声演唱都是由她来完成。这一队夫妻搭档堪称流行音乐的典范。Sandra 全名 Sandra Lauer,1962年5月18日出生。12岁时,她就推出了个人单曲 “Andy,Mein Frund”(安迪,我的朋友)。16岁时,她与2个女孩子组成了 Arabesque(阿拉伯风格)演唱组,在当时的日本非常走红。1985年,Sandra 开始了单飞生涯,在 Virgin 旗下推出了专辑《The Long Play》(漫长的演奏)。1987年出了她个人的第一张编辑版本专辑《Ten On One》 ,并开始与 Cretu 一起合作,美国和加拿大地区发行发行了《Everlasting Love》(永恒的爱)专辑。1988年她发行了下一个录音室专辑《Into a Secret Land》。1990年在“Enigma” 推出首张专辑之前,她还推出了热门专辑《Paintings in Yellow》(黄色油画)。当时公司正在着手制作的《MCMXC a.D》中需要一个唱法文的女声。Virgin 公司老板 Richard Branson 决定由 Sandra 来扮演这个角色,于是 Enigma 就诞生了。在这之后,Sandra 在丈夫的协助下还出过3张专辑,但影响力明显不如 Enigma。在Enigma 成功后,她于1992年发行了《Close to Seven》,制作和写作都由 Cretu 来完成。后来,在这张专辑的基础上又出了编辑版本18 Greatest Hits。

从欧洲流行音乐中解脱出来,Cretu 着手于自己最喜爱的音乐:概念性的,如 Pink Floyd 或 YES 乐队之类的。他说:“我总是喜欢这样的音乐,但是我不再购买他们的唱片,因为我必须做出我自己的唱片。”

Cretu 在他的音乐中用到了2中截然不同的并不时髦的取样声音——秘鲁风格的排萧和修道士唱的格里历圣歌旋律,而洒脱、懒散的 DISCO 节拍是他的独具匠心。这也是当时 Enigma 彻头彻尾地独创性中最吸引人的地方。

1990年10月, Enigma 的首支单曲 “Sadeness Part I” 首先推出,这首歌成为他们最著名的热门单曲。紧接着推出的个人专辑《MCMXC a.D》(公元前2000年)成为德国有史以来卖的最好的专辑,一共销售了1200万张,在41个国家登上了专辑排行榜冠军,并且在美国排行榜200名中停留了5年之久。在90年代流行音乐稳步前进的时候,谁也没想到 Enigma 居然没有追随标准成功的流行规则,而是运用了笛子和中世纪的圣歌的咏唱和电吉它、铜管等现代乐器,传达着现代人的气息、情感和能量。

这张专辑中的经典歌曲 “Mea Culpa”(我的过错)、“Principles Of Lust”(欲望的原则)、“The Rivers Of Belief”(信仰之河)都非常出色。另外一个非常值得赞扬的是 《MCMXC a.D》采取了高超的录、混音技术。所有的音轨自然地相互流入,而立体声和低音的应用是完美的。将《MCMXC a.D》放在一个发烧音响系统中,释放出来的大量低音使人惊叹不止并为之痴迷。

在1991年的时候,《MCMXC a.D》推出一个限量版本,增加了4首曲目,不过都是在原来专辑歌曲的基础上重新相互混音乐并延长而成,所以这张唱片从开头到结尾都有一气呵成的感觉。限量版唱片的封面设计与原先几乎完全相同,但是用一种灰暗色的绿背景代替了原来的黑色。总的来说,《MCMXC a.D》是90年代流行音乐史上的一张杰作,它的音乐具有高度的独创性且一次次地营造了一种独一无二的氛围。到目前为止,这种声音和氛围只有被另一位艺术家成功地模仿并改进过,就是 Delerium 和他们的专辑《Semantic Speaces》,而大多数人尝试这样的音乐都失败了。2年后他开始为电影《Sliver》 (银色)作电影原声碟。

1993年, Enigma 的第2张专辑《The Cross of Changes》(变换的十字架)推出。由于第一张专辑的成功。第2张专辑还未正式推出便已得到140万张CD的订单。这张专辑不但拥有上张专辑的气质,而且是一个进化。它的封面设计的非常有味道:是一个黑色的圈及一个有人特点的机器物走在前头,画线看上去非常模糊不清。

《The Cross of Changes》共有9首歌曲,并且每首歌曲的开头都与上张专辑相似,只是在各种背景下出现了明显不同的男声。尽管这张专辑在销售数量上没有超过第一张,但还是取得了24张金唱片的好成绩,并在英国排行榜夺得冠军的位置,在澳洲和欧洲取得亚军的位置。

在《The Cross of Changes》中诞生了2首热门歌曲:“The Eyes Of Truth“(真理的眼睛)和 “Return to Innocence “(回到纯真)。特别是 “The Eyes Of Truth“ 涉及到更多交响乐的成分,它明显倾向于带有现代节奏的的拉普人圣歌的歌曲结构。作为一种合唱,这首歌使人感到幸福和愉快,其中的一个理由是 Enigma 已经将兴趣的触角伸到古老的北欧音乐文化。拉普人就是生活在瑞典、挪威、芬兰和俄罗斯北部的居民。这首歌曲音乐录音带的成功更使用得它成为世界范围内的一首热门单曲。

1994年,《The Cross of Changes》出了一个“特别版本”,类似于上一张的“限量版本” ,在“特别版本”中加入了3首歌曲,每首曲子增加了重新混音部份,但与“限量版本”不同,它们之间并没有相互混合在一起。而且相比之下,“特别版本”比“限量版本”更加稀罕。由于它在美国没有发行,所以世界上的一些唱片店中很难找到“特别版本”这张唱片。

1996年11月25日,Virgin 唱片公司首次在全球同步发行 Enigma 的最新专辑《Le Roi Est Mort, Vive Le Roi!》(这是德文,中文翻译是国王死了,国王万岁,台湾翻译改朝换代,英语是The King is Dead, Long Live the King!)。第一首单曲便是 "Beyound the Invisible"(冥界之外)。新专辑与以前相比不仅气氛有所不同,而且鼓的音色更加平和,出现了新的少数民族的声音——从祖鲁人到拉托维亚人,被评论界誉为肯定是目前为止 Enigma 最一元化的专辑。

在这张新专辑中传达了许多自然的、哲学的观念,这个观念的主题就是“为什么”。 "Beyound the Invisible" 是 Enigma 的一首经典的单曲。通过 Cretu 的声音铺垫着一种不可抵挡的圣歌迭句和有里的旋律。

2000年,Enigma 再次推出专辑《The Screen Behind The Mirror》(浮世镜)。

2001年,Enigma 推出精选专辑《LSD: Love, Sensuality and Devotion 【Greatest Hits Colledtion】 》和历年歌曲的混音专辑《LSD: Love, Sensuality and Devotion 【Remix Collection】》。

组建时间: 1990年

国  籍:西班牙

专 辑编辑本段回目录

Lsd-Love Sensuality & Devotion、Screen Behind Mirror、Le Roi Est Mort-Vive Le Roi、Cross Of Changes、Mcmxc A.D.
据介绍————英格玛Enigma共8张专辑,并且Enigma新专集可能在2006年9月发布!在德国NDR电视台演播室的一个专门采访中,Cretu证实了新打算的消息:即将推出的ENIGMA专辑(现在还没有标题)预期在2006年9月发行。我们也期待着一个与过去不同的声音,现在没有其他任何详细的信息了.....敬请期待吧!

1、专辑名称: MCMXC a.D
出版时间: 1990
1990年10月,Enigma的首支单曲《Sadeness Part I》首先推出,这首歌成为他们最著名的热门单曲。紧接着推出的个人专辑《MCMXC a.D.(公元1990年)》成为德国有史以来卖的最好的专辑,一共销售了1200万张,在41个国家登上了专辑排行榜冠军,并且在美国排行榜200名中停留了5年之久。在90年代流行音乐稳步前进的时候,谁也没想到Enigma居然没有追随标准成功的流行规则,而是运用了排箫、笛子和中世纪圣歌的咏唱加之电吉它、铜管等现代乐器,传达着现代人的气息、情感和能量。这张专辑中的经典歌曲《Mea Culpa(我的过错)》、《Principles Of Lust(欲望的原则)》、《The Rivers Of Belief(信仰之河)》都非常出色。另外一个非常值得赞扬的是《MCMXC a. D.》采用了高超的录、混音技术。所有的音轨自然地相互流入,而立体声和低音的应用是完美的。将《MCMXC a.D.》放在一个发烧音响系统中,释放出来的大量低音使人惊叹不止并为之痴迷。这张专辑是90年代流行音乐史上的一张杰作,它的音乐具有高度的独创性且营造了一种独一无二的神秘音乐氛围

专辑曲目
2、专辑名:The Screen Behind the Mirror
发行时间:2000年
继《王者风范》后时隔将近四年,Enigma终于在千禧年推出了自己的第四张专辑——《The Screen Behind the Mirror》,我们习惯将之称为“浮世镜”

很多听众认为在这张唱片中,Enigma变得更加通俗易懂,越来越趋于流行化。唯一的与众不同和亮点在与制作人Michael Cretu将前人Carl Orff(卡尔.奥尔夫)著名的世俗歌曲集《Carmina Buraria(布兰诗歌)》融入到了自己的专辑中。

这样一部经典题材的合唱曲目配以Enigma强烈的电子合成器音色形成了古典与现代的碰撞、严肃与流行的交汇,而且也并不显得牵强附会。可以说,《布兰诗歌》的主旋律成为了《Enigma 4》中最为重要的音乐支柱而贯穿于整张唱片中。全碟收录了11首作品,诞生了不少令人喜爱的单曲。诸如充满原始部族风格的标题曲《The Screen Behind The Mirror》;充满神秘、庄重气氛的主打曲目《Push The Limits》 、《Gravity of Love》以及节奏感强烈、充满斗争叛逆气息的《Modern Crusaders》。

在这些曲目中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Enigma一如既往的创新精神以及独特风格,虽然它确实已经变得和最初不太一样,但这种变数究竟是好事怀,应该由时间和销量来说明。

3、专辑名称: Love Sensuality Devo-The
Greatest Hits
出版时间: 2001
2001年10月Enigma破天荒地推出了十年来首张精选辑《Love Sensuality Devotion-The Greatest Hits》。

顾名思义,这张唱片荟萃了Enigma自诞生起最热门甚至堪称“最伟大”的曲目。制作人还特意编写了新曲《Turn Around》放在其中,成为精选集中唯一的新鲜感。除了开场白《The Landing》外,专辑还收录了16首历年来广受欢迎的优秀曲目,其中不乏里程碑式的钜作。新曲目《Turn Around(回转)》充满着浓郁的电子气息,预示着在新世纪到来之际,Enigma将继续为搭起文化、宗教与流行音乐的桥梁而努力

4、专辑名称: Love Sesuality Devot-The Remix Collection
出版时间: 2001
除了Enigma的4张专辑唱片外,很多乐迷还热衷于收集Enigma为数众多的单曲EP唱片,因为这些单曲唱片中含有诸多热门曲目的REMIX(重混音)版本。变化多端的全新音色编制可以给同一首曲目以特殊的听音感觉和欣赏意境,这正是REMIX的魅力所在。然而要想把这些单曲唱片搜罗完整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尤其对于国内的Enimga迷而言。好在2001年Virgin除了发行出《Love Sensuality Devotion-The Greatest Hits》这张精选外,还特别推出了一张包装与之类似,但封套色调不同的《Love Sesuality Devotion-The Remix Collection》,也就是REMIX曲目选萃,其中荟萃了九首Enigma十多年来热门曲目的特别混音版,甚至包括2001新曲《Turn Around》的“Northern Lights Remix”

5、专辑名称: Voyageur
出版时间: 2003-09-09
专辑曲目
1.From East to West(从东方到西方)
Micchael Cretu:
旅程开始了。Enigma的专集将首次以一首真正的歌曲作为专集的开始。歌曲中充满了鲜明的对比。从非常缓和的音乐到...(原文如此)
当我在钢琴前演奏乐曲开始的部分-在破晓前的短暂时分-的时候,我曾经想将其取名为“日出” ,但接下来,我又觉得“From East to
West(从东方到西方)”要更加合适。另外一个原因也促使我最终没将其取名为“绿香蕉”。
2.Voyageur(旅行者)
Michael Cretu:对于我来说,这首曲子集合了Enigma
2003年单曲所需要的所有的元素。它非常特别,它也和电台中播出的那些没有任何关系。它琅琅上口,而且非常动听,迷人而且简洁。我想要创作一种简洁的音乐曲调。我很喜欢Kraftwerk的"Fahrn,
fahrn, fahrn, auf der Autobahn"。他们在处理音调上是virtuousos。低声重复的歌词"Vien, vien chez moi
voyageur"也起到了类似的效果。我不知道还有其他哪首歌能和这首想媲美。
3. Incognito(隐者)
Michael Cretu:
这首歌本来是作为专集主题曲的,它描述的是变幻的印象和状态。是代表Enigma的根源和现在发展的一个符号。它是一首绝对震撼的曲子,在乐曲中部,我用了12音符元素,几乎就是音乐中的达达主义。所有的都很轻松,不是那种很严肃的曲调。
4. Page Of Cups
Michael Cretu:
从整个专集的发展来看,专集中常有一些曲子比单曲要重要,这首歌就是其中之一。按照原计划,这首7分钟的歌曲并不是最长的一首,但是随着音乐的流动,这个长度非常适合它。我的音乐是一个有机体,而这首曲子就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个部分。我为这首曲子的魔力感到高兴,即使我不知道这种魔力来源于何处。这首曲子的标题什么意思?好,让每个人去琢磨他们自己的解释吧。
5. Boum-Boum
Michael Cretu:
Enigma的第一首二重奏,但并不落于那种开始某个人先唱,然后另一个人跟上的俗套。这也许是因为最初这首曲子并没准备作成二重奏。我最初的想法是想作成一种由经典的法国歌谣和Ace
of Base的流行混合(有一点法语,不是特别准确)的风格。这首乐曲有着所有带有冲击力的属性,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它能不能成为一首出名的单曲。
6. 月全食
Michael Cretu:
如果我漏掉了这首曲子,那些30岁以上的女士们一定会杀了我。这是一首非常动人的民谣。它好像是一整支管弦乐队演奏的,但实际上是综合地演绎的。我所能说的是:它听起来比一整支管弦乐队单独演奏的还要好。我的演奏风格很自然地就创作了它。这首歌有2分16秒,故意做得比较短。它是一首传统的乐曲,没有任何鼓声。是整个专集中间的“中场休息”。
7. Look Of Today
Michael Cretu:
现在是感情的交互沐浴(?我也不懂)。这首现代的,商业俱乐部风格的乐曲是最好的,因为它造成了强烈的对比。这首歌非常适合旅途中欣赏。此外,歌曲的标题也是对商业社会的一个批判的审视。
8. In The Shadow, In The Light
Michael Cretu:
这首歌集合了2个我喜欢的循环。既有古典的音乐,也混合了十分现代的元素。在乐曲中部,使用了类似Hammond organ的Uriah Heep乐器。我在后来临时准备的一首样曲中演唱了歌词,并同时意识到这就是乐曲本身所应该达成的风格。
9. Weightless
Michael Cretu:
一幅抽象画-一个印象派作品。偶然的创作的结果。我试着使用一种新的电子合成器并非常满意它的效果。在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夜晚后,一天上午11点种,我使用这个合成器演奏,并将它存在我用来保存歌曲各个不同发展阶段的碟中,当我后来再去听它的时候,我觉得它非常优美,它和整个专集的前后搭配得非常默契,似乎这个位置就是为它而定的。
10. The Piano
Michael Cretu:
这首歌曲故意做得很甜蜜,但不至于太“粘”。有些人说它听起来就象“Ibiza岛的精灵” 。我对这一说法非常惊讶,因为我一直觉得它象一个音乐钟。对我来说,它和chill-out(弛放音乐)没有任何关系。这首曲子的个性就是我演奏钢琴时的个性,是典型的Enigma风格。我真正的职业是钢琴家。而我的触觉,我的风格在历经这么多年以后仍然保持着不变。
11. Following The Sun
Michael Cretu:
让我们详细:十月金色的阳光。在大海上,太阳刚落下的时候,什么都看不见,只有光。这样一种感觉,你感觉要飞起来的时刻。“追随太阳-金色的太阳”。我一般没有这么俗套,但是这次不通,是围绕着一个主旨所进行。Ruth-Ann把它演绎得十分美丽。在乐曲的最后, “旅行者”消逝在视线范围以外,朝着未知漂流而去,旅程结束了,至少是暂时的结束了
6、艺术家:Enigma
专辑名称:Erotic Dreams
发行时间:2005
专辑曲目
01.Temple Of Love
02.Water (Creativity)
03.It`s In The Mind (Not In The
Eye)
04.Love Me
05.Sequoia
06.Valley Of Dreams
07.Pharao`s Dream
08.Clelia
09.African Love

10.Voices In The Dark
11.Respect (All My Relations)

7、专辑名称:The Cross Of Changes
所属歌手:Enigma 出版时间: 1993 专辑介绍:1993年Enigma推出了乐迷们翘首以待的第二张专辑《The Cross of Changes(变换的十字架)》。由于第一张专辑的成功,第二张专辑还未正式推出便已得到140万张CD的订单。而当歌迷们亲耳听到这张专辑之后,赞扬之声再起。《The Cross of Changes》不但延续了第一张专辑的独特气质,而且是一个进化。尽管这张专辑在销售数量上没能超过第一张,但还是取得了24张金唱片的好成绩,并在英国排行榜夺得冠军的位置,在澳洲和欧洲取得亚军的位置。专辑一共收录了9首曲目,其中诞生了两首流传最为广泛的热门歌曲《The Eyes Of Truth(真实的眼睛)》和Return to Innocence(回到纯真)》。前者充满了东方音乐的神韵,歌曲寓意海市蜃楼中的美丽景象,旋律中有蒙古音乐以及阿拉伯音乐的影子,甚至运用了西藏的唢呐,因此让人很难确切说清这首曲子的渊源。而《Return to Innocence》的知名度可能更高,因为它被选为1996年美国亚特兰大奥运会的宣传歌曲,这首曲目的MTV采用的时光倒转创意也给很多朋友留下过深刻印象。《Return to Innocence》取样了南台湾阿美族郭英南夫妇的《老人饮酒歌》 ,并请来了SONY唱片德国公司旗下的Angel(Andy Hard)演唱英文歌词部分,他的声音的确如天使一样漂亮。1994年,《The Cross of Changes》发行了一个“特别版本”,类似于《MCMXC a.D.》的“限量版”,在这个特别版中加入了3首歌曲,每首曲子增加了重新混音部份。由于这张唱片没有在美国发行,所以《The Cross of Changes 特别版》是相当罕见的。

8、专辑名称:le roi est mort,VIV
所属歌手:Enigma 出版时间: 1996-11-25 专辑介绍:Enigma的第三张专辑发行于1996年11月25日,唱片标题为《Le Roi Est Mort, Vive Le Roi!》,这是德文,翻译为英文则“The King is Dead, Long Live the King!”,中文意为“国王死了,国王万岁”,港台地区翻译为“改朝换代” ,更多人则将之称为“王者风范”。这张唱片与Enigma的前两张专辑相比,在风格上稍有不同。整体音乐气氛的变化,加之鼓的音色更加平和,而且还出现了更多全新的少数民族音乐元素——从祖鲁人到拉托维亚人,包括这些少数民族特有的乐器音色。正因为这些特色,所以《Le Roi Est Mort, Vive Le Roi!》被评论界誉为Enigma众多唱片中最一元化的一张专辑。在这张专辑中制作人Michael Cretu向广大听众传达了许多自然的、哲学的观念,这个观念的主题就是“why(为什么)”。专辑中的《Beyound the Invisible》是Enigma一首比较经典的单曲,通过Cretu的声音铺垫着一种不可抵挡的圣歌迭句和神秘的旋律。第七轨《The Child in Us》运用了中国云南少数民族的乐器——芦笙,其中的女声演唱则充满了南亚音乐元素。《T.N.T. for the Brain》风格强劲而律动,MTV的拍摄手法更是另类而诡异,令人难以忘怀。

相关条目编辑本段回目录

参考资料编辑本段回目录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2

标签: 密码 密码破译 恩尼格玛密码机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恩尼格玛,“谜”,恩尼格玛密码机,Enigma机,Enigma machine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