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百科
  • 人气指数: 5272 次
  • 编辑次数: 1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1-12-15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2013年美国纸媒状况报告
2013年美国纸媒状况报告
英国印刷业的真相
英国印刷业的真相
电影已死
电影已死
新京报
新京报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2017年特斯拉
2017年特斯拉
MIT黑客全纪录
MIT黑客全纪录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目录

电影已死编辑本段回目录

每一种艺术形式上的改变,都会引起爱好者的不适。但每一门艺术都有足够的能力承受和吸收这些改变,也都会在日后证明,那些过往的消极论断是如何大错特错。

几周前,我去长岛(Long Island)的一所大学做讲座。说穿了,就是花几分钟东拉西扯些关于电影及电影评论的话题,然后花近一个小时回答台下听众的问题。据我观察,台下的听众一半年龄在25岁左右,一半在65岁以上,而年纪处于这两代间的我,回答他们关于未来与过去的问题。

3D会持久吗?全球电影产业的下一个热点是什么?哪些年轻影星在10年或20年后会依旧活跃在大银幕上?这些问题都很难解答,因为影评人其实并不擅长预测。其中许多问题我都是第一次碰到,但其中有一个问题——倒并不总是由年纪大的人提出的,一点不让我感到意外。为什么不再有优秀的电影了?

“事实上,好电影还是有的。”这样的回答并无帮助。即便为该回答提供例证——比如最近的《商海通牒》(Margin Call)、《点球成金》(Moneyball)、《秘境里斯本》(Mysteries of Lisbon),也是无济于事。因为,与其说这是个问题,倒更像是种抱怨。大家普遍认为,甚至达成某种共识:电影在质量上总体下滑,即便有优秀的作品,也只占少数。相比而言,电影的过去则辉煌多了,无论是好莱坞旧制片系统时期的黑白经典(《卡萨布兰卡》“Casablanca”,《彗星美人》“All About Eve”,数不胜数),还是上世纪60年代的欧洲引进片(安东尼奥尼!戈达尔!),或是70年代新好莱坞短暂光辉期内的电影。无论你偏好哪个年代,有一点是肯定的:电影人不再拍像以前那样的电影了。

从技术角度而言,确实是这样。电影的制作与发行正处于划时代的转型期——一切都面临迅疾的数字化进程。如果你去电影院,你很难再看到传统意义上的电影。拷贝和胶卷,已被硬盘和电子文件所取代,而传统电影的那些物质化标识——比如光透过胶片产生的颗粒感、胶片齿孔定位时偶尔产生的轻微颤动,还有放映机的嗒嗒作响,都已几乎成为历史。如今的电影都是数字化拍摄和放映,甚至数字化发行——影片通过网络,投射到你客厅或手中的屏幕上。

这些改变点燃了热情,造成了困惑,也激起些许哀鸣。《纽约客》特约影评人安东尼-莱恩在近期一篇评论《高楼大劫案》(Tower Heist)和《忧郁症》(Melancholia)的文章里(这两部电影或许分别证明和反驳了怀旧派影迷的抱怨),抒发了对于人们不再去电影院的哀伤。显然,这个曾经像集体性仪式的活动,表面上看已受到家庭影院优势的威胁。“当它还存在时,尽情享受吧。”他引用《忧郁症》里的一句台词,为这个根源可追溯到古希腊、有着“强制”及“共享”特性的文化消费形式作墓志铭。去影院看电影,显然是没有未来的。

不久,著名影评人罗杰-艾伯特也在自己的博客上发布了一篇名为《电影的突然死亡》的文章。文中,艾伯特先生感叹大势已去:“虽然我希望胶片电影能够延续下去,但数字影像已经主宰了电影领域。”艾伯特先生曾经常为胶片电影的美学优势争辩,如今却承认“我的战争已经结束,我方输了,现实世界里也是如此”。他还挖苦性地为胶片电影放映机写起了挽歌,说它和打字机、唱片机都象征着落伍的现代化产物。

艾伯特先生对电影的黄金年代并不感冒,因此作为影评人,他处于一个比较客观的位置:他对新旧事物抱有同等的热情。但他对于电影技术改变的失落感,与我在长岛听到的关于电影品质的抱怨是一致的。那种“曾经喜爱的东西已远离我们,甚至消失”的感觉,很难回避,却更难反驳。与其说抱怨者带有批判的姿态,亦或有什么深刻的历史见地,不如说是由于比较新老电影,再加上自己的主观喜好而心生的落寞之情。那个年代,明星更光辉夺目,编剧更尖锐犀利,故事更令人信服,影评也更有影响力。

电影是否注定就是过去的产物?如今我们的电影——不论是数字化还是其它——是否都在昔日的辉煌下显得黯然失色呢?最近书店里有两本著名影评人写的新书。一本是由美国文库出版、鲍林-卡尔写的散文及评论集《电影时代》(The Age of Movies),所谓的“时代”即上世纪50年代中期至90年代早期。另一本书,是戴夫-科尔(他为《纽约时报》撰写一个“家庭影院”的专栏)的《当电影还重要的年代》(When Movies Mattered),收集了他上世纪70和80年代主要为《芝加哥读者报》写的文章。

这两本书的书名,似乎就暗示了作者的怀旧偏好——“电影时代”显然不是当下,当下的电影也显然不再重要。但事实上,许多文章里的论调,与对当下一些电影的观点是相似的。举个例子,即便当卡尔和科尔先生在评论当时的电影时,他们也表达了与对当下电影相同的忧虑,比如某演员或导演令人失望的新作又挫败了他们对电影业的信仰。阅读卡尔写罗伯特-奥特曼(曾获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资深美国导演),或是科尔写布莱克.爱德华兹(曾执导过《蒂凡尼的早餐》、《粉红豹》等经典影片)的文章,不仅仅是重看过去的争论,更可以从那些就好像发生在当下的争论中获取力量。

奥特曼的《那什维尔》(纳什维尔)和爱德华兹的《十全十美》(10)都曾在当时引起争议,如今则被划入老电影的门类。重新发表对这些老电影的评论,可以看作是树立针对如今电影业不足的教材典范。而从模拟到数字的技术转型,使得这些教材典范的数量大大增多,效果也更令人印象深刻。和过去相比,我们能接触到更多更广的老电影。以前,人们通过影迷俱乐部和校园电影社区,观看那些已磨损的老片录像带;如今,这些电影被转制成效果更清晰的DVD和蓝光影碟。这无疑是种进步,我们可以更好地欣赏经典影片了。

然而,随着观众与经典影片的距离拉进,当下的影片就更加贬值了。那些“标准收藏”(Criterion Collection)和“华纳兄弟”(Warner Brothers)推出的小津安二郎、罗西里尼、西部片、黑色电影、先锋派作品集,仿佛在架子上冷冷地凝视你,责备只想看一集《现代家庭》(Modern Family)或《无聊致死》(Bored to death)的你,为什么不把精力放在那些已经历过时间考验、更值得看的电影身上呢?无论怎么看,弃旧从新似乎都不是正确的选择。你可以说那是对新事物不带批判地接受,对传统的漠视,对经典的无视。但不看新片,也可能让你因为有失公允的评价标准,错过身边的新经典。当然,如今没有哪位影星能诠释出亨弗莱.鲍嘉那样玩世不恭的硬汉形象,也没有人能与贝蒂.戴维斯那熠熠生辉的形象相媲美,毫无疑问,如今的电影也不会像以前的电影看上去或听上去那样。问题是,为什么它们要像以前那样呢?每一种艺术形式上的改变,都会引起爱好者的不适。但每一门艺术都有足够的能力承受和吸收这些改变,也都会在日后证明,那些过往的消极论断是如何大错特错。

就目前而言,电影仍然很脆弱。那可能是因为它比其它艺术形式要年轻的多,它们可都经历过跨世纪的兴衰、融合和变革。不过,电影身上的某种现代特性,使得它格外容易让人担心它的退化。电影镜头在捕捉现实世界、记录事件发生及展现未来影像方面,有着很不可思议的能力。可当观众看到电影画面的时候,它已属于过去。电影变革的突兀性,往往在放映机的投射下会被放大。

换句话说,怀旧是看电影的一个本质特点,从一开始即是如此。有那么多电影抓住怀旧这点做文章,并非巧合。最近,马丁-斯科塞西的3D新片《雨果》(Hugo),回顾了电影的早期岁月;而迈克尔.哈扎纳维希乌斯的《艺术家》(The Artist),则是一部关于默片年代的新默片。两部电影都重现了过去电影的某些魔力,而拍摄方法又都选择了最新的技术。

运用3D技术及数字特效的《雨果》,带领观众回到了科幻片鼻祖乔治.梅里爱的年代,这位国法导演崇尚视觉,是20世纪初期的特效先驱。而《艺术家》这部黑白色彩、窄银幕的精致影片,讲述了从默片向有声电影转化时期下一位默片明星苦乐参半的故事。

声音的出现,无疑代表了电影的第一次死亡,哈扎纳维希乌斯导演已经用自己的作品完美地演绎了这场“悲剧”。可电影挺了过来,就像它停挺住了后来电视、VCR等每一次新事物的威胁。因此它们也一定会从当下的剧变中挺过来。我何以能那么确信?因为10年、20年或50年前,也肯定有人抱怨“不再有像以前那样的电影了”,就像现在一样。

参考文献编辑本段回目录

http://www.bundpic.com/2011/12/16810.shtml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电影已死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