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百科
  • 人气指数: 6227 次
  • 编辑次数: 1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3-04-08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Tizen
Tizen
塞班没落史
塞班没落史
罗永浩锤子系统
罗永浩锤子系统
Firefox移动操作系统
Firefox移动操作系统
苹果和Google分天下
苹果和Google分天下
塞班简史
塞班简史
MeeGo梦想回忆
MeeGo梦想回忆
六大智能手机系统盘点
六大智能手机系统盘点
三大智能手机系统分辨率
三大智能手机系统分辨率
Android与iOS竞争10招数
Android与iOS竞争10招数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2017年特斯拉
2017年特斯拉
MIT黑客全纪录
MIT黑客全纪录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塞班没落史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目录

塞班没落史编辑本段回目录

  导语:美国科技网站ZDNet周末刊文称,当诺基亚2011年决定放弃塞班系统时,塞班就已被宣判了死刑。诺基亚目前正在新兴市场应对Android手机的挑战,那么历史是否会重演?

  以下为文章全文:

  尽管目前已严重滑坡,但在2000年至2010年的中后期,塞班曾取得过巨大的成功。在21世纪第一个10年的大部分时间内,塞班手机的出货量十分巨大,即使现在出货量仍然很大。

  当前,业内人士对诺基亚操作系统战略的讨论集中于Lumia手机的出货量,而塞班生态系统曾经的庞大规模和创新似乎已被遗忘。

  2007年中期,诺基亚和塞班是排名领先的智能手机厂商和系统。塞班在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达到65%,而全球50%的手机上都带有诺基亚标志。诺基亚和塞班的结合是欧洲公司获得成功的一个典型案例:芬兰的诺基亚制造了耐用而创新的硬件,而英国的塞班则设计了软件,使手机功能突破了打电话和发短信。

曾经辉煌的塞班手机联盟
曾经辉煌的塞班手机联盟

  尽管存在争议,但许多人仍然认为塞班是智能手机的发明者。屏幕尺寸较大、以数据业务为中心、能运行应用的手机在目前看来并非什么创新,但当2000年爱立信的塞班手机R380发布时,这确实是一款与众不同的产品。

  塞班:“Android之前的Android”?

  目前,Android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约为3/4,但Android赖以成功的许多元素早在多年前的塞班系统中就已出现。在被诺基亚独占之前,塞班曾与Android类似,被多家主流手机厂商,包括三星使用。这样的开发策略在此前的手机行业中并不多见,但目前已成为司空见惯的做法。

  此外,塞班平台上也有许多第三方软件,这在当时是一个相对较新的趋势,但对智能手机厂商的好处已得到体现。实际上,这也是苹果成功的基础。

  塞班甚至考虑开发一款应用商店,并使操作系统应用至除手机以外的其他设备,例如游戏主机。不过,该公司的计划并未成为现实。塞班同时也意识到了触摸屏和大尺寸屏幕的重要性,并针对这样的手机提供了用户界面。这包括针对触摸屏的Series 90和UIQ(不过当时只支持触摸笔操作,而非手指的多点触控),以及针对大尺寸屏幕的Series 80。塞班甚至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支持网络浏览,包括在2006年就开发了基于WebKit的浏览器。目前,WebKit浏览器已被集成在苹果和Android手机中。

  此外,塞班也采用了开源的开发模式,而这正是Android后来采取的模式。诺基亚2008年时收购了塞班的剩余股份,并将其转型为非盈利的塞班基金会。

  这样的举措很有意义,但并未给诺基亚带来回报。第一个开源版本系统于2009年发布,这意味着手机厂商直到2010年才可以使用该系统。当时苹果和Android都已起步,并呈现上升势头。诺基亚不得不再次调整了塞班的发展方向,收回了开发的主导权,并将塞班基金会转型为一个授权组织。

  尽管理念领先于时代,但塞班并未在智能手机市场获得先发优势。

  应用和生态系统

  你不会利用手机去推销生态系统,只会使用生态系统去推销手机。塞班一直在示好并鼓励第三方开发者。早在2005年,塞班就启动了塞班签名项目,这一项目给第三方应用添加塞班认证,因此应用无需经过专门测试机构的检验。这意味着塞班应用面向用户的发布将更方便、速度更快。在iPhone发布时,塞班平台上已有1万款应用。

  然而,根据塞班前高管大卫·伍德(David Wood)和圣何塞大学教授乔尔·韦斯特(Joel West)的一篇学术论文,塞班智能手机上的后续软件销售一直表现低迷。而尽管1万款应用不是很多,但塞班花费了7年时间才实现这一成绩。作为对比,苹果在发布iOS第一版SDK(软件开发包)的一年多之后就实现了这样的目标。

  苹果的迅速成功和塞班的坎坷发展都是因为同一个原因:应用商店。通过统一的数字商店,苹果帮助用户更方便地购买应用,而塞班从来没有采用过这样的方式。诺基亚于2009年推出了Ovi Store应用商店服务,销售塞班应用,但这时诺基亚已落后于iOS、Android和黑莓系统,这些系统的应用商店早在2008年就已推出。诺基亚随后放弃了Ovi品牌,而应用商店也转而采用诺基亚自身品牌。

  曾于2005年至2008年担任塞班业务主管的尼格尔·克利福德(Nigel Clifford)目前已是Procserve的CEO。他认为,缺少统一的应用商店是塞班的一个致命失误。他指出:“没有资源的人若想自行开发将非常困难,而开发和维护成本也很高。”

  塞班的应用策略还存在另一个问题。在塞班的底层操作系统之上有4种界面,分别为S60、S80、S90和UIQ。尽管底层操作系统一致,但针对某一界面开发的应用无法在其他界面中使用。尽管代码元素可以重用,但假设开发者希望编写适用于S60和UIQ界面的应用,那么不得不开发两款不同的应用。这是一个明显的缺陷,而塞班却对此一无所知,甚至在全盛期也是如此。

  克利福德表示:“不幸的是,三方面问题影响了塞班的发展。首先,塞班收取授权费(我们最终解决了这一问题)。其次,塞班缺少随系统一起开发、统一而完整的的界面。第三,应用和生态系统社区呈现碎片化。”

  他同时表示:“我们希望能控制后两个方面,但手机厂商为了自身利益而坚持自主权,因为它们将其视作各自产品和公司的差异化元素。因此它们自行开发,而不是让我们随系统一并开发,从而创造类似苹果的统一用户体验,使塞班在面对Android、苹果和RIM竞争的情况下更具吸引力和竞争力。”

  塞班手机的起源

  实际上,以上这些并非塞班系统滑坡的最主要原因。Android和iOS发源于计算机行业,而塞班则是一款完全以手机为中心的操作系统,其起源可以追溯至90年代的PDA(个人数字助理)市场。

  市场研究公司Ovum首席分析师托尼·克里普斯(Tony Cripps)表示:“在发展初期,关于塞班系统架构的一些决策就已决定,在调整用户体验,以支持触摸屏和手势操作方面,塞班将不太具有灵活性。”他认为:“塞班失去了动力,用尽了研发潜力,尤其是在更高端设备市场。塞班成为了一款失控的软件,在调整用户体验方面带来了巨大挑战。”

  韦斯特和伍德则总结称:“塞班受到遗留代码和庞大装机量的限制,从而无法应对苹果和谷歌更现代API(应用程序接口)和更优秀开发工具的挑战。苹果和谷歌都是从头开始。”

  塞班最终的失控并不令人惊讶。根据塞班基金会前主管李·威廉姆斯(Lee Williams)的说法,除了继承自Psion的遗产之外,塞班还受到合作伙伴和整个行业的限制。

  他表示:“在塞班基金会成立时,为了发布产品,我们需要在全球超过200家运营商网络中获得认证。我记得在某次认证中,塞班需要满足1万项要求,随后才能使产品进入该运营商网络。运营商的要求多种多样,例如是否包括对WiFi的支持,以及菜单以什么样的方式显示等。分析师和媒体人士认为,塞班系统的陈腐和限制实际上来自行业中其他公司的要求。”

  塞班曾一度是高端平台,但这一平台的发展最终走向停滞。塞班未能在竞争中快速作出调整,吸引应用开发者。

  当塞班基金会成立,而诺基亚决定对塞班系统开源时,诺基亚希望能解放塞班,包括取消授权费,打破封闭性,并避免供应链厂商绑架塞班。

  通过开源,塞班基金会希望给运营商带来信心,推动运营商持续投资这一平台。一些积极的迹象出现:通过走向开源,塞班摆脱了诺基亚的主导,并且不再需要授权费。塞班基金会还采取了其他措施,通过统一的塞班S60用户界面来解决碎片化问题,并通过Qt软件层使应用在MeeGo、S40和塞班之间的跨平台移植更简单。

  针对应用和生态系统的问题,塞班基金会也做出了努力。诺基亚当时发布了自主品牌应用商店,而非塞班应用商店,这引发了激烈的讨论和冲突。随后,塞班基金会开始开发塞班应用商店,并提供了API,供第三方在此基础上进行订制。例如,一个只开发了5款应用的小开发者可以利用这一API创建只包含这几款应用的迷你应用商店。一个更优厚的条款是,应用开发商可以利用塞班基金会的渠道去销售,而不必与该基金会进行收入分成。

  然而,塞班仍未能起飞。

  威廉姆斯表示:“事后来看,我并不认为我们有能力直接在生态系统层面上展开竞争。我们在应用、应用商店、开发者,以及基金会的其他目标等方面不是非常成功,因为我们没有能力去取得成功。在设备厂商之间,仍有许多冲突和暗斗存在,许多问题都需要解决。”这些问题包括谁来为必要的开发工作付费。

  尽管早期出现了一些乐观信号,但最初加入塞班基金会的人开始逐渐离开。

  伍德和韦斯特表示:“开源的尝试很快被证明是一场失败。随着Android的崛起,其他潜在的赞助商逐渐停止资助塞班基金会,而诺基亚及其内部研发团队几乎为塞班平台提供了全部资源。尽管MOAP手机仍在日本出货,但2010年10月,三星和索尼爱立信均宣布,将停止开发塞班手机。”

  回顾过去,伍德和韦斯特认为,导致塞班走向衰落的问题从一开始就存在。

  他们表示,塞班独立发展的能力“受到了其最大股东和客户双重角色的限制”。而塞班最终的失败也表明,分散的领导无法带来平台的成功。从一开始,这样的分散领导就带来了有关平台领导者定义和实施的问题。例如,微软和英特尔被定义为PC平台领导者。如果塞班平台也存在类似的定义,那么其领导者将是塞班和ARM,但很明显的是,获得塞班系统授权的手机厂商在系统发展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

  结束的开始

  当诺基亚在2011年宣布逐步放弃塞班,转而投向微软Windows Phone平台时,塞班系统的结束之期也就不远了。那时,诺基亚表示会逐步减少发布基于塞班系统的手机;一年后,该公司进一步宣布将塞班业务转移给埃森哲,让后者来负责这一即将走到生命尽头的操作系统最后的开发和支持工作。

  诺基亚与埃森哲的外包合约将于2016年到期,届时双方不太可能会续约。由始至终,诺基亚都是塞班系统最大的拥护者。诺基亚去年宣布,PureView 808将是该公司推出的最后一款搭载塞班系统的手机。纯景摄像(PureView)这一新技术本是诺基亚近年来的重大创新之一,到头来却成为了塞班消亡的“见证人”。当诺基亚与埃森哲的塞班代运营合约结束后,这款拥有10多年辉煌岁月的手机操作系统也将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在塞班各版本中,诺基亚专有的廉价S40系列与塞班系统的历史一样悠久,两者几乎是同时诞生的。不太年轻的用户可能都还记得,自己使用的第一部手机多半就是诺基亚S40系列。时至今日,在很多欠发达的国家和地区,人们还使用着搭载S40系统的手机。

  在iPhone和Android手机双寡头称霸手机产业过程中,诺基亚遭遇的冲击不言而喻。那时人们以为诺基亚会砍掉S40系列产品,塞班也将成为诺基亚针对中低端手机的操作系统,与iPhone和Android形成差异化竞争。但事实并非如此。

  移动分析机构Disruptive Analysis创始人迪安·巴布雷(Dean Bubley)在2008年这样写道:“有很多人猜测称诺基亚将把塞班和S60系统推向功能机市场,以取代更低端的S40。但那明显毫无意义,因为S40系列手机已经触及GSM市场手机价格的底线,S60不可能降到那么低的价格。”

  去年又有传言称,诺基亚正在开发一款轻量级的Linux操作系统Meltemi,用以取代S40,服务中低端手机市场。

  类智能手机

  去年6月前后,有报道称诺基亚的Meltemi项目因成本削减计划而被取消,该公司仍会使用S40来覆盖低端功能机市场。诺基亚官方从未承认进行过Meltemi操作系统项目,但其CEO史蒂芬·埃洛普(Stephen Elop)在一次接受采访时曾经提及Meltemi,从侧面印证了该项目的确存在。

  路透社消息称,“Meltemi是S40的替代品,用来装备更高级的功能手机。Meltemi能赋予功能手机类似智能手机的体验。”但最终结果表明,诺基亚既没有继续发展Meltemi,也没有将S60“下放”到低端手机,而是选择了坚守S40,并推出了好几款基于此系统的新手机。

  目前,诺基亚S40系列手机主要针对三大消费群体:第一次购机者,奉音乐或视频等单一功能为先的用户;不想过渡到智能手机的诺基亚老用户;以及经济欠发达地区的乡村地区消费人群。

  以S40平台最新的Asha系列手机为例,它瞄准的用户群是那些想拥有一部价值600美元左右的智能手机的功能,但实际上只付得起100美元的用户。在Meltemi被关停数月后,诺基亚即宣布推出拥有触摸屏功能的Asha系列功能手机,并称之为“智能机”。但业界观察者们都认为那不是智能手机,虽然它拥有触摸屏。由于该系列手机只能运行Web服务和Java程序,而不支持原生态的应用程序,因此只能称得上是类智能机。

  S40迟来的起步

  直到2011年中段,诺基亚才将S40作为一个应用平台来打造,即便如此其中的大多数应用还是基于Web。2011年4月,诺基亚宣布推出Web工具(Web Tools),这款基于Eclipse开发环境的软件工具允许开发者为该公司旗下Ovi浏览器开发Web应用。2012年4月左右,诺基亚Web工具第二版发布,该版本增加了更多触摸功能,包括更新的API和多点触控仿真等。诺基亚在开发者社区的一片博客文章中称,希望借此“为价格亲民的Asha系列手机带来类智能机的功能。”

  众所周知,智能手机时代的塞班系统输就输在未能建立起自己的应用生态系统,而这正是iPhone和Android手机致胜的关键。但作为塞班的一支,迟来的S40似乎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考虑到S40系列手机庞大的用户群,该平台的应用下载量并不算大,但表现出来的上升势头却非常强劲。

  据诺基亚官方消息,目前S40平台每天的应用下载量约为1500万次;在诺基亚应用商店(Nokia Store)上10亿次下载中,大约有42%来自于S40系统。考虑到塞班系统不断下滑的现状,S40的数据反而呈现出上升趋势。

  或许由此可以看出,埃洛普已经意识到打造生态系统的重要性,哪怕是在低端手机领域。

  埃洛普最近告诉投资者:“S40平台和Asha系列手机拥有健康的应用生态系统,该平台为我们的总体应用下载量贡献颇多,并且其下载量呈上升趋势。S40平台及其生态系统的优势在于,我们能为开发者提供触及更广泛用户群的机会,这是其它任何移动生态系统都望尘莫及的。”

  你或许也希望如此,S40仍然是一款十分流行的移动操作系统。去年早些时候,诺基亚S40平台手机的总销量突破15亿部。虽然诺基亚花了10余年才达到这一里程碑,但这的确是一个了不起的数字。今天,S40仍被诺基亚当做是拓展市场的关键利器。当时还是诺基亚移动设备高级副总裁的安蒂·瓦萨拉(Antti Vasara)曾说:“有些时候我们忘了,这个世界还有一半的人没有手机。所以,15亿值得庆祝,但我们要向前看,我们离目标还有一半的路程。”

  毕竟,与智能手机不同,在中低端手机市场,诺基亚还有仗可打。诺基亚的Windows Phone和塞班平台每部手机的平均售价约为186英镑,每年能为诺基亚贡献12亿英镑的收入。但与S40以及更低端的S30平台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上一季度,诺基亚共售出8000万部S40和S30系统的手机,平均每部售价约为31英镑,算下来总销售额高达25亿英镑。

  智能手机的未来

  诺基亚手机部门传播总监索罗·帕索斯(Saulo Passos)告诉ZDNet:“我知道现在业界有一大部分人认为用户向智能手机的过渡的趋势还将继续,并且认为我们S40系统覆盖的中低端市场将很快消失。我们的看法正好相反,功能机在未来数年内仍然具有巨大的市场机遇。而且,我们对S40平台不只是守成,我们还要继续加大投资。”

  但即便如他所说,S40这列列车还能前行多久呢?它真能为诺基亚再次吸引10亿用户吗?事实上,考虑到塞班其它分支和Meltemi等内部对手的竞争,以及来自廉价Android手机的外部冲击,S40仍能生存下来并保持增长,可以看出诺基亚还是认为功能机市场还有机可挖。

  但并非人人都赞同诺基亚的观点,市场研究机构Ovum分析师托尼·克里普斯(Tony Cripps)认为:“问题在于,对于S40这个平台,未来还能走多远?最终该平台能够提供什么样的功能?我觉得我们没必要急着找出答案。现在我不能下结论,但S40版本间几乎没有兼容性可言,同一平台下两个不同设备间的操作系统是分裂的。因此,S40仍然躲不过塞班系统面临的通病。”

  或者,换一个视角来看,S40面临的关键问题与塞班无二:版本之间兼容性差。诺基亚或许可以卖出更多的S40系列手机,但随着更智能的Android设备变得越来越廉价,该系统在低端市场也将遭遇严峻的挑战。

  Android的威胁

  对于那些想要拥有智能手机功能却只能支付100美元的用户,现在不只是诺基亚Asha系列类智能机能够满足他们的需求了,如今大量生产100美元左右Android智能手机的厂商已经兴起。特别是在利润丰厚的中国市场,这类厂商尤其活跃。

  诺基亚声称Android系统存在碎片化问题,那些定价在100美元左右的Android手机为了节约成本,实际上在硬件方面做了“妥协”,而且采取了预装软件等措施来降低总体拥有成本。总之它们并非真正的便宜。

  但是,即便用户不选择那些过于廉价的Android手机,诺基亚能为他们提供什么呢?在诺基亚最昂贵的S40低端手机和最便宜的Windows Phone高端手机之间,仍然给廉价Android手机留了一片空白地。一款像样的Android低端手机可以卖到150美元左右,高于诺基亚大多数Asha手机的价格。而随着Android设备价格不断下跌,在不远的将来,100美元绝对可以购得一部全功能的Android手机。届时,诺基亚Asha系列手机将面临残酷竞争。而在生态系统方面,Android坐拥70万个应用,远远超出S40的6万应用数量。

  在大部分S40系列手机热销的地区,同等价位的Android手机大量涌现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在数据网络发达的地区,智能手机已经成为最常用的设备,这一趋势不可避免。诺基亚S40系列手机所瞄准的,正是部分数据网络发展较慢或根本没有数据网络的地区。诺基亚抓住这个间隙,正采取措施积极拓展业务,包括推出可以节省90%流量的Xpress移动浏览器。然而,这段过渡期以后,当数据网络在全球蔓延开来之时,诺基亚的S40系列手机将进一步面临重压。

  诺基亚对S40的长远发展是怎么看的呢?帕索斯称:“我们预见S40还有很长的生命期,因为市场就在那儿。有时候我们忘记了大多数人还没有手机,以及他们的手机还没有数据服务、或者只有有限流量的数据服务。如何满足这部分人的需求,让他们购买一部可承担、体验好的手机?这是我们S40正在做的事,我们将持续增加在S40上的投资。”

  对于S40,诺基亚还面临与塞班系统同样的问题,即如何改进当前拥有庞大用户群却近乎单机版的操作系统,如何让该系统变得对开发者有吸引力,以及如何在内容和移动应用方面向竞争对手看齐?

  或许,当诺基亚在向下一个10亿出货量前进中,发现战火烧至S40平台阵前时,才会有一个强有力的回应。(维金 朱飞)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1

标签: 塞班没落史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