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百科
  • 人气指数: 3893 次
  • 编辑次数: 2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1-11-19
明天
明天
发短消息
明天
明天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网民民粹主义倾向
网民民粹主义倾向
互联网与中层民主
互联网与中层民主
中国红色文化
中国红色文化
互联网霸权主义
互联网霸权主义
美国政治制度衰败
美国政治制度衰败
互联网扼杀世界语言
互联网扼杀世界语言
美国互联网战略中国影响
美国互联网战略中国影响
互联网去美国化
互联网去美国化
微博无影灯
微博无影灯
争议网络反腐
争议网络反腐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2017年特斯拉
2017年特斯拉
MIT黑客全纪录
MIT黑客全纪录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Facebook上的欧洲法西斯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目录

Facebook上的欧洲法西斯  编辑本段回目录

几个月前,在Fleetwood Mac乐队facebook的页面上我点击了“喜欢”。自那以后,我的facebook工具栏老是发给我一些类似的唱片和T恤衫广告。这网站了解到我的音乐品味,根据我的网上活动和人口统计学的分析它能给我投放个性化的广告。恼人之处在于,他们的分析一般都正确。

不过这种个性化广告投放的高效让我产生一个想法。整个夏天,我所在的组织——民主党智库,给遍布欧洲的50万人发送了相似的在线测试广告。这些人,他们不是轻摇滚粉丝,而是扫荡欧洲大陆的右翼民粹主义社交网络迷。三个月时间,收到广告的用户里有13000人点击了我的链接并填写了一个问卷调查,为这种民粹政治的新品种提供了迄今为止最为详细的了解途径。

(当然这种招募调研的方式存在一些优势,也有一些弱点,比如“自我选择问题”——举例来说,最直言不讳的人也是最有可能点击我们的链接的人。这种新奇的方式限定了调研的结果,即便如此,成果是惊人的,人们可以从网站上下载。)

在欧洲,民粹主义因他们反对移民以及关切保护国家和欧洲文化,尤其是反对伊斯兰教的潜在威胁而著称。过去十年里他们的发展令人惊讶。他们曾经处于政治边缘,现如今他们的政党在奥地利、比利时、法国、意大利。荷兰甚至是(或者说尤其是)社会主义的堡垒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赢得了意义深远的支持。在某些国家,他们是第二或第三大政党,并被当作许多保守的联合政府中的不可或缺的成员。

已经有许多关于哪些人支持民粹主义政党的研究论文和专题论文。但在我们调研以前,没有人在网上进行过调查,即使参加facebook会员(如果这是个合适的话的话)调查的人数比民粹政党正式的成员要少。网络调研这种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结合的政治活动是数以百万计的民众——特别是年轻人——在21世纪参与政治的方式。

我们的调研结果表明,新一代的民粹主义信徒,他们不像有时候被描绘成的种族主义者,仇视外国人的反动派。他们年轻,愤怒,对当前机械行事的政治精英们不抱幻想,他们认为这些政治家们对他们生活中的关切和担忧没有任何回应。

民粹主义者被看做是自由主义经济下的“失败者”,猛烈抨击主流政客并给大吹大擂蛊惑人心的演说家投票的狗急跳墙的选民。这种观点谬以千里。根据我们的问卷,他们不太可能有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失业率。他们对移民的担忧来自于移民对民族和文化认同的冲击,而非经济上的考虑。

最重要的是,对主流的政治体制他们的信任非常有限——尤其是司法系统。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将欧盟看做一个遥远,低效,浪费财力的组织。在他们的心目中,欧盟带给他们的不是自由旅行的便捷和大把的赚钱机会,而是失控的国家边境和稀释的民族文化。

然而,这种悲观没有延伸到民主制度上,民粹主义者视民主、法治和人权为个人价值的精髓。对许多人来说,伊斯兰极端主义威胁到了这些文明价值观的生死存亡(很多主流右翼媒体如是说就不足为奇了),而守护这些文明价值观在他们眼中责无旁贷。

他们的大多数活动限于网络,因此不如主流政客的法眼,不过他们积极,年轻(大部分在30岁以下),活跃。他们说,相对于普通欧洲人,自己极有可能投身到示威游行中。“鼠标点击主义”是一个通往真实世界的桥梁,而非替代品。

那么,人们应该做些什么?相当多的欧洲人关心移民对民族文化的侵蚀,欧洲的伊斯兰教问题,欧洲一体化,以及经济全球化。未来数年,要么这些问题变得更严重,要么就很可能一直存在。无视这些原始法西斯主义式的担忧,这不仅仅显得懒惰和不精确——也不可能消除民众的忧虑。更好的办法,是让民粹主义者们参与到事实中,与他们辩论,进而有望说服他们。

只要社会媒体继续支配着我们的政治生活,人们的网络生活与线下世界的联系将使欧洲政治状况更为复杂。社会研究人员有可获取的海量信息来分析——我”喜欢”Fleetwood Mac仅仅是facebook上分享的50亿条信息中的一条——但我们依然不知道社会媒体革命在政治参与中的效应。

这项研究也带来了一丝希望的曙光。我们发现网络上的积极分子也同样地现实中的积极分子——通过投票,示威,或者成为政党的一员,他们比其他人更加民主。他们对政治有更深的信仰,更可能反对暴力活动。这是一条支持如下理念的强有力证据:不管人们的证见如何,鼓励更多的民众积极参与政治和公民生活的应该是欧洲的首要任务。如果自由派们自降身价地嘲笑民粹主义者,以为他们是无知的偏执狂而非与我们共享同质的核心道德观的同胞,那么这种理念不可能成为现实。

外交争鸣:极右翼势力的崛起 编辑本段回目录


过去的五年,极右派在西方文明的堡垒中已经复活。在诸如澳大利亚、法国、冰岛以及瑞典,极右政党都在选举中取得空前胜利。一代人都很少见过的愤怒的年轻人所组织的街头运动,又出现在了繁忙的Strassen、广场以及林荫道上。一直到周五,政府和安全部门只是把这看做一个危险但是尚能得到控制的趋势。在挪威发生令人震惊的悲剧性攻击之后,现在他们改变了这个看法。过去十年都更地把注意力放在基地组织的情报机构,突然发现了一个崭新而致命的威胁。

正在兴起的极右极端分子与政治暴力之间的关系,突然成了首要的政治与安全问题。右翼组织将被严密监管,政府也将重新检查以取缔部分右翼组织。但是政府应该这样做吗?过去的六个月,我们对整个欧洲的极端右翼政治活跃分子及他们的同情者之中做了广泛的调查,试图揭开这个谜题。答案绝不这么简单。

过去十年,极端右翼在欧洲变得更为受用。之前那种公然的种族主义以及狂拍胸脯式的民族主义已经被抛弃了。新右翼的特征是在面对一个变幻的世界、世俗主义甚至是民主与自由时,悍然捍卫国家的文化和历史。尽管各有各的特质,但是右翼政党反映了很多选民所真正关心的问题,例如全球化并没有惠及他们,以及从穆斯林国家所涌入的大规模移民正在威胁地方和国家的特性。

也许最为重要的是,例如冰岛的Geert Wilders所领导的自由党以及法国的 Marine Le Pen所领导的国民前线,成功地将主流政治家们描述成了懦弱、幼稚、贪污以及成为了政治正确和正统的自私自利的奴隶。最近的银行救助,欧债危机以及新闻集团的窃听丑闻等时间,更加深了民众认为政客已经脱离了普通人民的观点。

民粹主义与极右翼观点的强力混合,通常是利用强有力的历史及文化参考点,例如启蒙时代的哲人和国旗。这一混合意味着新阵营的联合,也模糊了原本左、右政党之间的分界。例如《Germany Does Away With Itself》一书的作者Thilo Sarrazin,在书中表示德国正在不自觉地划入多元文化深渊。他是左翼社民党的接触成员。而一个丹麦极右翼组织的一位领导则对我们表示他是一位无神论马克思主义者。

而欧洲的很多选民也心有戚戚。Le Pen在法国2012大选的民调中排名第三。Wilders的自由党同样成为了冰岛的第三大党。而在斯堪纳维亚,True Finns、Danish People's Party以及Swedish Democrats 这三个党派在过去的18个月里都取得了有史以来最好的选举成绩。德国及澳洲的极右政党的复苏,则让欧洲人产生要回到过去的恐惧。在更远的东欧,Jobbik Party 已经成为匈牙利第三大党,在上一次选举中,当选议员席位翻番。

而也许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党派日渐强大的力量以及在政治中心产生了作用。David Cameron和Angela Merkel(译者注:英德领导人)最近都宣布了多元化政策的死亡,萨科齐的布卡禁令则在法国成为了拉票手段。

在政治的喧嚣之下,新型的极右组织以及民族主义街头运动也开始变得更为自信。在英国,成立于2006年的English Defence League ,组织的宗旨是抗议英国社会中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伊斯兰教义。这个组织也一样混合了极右翼主张与民粹主义。通过聪明地使用社交网络,EDL能够动员2到3千人的游行,并且在Facebok上有9万成员。自从1970年代以来,英国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Oslo 炸弹案以及Utoya枪击案的主谋 Anders Behring Breivik,就被认为与这个组织中的成员有所联系,而且甚至可能出席了2010年的一次集会。他公开赞扬这个组织的策略,并且想在挪威成立类似的组织。) 

在我们的研究中,我们发现,这些组织经常在获得同伙的仰慕与扩大规模之间左右为难。我们上周在丹麦做实地调查的时候就发现,当地的极右翼组织在反犹太、同性恋以及族群等问题上四分五裂。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自称为“现代民族主义者”,专注于伊斯兰的增长,并且很小心地把自己与纳粹区分开来以获得合法性。有趣的是,当地最新的极右组织之一的 Danskernes Parti (Danes' Party)的论坛上,评论称Breivik是一个“疯子”,而不是民族主义者。并且认为身为共济会会员的Breivik是“支持犹太人。这个组织的领导人是一位颇有前途的21岁的名为Daniel Carlsen的年轻人。

正是在这样逐渐发烧的环境中,已经开始运转的新纳粹,百人之上主义者以及基督教原教旨成员们找到了新生,招募了新血。真正极端的右翼在欧洲还是少数派,但就在奥斯陆攻击发生之前,他们即将复兴的事实也已经证据确凿。

当然,每个极右政党都有各自的特点。不过极端右翼运动守则第一条就是不冒犯民族感情。一些极端右翼组织,例如英国的恐怖组织Combat 18却过分迷恋反犹阴谋论。其他一些组织则信奉人种特权以及雅利安种族春节的重要性。斯堪纳维亚的极右组织的特征则通常是北欧神话。有些极右组织与暴力足球流氓组织例如丹麦Aarhus市的“白人骄傲”也有所关联。而这些组织的中心世界观之一就是暴力,这也是他们与主流团体的区别所在。情报与安全部门都长期关注追踪这这些组织。

当然,右派政党都十分注意与更为极端的党派保持距离。但是,很显然,他们二者之间的意识形态有所重叠。他们之间因为那些假定的严重的生存危机的主张而存在着亲密的联系。西方文明正在遭受威胁,多元文化主义者、犹太人以及穆斯林联合起来,打击摧毁基督教国家以及国家认同。在他的杀人行动前,Breivik上传了一份1500页的文件,那其中清楚的阐述了他的思想。这份文件也精确的展现了那些主题。他解释了,在多文化主义者心甘情愿的配合下,文化马克思主义者是如何消解了欧洲认同。他说道,伊斯兰通过“人口战争”,已经成为了挪威(欧洲)的最大威胁。而我们发现,这一观点在丹麦的极右组织中同样十分盛行。

没有人真正知道极右翼行动与政治暴力之间的真确关系。事实上,现在很多学者还在争论,那就是和平但是极端的伊斯兰组织是不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温床,这一点到现在都没有定论。

当然,所有的恐怖分子都认为他们是在保护更多的人,他们是在捍卫其他人同意但是因为无知或害怕而不敢采取行动的理念。Breivik 用他的推特账号发了一条十分可怕的信息,转述了自由派哲学家John Stuart Mill的话:"一个有信念的人,胜过10万蝇营狗苟之辈。"就像基地分子一样,极右派的恐怖分子认为自己是实施行动来唤醒大众的先锋部队。

毫无疑问,比起十年前,现在在欧洲,类似Anders Behring Breivik 这样的人更容易找到土壤。尽管他是单独行动,但是我们可以肯定,还有很多人和他拥有一样的关注点和意识形态,他们的信条是,不采取立即且激烈的行动,西方文明将会消失。我们再也不能无视这个日渐加大的威胁。

参考文献编辑本段回目录

http://dongxi.net/b13dH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Facebook上的欧洲法西斯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