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百科——欢迎光临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博物馆
  • 人气指数: 5506 次
  • 编辑次数: 1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0-07-24
土土
土土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尼娜·费德罗夫
尼娜·费德罗夫
彼得·德尔文
彼得·德尔文
瑞塔·柯威尔
瑞塔·柯威尔
马文·H·卡拉瑟斯
马文·H·卡拉瑟斯
卢伯特·斯特莱尔
卢伯特·斯特莱尔
罗伯特·兰格
罗伯特·兰格
卡尔·杰拉西
卡尔·杰拉西
阿莱加德罗·扎法罗尼
阿莱加德罗·扎法罗尼
大卫·莫特
大卫·莫特
托马斯·沃特金斯
托马斯·沃特金斯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王健林电商梦
王健林电商梦
陌陌IPO
陌陌IPO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卡尔·杰拉西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科学与艺术学院院士、奥地利籍科学家卡尔·杰拉西(Carl Djerassi)于1954年在墨西哥城首次研发成功避孕药,他也因此成为人工避孕药之父。杰拉西1923年生于奥地利,1945年获威斯康星大学博士学位,1959年起任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杰拉西在化学领域卓有建树,共发表过1200篇学术论文。1999年被《泰晤士报》评为“千年最有影响力的三十大人物”之一。 杰拉西在退休后转向文学创作,先后出版5部小说和3部剧本,赢得了国际性声誉。《诺贝尔的囚徒》在美国出版后已先后13次重印,并被翻译成德文、法文、西班牙文、日文、葡萄牙文、意大利文等多种文字。
  1956年四月美国生物学家格里高利·平卡斯(Gregory Pincus)对避孕药在波多黎各和海地进行了首次临床实验,因此,也有人认为他才是真正的“避孕药之父”,1956年也就成了口服避孕药的“元年”。
目录

[显示全部]

读卡尔·杰拉西的自传编辑本段回目录

 卡尔·杰拉西说一部自传就像一块瑞士硬干酪。 
    奶酪这种东西不是我们东方人食物中的常见品种,虽然在欧洲的几次短暂经历中我也吃过奶酪,但对于它们的按照地区国别或软硬咸淡的分类,实在没有概念,于是只得稍稍做了点功课。“维基百科”告诉我这种瑞士硬干酪原产于瑞士首都伯尔尼附近的艾美河谷地区,瑞士干酪之所以特别是因为在制作过程中加入了一种特殊的菌,它们会分解另外加入的两种菌即链球菌和乳酸菌所分泌的乳酸,释放出二氧化碳,在干酪内部形成一个个空洞。 

    卡尔·杰拉西说他的自传像一块瑞士硬干酪,就是说他在他的自传中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一些经历,形成了一个个人生的空洞。这本自传的中译本名字叫做《避孕药的是是非非:杰拉西自传》(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5年6月)。如果按照这个书名去理解他的一生,他的人生空洞恐怕比他原先想象的还要多还要大。杰拉西自传英文原版书名翻译过来是《避孕药、矮黑猩猩和德加的马:卡尔·杰拉西自传》,这个名字确实有点累赘和笨重,但对于这个人一生的概括,比较起来稍微全面一点。 

    1923年出生在维也纳的卡尔·杰拉西是一位犹太人,1939年以难民身份随母亲移民到美国。1945年在威斯康星大学博士毕业后,在汽巴(CIBA )制药公司工作了四年,随后到了墨西哥城一家小制药公司辛克泰斯(Syntex )担任化学研究部主任,领导他的团队在1951年10月15日首次成功合成类固醇口服避孕药。这一成就对人类所产生的影响之重大和深远在此是无需多说——1999年英国《泰晤士报》将他选为“过去1000年里最有影响力的三十大人物之一”。 

    共二十章的自传才写到第五章,事业就达到了顶峰,剩下的人生章节该如何书写?杰拉西似乎有意要把他的人生轨迹调整得往学术界靠一点。虽然他没有完全脱离科研商业开发领域,仍旧长期担任了辛泰克斯公司的各种职务包括总裁,1968年还创办了佐伊肯(Zoecon)生物制药公司并自任执行总裁,但在1952年他首次接受了韦恩(Wayne )大学化学教授的职位,1959年又成了斯坦福大学的化学教授,直到2002年成为该校荣退教授。 

    作为学术成果,杰拉西共发表了论文一千二百多篇,出版学术专著七部,研究领域涉及天然物质(如类固醇、生物碱、抗生素、萜类化合物等)化学、物理测量(旋光色散、质谱分析等)的化学应用以及从电脑人工智能技术到有机化学的各种问题。在医药化学方面,他理所当然地参与了口服避孕药以及抗组胺剂和皮质甾类等药物的最初开发。原版书名中的“矮黑猩猩”就是指他参与的一项生物医学实验计划。矮黑猩猩是一种比较晚才被确认的黑猩猩种类,已濒临灭绝。由于它们体形矮小、性情温和,是人类的近亲,所以非常适合作为临床试验动物。杰拉西参与发起的矮黑猩猩项目后来遭到动物保护主义的严厉指责。 

    “德加的马”却不是临床试验动物。杰拉西被称为是一位20世纪的“文艺复兴人”,是像达·芬奇那样的集工程师、科学家和艺术家于一身的那种人。“德加的马”是杰拉西用来表示自己是一位艺术品鉴赏家和收藏家。1971年杰拉西背着从伦敦拍卖得来的法国画家和雕塑家埃德加·德加的青铜马在美国海关蒙混过关,逃掉了进口税,是他很得意的经历。 
    杰拉西被称为“文艺复兴人”,他确实是多才多艺的。他是一位相当成功的诗人、小说家和剧作家。从1986年起,他开始在文学刊物上发表大量诗歌,并出版了短篇小说集一部、小说五部、自传两部、诗集一部、散文集一部、回忆录一部。从1997年开始他又致力于剧本的创作,至今已完成剧本六部,在世界各地的剧院上演。 

    在科研学术、商业开发和艺术创作上的这些成功,毫无疑问给杰拉西带来了很多荣誉。前不久他刚刚从英国剑桥大学获得他的第二十个名誉博士学位。他一生获得过三十多种奖励、奖章,其中包括1973 年的美国国家科学奖章——因避孕药方面的贡献、1978年的首届沃尔夫化学奖、1991年的美国国家技术奖章——因在昆虫控制方面的贡献,等等。惟有一个奖项——诺贝尔奖——与他无缘,他在1989年出版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中译本《诺贝尔的囚徒》) 就围绕着诺贝尔奖展开,从中颇能体会他的心情。 

    然而,无论杰拉西在其他方面有多么成功,避孕药始终在他身上留下了最深的烙印。英语以大写P开头的单词Pill (避孕药)就是由他首创使用,在自传里他专门列了两章分别写“20岁的Pill”和“40岁的Pill”。可以看出,避孕药在他眼里从一种纯粹的科学成果慢慢转变成一种包含更多社会和政治因素的产品。杰拉西不愿意承认他发明的避孕药为性解放运动推波助澜,他愿意强调的是他的发明解放了女性,让女性有了选择生育和不生育的权利。他的口号是“让每一个孩子都是想要的孩子”。对于女性主义者抨击他把避孕的义务只交给了女性,他可能觉得冤枉,他自称是一位男性的女性主义者——别人称他是“避孕药之父”,他却更愿意自称为“避孕药之母”,他同意男性也应该承担避孕的义务,他自己就在生育了一儿一女之后做了输精管结扎手术。 
    如今已经82岁高龄的杰拉西仍旧非常活跃,自称要每年完成一部剧本。对于已经做了这么多并还会做更多事情的这样一位聪明人,他的自传里留下了一些人生空洞看来是难以避免的——从书中读不到太多杰拉西与他的三任妻子的事情,他的儿子和他自杀的女儿也只是稍稍提及。据说,瑞士硬干酪中的空洞越多越大就越好吃。杰拉西没有试图去填补这些空洞也许是明智之举。

千年奇迹 避孕一页──评《杰拉西自传》编辑本段回目录

明星、政治家、文学家都热衷于写自传,而自然科学家写自传的寥寥无几。不过,避孕药之父卡尔·杰拉西却写了一部自传,而且内容丰富精彩,生动感人。 

  Pill(口服避孕药)的发明不仅让全世界的女性,也让男性获得了身心的解放,把饮食男女从怀孕的负担、忧虑和惊恐中解放了出来,让他们可以尽情地享受爱欲。所以,在2000年的千年狂欢和纪念活动中,避孕药被选为第二个千年来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100项重大发明之一。 

  卡尔·杰拉西是1999年英国《泰晤士报》评选出的“千年最有影响力的30大人物”之一,而且是其中的惟一在世者。公众选择他为千年影响力的人物主要根据就在于他不仅发明了口服避孕药,而且发明了从虫口夺粮的控制昆虫繁殖的药物。因此,他两次在白宫接到过两位美国总统颁发的与节育有关的奖章:1973年的美国国家科学奖章(因为改进了人类节育技术)和1991年的美国国家技术奖章(因为发明了新奇的控制昆虫数量的方法)。 
  杰拉西自传的精彩在于,此书不是一本传统意义上的科学家自传,因为作者长达50多年的科学研究只占了少数几章的篇幅,其他的则是其生活、家庭、思想的回顾。作者自问自答的一个重要问题是,是什么鼓舞他公开披露这些回忆?作者说,“在文学中,自我暴露经常以可以吸引广大隐私窥视者 取决于内容和处理 的自传的形式出现。考虑到我过去是多么不由自主地不喜欢谈论个人隐私 甚至守口如瓶 ,这本书的出版是否暗示了我自我暴露癖的突然爆发呢?”显然不是。杰拉西是希望别人从他的人生经历中学到点儿东西,他说:“我相信有两个话题:第一,我几十年的工作方式与绝大多数的科学同辈有很大区别;第二,有赖于好的运气和合适的时机,我从一开始就介入了后来最重大的技术成就:Pill。”从社会的角度来看,Pill所产生的影响将一直持续到2l世纪,控制昆虫繁殖的药物也对人类意义重大。因此,本书内容不是单纯的技术和发明的历史,而包含了对科学与社会关系的深沉思索。 

  杰拉西的自传还有对犹太民族在世界上的地位的思考。犹太民族是一个小民族,他们多灾多难、备受迫害,在相当漫长的历史时期并没有自己国家、土地,但是他们做出了许多推动人类历史发展的发明与创造,为人类提供了丰厚的文化遗产。在这个民族所产生的重要人物中,有弗洛伊德、爱因斯坦、海涅、玻尔、门德尔松、毕加索、卡夫卡等,当然,还要算上卡尔·杰拉西。现在全世界的犹太人大约有1330万,仅占世界人口的0.3%。而从1901年诺贝尔奖首度颁发以来到2004年的104年中,全球共有770人获此殊荣,其中犹太人或者具有犹太人血统者就有154人,占全部获奖者的20%。这真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比例!尤为引人注目的是,在生理学或医学和经济学奖中,犹太人获奖的比例约为三分之一,所以有人说,这个奖就是专为犹太人而设的。 

  尽管杰拉西并未获诺贝尔奖,但他在避孕领域的重大成果绝对是诺贝尔级的。需要思考的是,为什么犹太人在科学、文化领域如此优秀呢?从杰拉西的自传中可以看出,犹太人重视教育和崇尚知识是重要原因之一。 
  杰拉西的父母,一个是进取的西班牙裔犹太人,一个是傲慢的德裔犹太人。他们于纳粹开始大屠杀前的1939年9月移民到美国。杰拉西的父母非常重视对儿子的教育和培养,而杰拉西自己也从小就对知识充满了渴望。童年时,即使是在参加教会的仪式上,杰拉西也要把一本小开本的《读者文摘》藏在圣经、赞美诗读本的封面里。当其他人在起劲地唱基督赞美诗时,杰拉西却在读时髦的文学作品和机智幽默的小品。杰拉西在自传中分析为什么要这样做时说,“我在非犹太人中锻炼我那无法认知的犹太性”。他所谓的犹太性也许就是对知识的渴望和自由探索的天性。 

  杰拉西还是一位杰出的社会活动家。1955年7月9日,伯兰特·罗素等人发表了著名的《罗素、爱因斯坦宣言》,宗旨是反对战争和开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许多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宣言上签了字。同时有实业家资助这些科学家在帕格沃什召开会议以讨论军控和和平议题。在接下来的年月中,杰拉西一直是一名常任的帕格沃什成员,他在自传中记录了他的思想历程(第十二章,帕格沃什会议)。同时,作为环境保护者和医学伦理的关注者,杰拉西也作了大量的工作(第十四章,矮黑猩猩)。 

  顺便提一句,杰拉西还是一位文学家,出版了5部小说,13部剧本。去年百花文艺出版社引进出版的《诺贝尔的囚徒》就是杰拉西的小说杰作之一。很难想像,还有多少科学家会比卡尔·杰拉西更有趣了。他的自传既有思想性又有娱乐性,值得一读。

口服避孕药:50岁的时尚转身编辑本段回目录

1962年,一对夫妇在“皇家水仙号”轮船上拥吻

“五十而知天命”的口服避孕药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摆脱了历史所赋予它的沉重使命,作为一种生育控制手段的“神奇药丸”走过了它最辉煌的黄金年代,但作为一种让现代女性的生活变得更美好、更轻松、更自主的生活方式类药物,它的路,还光明而漫长。

革命性的药丸

这种由西尔公司(Searle)生产的名为Enovid的小药片,两种主要成分——雌激素炔雌醇甲醚和孕激素异炔诺酮——协同作用的结果,是抑制卵巢排卵,令子宫颈黏液变得黏稠,干扰输卵管蠕动,改变子宫内膜厚度,从而从多个环节阻断精子与卵子结合并着床发育的可能。换言之,它承诺了一种可能:是否成为一名母亲以及何时成为一名母亲的选择权,可以完全掌握在女性一方手中。这之前,一名正常女性一旦开始有性生活,一生中便将面临400次左右的怀孕机会,如果每一次怀孕都以分娩为终点,她可能将成为多达20个孩子的母亲,如果她不想怀孕,则只能寄希望于运气(安全期法)、性伴侣的配合(性交中断法或避孕套),以及危险而疼痛的堕胎手术。

作为世界上第一种给健康人长期服用的药物,口服避孕药一经上市,立即被美国《时代》周刊创始人亨利·鲁斯之妻、著名记者和剧作家克莱尔·布斯·鲁斯(Clare Boothe Luce)加以盛赞:“现代女性终于和男性一样,可以自由处置自己的身体了。”这和此前10年西蒙·波伏娃在《第二性》中做出的“女性除非获得自由选择生育的权力,否则就不可能真正解放”的论断恰好形成呼应。在口服避孕药迎来50岁生日之际,几乎每一家美国主流媒体都毫不吝啬地给出长篇大论的贺寿之词。《时代》周刊的封面故事指出,作为一种符号的口服避孕药革命性地改变了半个世纪以来的人际关系和女性角色。《纽约时报》的特别报道则提醒人们注意,被这小小药丸改变的,不仅是现代女性和她们的家庭、事业选择,还有FDA和此后的美国制药业。“大规模的临床试验,例行的向外部专家小组征询意见,对药物安全性问题的连续性审查评估,以及FDA和患者之间的直接沟通——现代药物审批的许多关键步骤都是在处理与口服避孕药有关的安全问题中逐步发展完善起来的。”在哥伦比亚电视台(CBS)进行的调查中,52%的被调查者认为,口服避孕药的诞生是过去50年中最伟大的医学进展,4/5的人认为这种药物影响了整个美国社会。

作为一个有1200万育龄女性常规服用口服避孕药、80%的女性公民曾有口服避孕药使用史的国家,美国对于口服避孕药所倾注的热情很容易理解。但这种热情在中国恐怕很难找到回应。50年里,口服避孕药,尤其是英语中“Pill”一词所特指的复方短效口服避孕药,从来没能在中国人的避孕方式选择中占据主要地位。据联合国经济和社会发展部人口司2009年公布的全球避孕方式统计报告,在中国15岁到49岁的育龄女性中,现代避孕方式的普及率为86.2%,而美国的对应数字仅为68.1%。但是,中国女性使用最多的避孕方式依次为宫内节育器(39.6%)、女性输卵管绝育术(33.1%)、男性结扎术(6.9%)、避孕套(4.4%)、避孕针或避孕栓(0.6%),复方口服避孕药的普及率因为不足0.1%而在表格中未能显示。与之相对应,美国女性选择宫内节育器的比例仅有1.8%,口服避孕药的普及率则有18.3%。美国女性甚至都并非世界上最热衷于口服避孕药的一族,在德国,20岁到40岁的女性中,52.6%的人长期服用口服避孕药,全球排名第一,西欧国家育龄女性的平均口服避孕药使用率是46.2%。和中国在口服避孕药的应用状况上属于同一阵营的国家只有3个:佛得角,黎巴嫩,沙特阿拉伯。

在这一背景下,与美国人民一道欢庆一种与本国国民关系并不大的药物的50寿辰,很可能会有附庸风雅之嫌。然而,当我们从旁观者的角度回顾这种高度符号化的药物走过的漫长路程,审视它自身角色在不同时期的调适变化,尤其是近10年来几乎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传奇性复苏,一系列越来越被现代人加以深思的问题,却可能得到某种譬喻式的回答:自工业革命以来逐渐形成的将无章法的人类问题转化成有确定性结论的技术问题的社会主流价值观,是否也面临着自身的挑战?对于萧伯纳做出的“科学从来就不会在不引起十几个新问题的前提下解决一个问题”的论断,现代科学——具体到现代医药技术——以及这些科学技术付诸实践所不可缺少的政府、社会和经济力量,是否可以给出更好的解决方案?

社会性的药丸

在生殖医学界,通常使用美国生物学家雷蒙德·佩尔(Raymond Pearl)1933年提出的“佩尔指数”(Pearl Index)来衡量各种避孕方式的有效性。它的计算方法,是100个女性在一年内固定使用某种避孕方式但仍意外怀孕的次数。佩尔指数越小,说明避孕效果越好。平均佩尔指数在0.1到1之间的复方口服避孕药,无疑属于最有效避孕方式的第一队列。如果单纯从有效性上考量,半个世纪以来,复方口服避孕药的市场尽管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十数年,各个产品间的差异却并不大。事实上,20世纪50年代后期,有“口服避孕药之父”之称的格里高利·平卡斯(Gregory Pincus)在波多黎各进行Enovid的大规模临床试验时,佩尔指数甚至为零——整个试验期间,没有一名试验对象意外怀孕。

然而,与复方口服避孕药酝酿和诞生的那个年代相比,这个社会已经发生了太多的变化。第一个合成了现代口服避孕药的关键成分炔诺酮,从而为平卡斯的试验开辟道路的化学家卡尔·杰拉西(Carl Djerassi)在其自传《避孕药的是是非非》(The Pill,Pygmy Chimps,and Degas’Horse)中写道:“口服避孕药诞生于可能的最好的时机,成熟于最坏的时期。”

杰拉西口中的最好的时机,便是二次世界大战后席卷全世界的化学疗法革命。在这个新药物和新疗法不断被发明出来的全盛时期,制药公司、医学界、媒体和公众所看到的,全都是新发明和新发现所能带来的金光灿灿的好处。每一种令前人恐惧绝望的病痛似乎都可以找到医学上的解决办法,区别只在时间问题。人口爆炸所带来的资源耗竭,性别差异带给女性的不公待遇,这些原本从属于社会学范畴的问题,也开始被寄希望于医学的终极解决之道。

根据杰拉西的回忆,在60年代,由于担心人口的过度增长会带来“一个无法控制的拥挤的世界”,美国的一些科学家和政客甚至建议,政府强制向食物和饮水中加入刚问世的避孕添加剂。而本来从事辅助生殖技术研究的平卡斯之所以转为对口服避孕药倾注极大的热情,也源自著名女权运动家、美国计划生育联盟创始人玛格丽特·桑格(Margaret Sanger)的极力游说。

母亲的早逝和担任护士期间目睹贫困女性饱受生育之累的经历,使桑格成为一名激进的计划生育倡导者。从1916年开始,桑格为推广计划生育进行了一系列努力:她在纽约布鲁克林开设了第一家计划生育诊所,但几天后就被勒令关闭;她出版了《计划生育评论》(Birth Control Review),倡导成立了美国计划生育联盟,并组织了1927年的首届世界人口大会。然而,由于来自各方的阻力,尤其是缺乏有效的可以大规模推广的计划生育手段,所有这些努力的效果都十分有限。直到1950年,已经71岁的桑格在一场晚宴上,遇见了平卡斯。

与桑格会面时,平卡斯正处于人生中可能是最灰暗的时刻。这个当年在哈佛大学生物学系冉冉升起的学术新星,因为1937年的一次学术不端行为而被哈佛大学以不再续聘的方式委婉地扫地出门。在大萧条时期,挈妇将雏的平卡斯为了维生,只好屈就于伍斯特的克拉克大学。1944年,为了赚一点外快,平卡斯与人一道创立了伍斯特实验生物学基金会(Worcester Foundation for Experimental Biology),从事当时热门的类固醇药物应用研究。由于缺乏足够的资金,这个基金会一直艰难维持,为节约开支,在科学家的身份之外,平卡斯还要兼任实验室的门卫和清洁工。

桑格带给平卡斯的不仅是热情和一个新的研究方向,还有平卡斯所急需的大把资金。桑格将自己的资助人凯瑟琳·麦考米克(Katharine McCormick)介绍给了平卡斯。麦考米克是第一个从麻省理工学院拿到生物学学位的女性,但更重要的,几年前刚刚失去丈夫的她,也是3500万美元巨额遗产的继承人。这个富有的计划生育倡导者给平卡斯开出的条件只有一个:尽快发明一种有效的口服避孕药,越快越好。她和桑格都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等待。1953年,同意向平卡斯提供资助的麦考米克已经是78岁的垂垂老妪。

毫无疑问,平卡斯高效率完成了桑格和麦考米克交给他的任务。本身没有从事临床试验的资格,平卡斯成功说服了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妇科专家约翰·罗克(John Rock)——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与其一道开展口服避孕药的初期人体试验。为了获得当时还很昂贵的合成口服孕激素,平卡斯又说服了西尔公司,以伍斯特基金会另一位科学家奥斯卡·海彻(Oscar Hechter)发明的器官灌注法为代价,换来免费的试验药物。在小规模试验取得成功后,他再度动用自己的人际网络,在波多黎各进行了大规模的上市前临床试验。

然而,这种高效率背后,却也为口服避孕药的未来埋下了深深的隐患。为了获得完美的试验结果,平卡斯从西尔公司提供的3种剂型(分别为10毫克、5毫克和2.5毫克)的孕激素中选择了剂量最高的一组。结果正如他所预料——没有一例意外妊娠。但是,现场主持波多黎各试验的艾迪瑞斯·雷(Edris Rice-Wray)却在当时就向平卡斯发出了警告:17%的试验对象出现了恶心、眩晕、头痛、胃痛和呕吐等症状。她直截了当地写信给平卡斯:“(10毫克剂量的Enovid)可能导致太多的副作用,很难被广泛接受。”

艾迪瑞斯·雷的警告并没有被平卡斯接受。他坚持认为,在波士顿进行的研究中,并未显示出那么严重的副作用,来自波多黎各的抱怨可能只是心理问题。此外,虽然水肿和恶心已经被确认为口服避孕药的副作用,但他觉得,与有效避孕带来的好处相比,这些不过是些微小的代价。即使是3名试验对象在试验进行期间的死亡也未能引起平卡斯的重视,他所关心的,只是如何让试验数据更漂亮,如何让对口服避孕药充满疑虑的FDA尽快通过对药物的审批。

1959年,西尔公司向FDA递交了将两年前已经获准用于月经紊乱治疗的Enovid用于避孕用途的上市申请。与之相伴的,是当时所有FDA审批药物都未曾有过的最大规模的临床试验数据报告:897名女性在服用了10427个周期的Enovid后,“没有出现任何被医生认为是有害的副作用”。尽管在一年多的时间里,FDA试图拖延Enovid的审批过程,但最后还是于1960年5月9日给出了放行信号,“药物是否获得批准只应与其安全性相关,不应牵扯道德考量”。

然而,欢庆胜利的口服避孕药并不知道,此时此刻,一场针对它的暴风骤雨,正在酝酿中。

……

著作一览编辑本段回目录

Non-fiction

Optical Rotatory Dispersion, McGraw-Hill & Company, 1960.

The Politics of Contraception, W H Freeman & Company, 1981, ISBN 0-7167-1342-X

Steroids Made it Possible (Profiles, Pathways, and Dreams),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 1990, ISBN 0-8412-1773-4 (autobiography)

The Pill, Pygmy Chimps, and Degas' Horse, Basic Books, 1992, ISBN 0-465-05758-6 (autobiography)

From the Lab into The World: A Pill for People, Pets, and Bugs,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 1994, ISBN 0-8412-2808-6

Paul Klee: Masterpieces of the Djerassi Collection, (coeditor), Prestel Publishing, 2002, ISBN 3-7913-2779-8

Dalla pillola alla penna, Di Renzo Editore, 2004, ISBN 8883230868

This Man's Pill: Reflections on the 50th Birthday of the Pill ,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A, 2004, ISBN 0-19-860695-8 (autobiography)

Fiction

Futurist and Other Stories, Macdonald, 1989, ISBN 0-356-17500-6

The Clock Runs Backwards, Story Line Press, 1991, ISBN 0-934257-75-2

Marx, Deceased, University of Georgia Press, 1996, ISBN 0-8203-1835-3

Science-in-fiction

Djerassi describes some of his novels as "science-in-fiction"[7] - fiction which portrays the lives of real scientists, with all their accomplishments, conflicts, and aspirations. The genre is also referred to as Lab lit.

Cantor's Dilemma, Penguin, 1989, ISBN 0-14-014359-9

The Bourbaki Gambit, Penguin, 1994, ISBN 0-14-025485-4

Menachem's Seed, Penguin, 1996, ISBN 0-14-027794-3

NO, Penguin, 1998, ISBN 0-14-029654-9

Drama

An Immaculate Misconception: Sex in an Age of Mechanical Reproduction, Imperial College Press, 2000, ISBN 1-86094-248-2 (adapted from the novel Menachem's Seed) 

L.A. Theatre Works, Audio Theatre Collection CD, 2004, ISBN 1-58081-286-4

Oxygen, Wiley-VCH, (with Roald Hoffmann, coauthor), 2001, ISBN 3-527-30413-4

Newton's Darkness: Two Dramatic Views, (with David Pinner, coauthor), Imperial College Press, 2004, ISBN 1-86094-390-X

Four Jews on Parnassus

相关链接编辑本段回目录

参考文献编辑本段回目录

http://www.lifeweek.com.cn/2010-05-26/0000428520.shtml
http://en.wikipedia.org/wiki/Carl_Djerassi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卡尔·杰拉西 Carl Djerassi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Carl Djerassi,翟若适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