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百科——欢迎光临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博物馆
  • 人气指数: 9187 次
  • 编辑次数: 1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09-09-27
方兴东
方兴东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晚清与电报
晚清与电报
组建联通
组建联通
组建联通
组建联通
中国通信业10年纪事
中国通信业10年纪事
中国电信业十年
中国电信业十年
中兴15年海外征战
中兴15年海外征战
解读BP机发展史
解读BP机发展史
中国电话用户数
中国电话用户数
吴基传回忆电信业30年
吴基传回忆电信业30年
三网融合十年破冰之旅
三网融合十年破冰之旅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王健林电商梦
王健林电商梦
陌陌IPO
陌陌IPO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红色电话交换机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红色电话交换机

宋俊德:我见到最早的红色“电话交换机”
北京邮电大学原学位委员会主任、研究生院院长 宋俊德

  编者按:200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著名电信专家、北京邮电大学原学位委员会主任、研究生院院长宋俊德专门为新浪科技“30年IT印记”撰写文章,回忆了其从1947年第一次见到“红色电话交换机”到2008年与互联网的“每天握手”,其中,尤其是其回顾了红色“电话交换机”、摇把子机、一个鸡蛋钱才能发一个字的电报、90年代初的互联网 电信业的历史变迁赫然在纸上。

  宋俊德简介:著名电信专家、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北京邮电大学学位委员会主任、研究生院院长,1962年北京邮电学院(后改为北京邮电大学)任教至今;1982~1984年作为国家首批访美学者赴美进修、教学及科研合作;1989、1990-1992年于莫斯科电子工程学院教学和研究合作,被授予莫斯科电子工程学院荣誉博士;1993~1994年以高级访问学者身份再次访问美国。宋俊德曾获得过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教委和电子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多次获得邮电部电子科技进步二、三等奖,并承担了多个国家"863"、国家自然基金、科技攻关和国际合作等重大项目,在移动通信与互联网、宽带无线接入、未来通信、超大规模集成电路、下一代网络等领域发表论文200多篇,专著和高校教材13部。宋俊德当前研究重点包括宽带无线移动通信网、广带移动无线接入网、下一代网络、异构网络等。

  (一)我见到的最早的红色“电话交换机”

  一九四七年我的家乡——沧州解放了,共产党进城建立了沧县县政府。我的一位亲戚在县政府机要室工作,我当时还是小学生,常去他办公室玩,据说他是机要干部,管着各位领导的电话,现在看来他的工作室是个“交换机房”,用现在的话说是一个十七门的交换机房。但是它是为我党和政府服务的,所以可誉为“红色十七门”交换机房。

  这个交换机很简单,我一个小学生当时却看得明白,现在还可以回忆起来。那是两条并排平行的一米半长木板条,每个木条上有二十个塞孔,然后都和外面用包皮铜软线相连。在这两条大木条下面有一个桌子放着一个手摇的电话机,话务员耳边戴着一个话机,脖子套上面有个话筒,支在嘴的前面,电话铃一响,他就问“你找谁?”(没有电话号码,你说找哪位领导即可),然后他用一根两端有插头的包皮铜软线,一头插在来方,一头插到他要求接通的一方,之后摇把一摇,被接方听到了铃声,双方即开始通话。

  这就是我看到的第一台人工电话交换了,是六十年前的事,当时全沧州除政府有电话,老百姓(包括大资本家)均无电话,所以当时的电信主要是为政府和军队服务的,可以称它为“红色电话交换机”。

  后来才知道中南海到八十年代仍采用人工电话交换机,当然技术上要比沧州的先进多了,不过人工有人工的好处,中南海的接线员(相当于我那亲戚在沧州的工作)给中南海安全带来保证:为国务院、党中央领导接续电话,话务员熟悉各位领导的声音,甚至知道如何找到他们在哪儿能接电话,不可能有失密、窃密和骚扰之类的电话,因为他们都是从众多的话务员中选拔的最可靠的最守纪律的工作者。他们的工作保证了党中央、国务院领导通信安全。可见安全保密的关键仍然在于人呀!

 (二)七十年代我们还在用“摇把子电话机”

  如今我们只有看电影时才能见到那种手摇发电并拨号的电话机,特别是在打战时首长一着急,喔喔就使劲地转电话机上的摇把。

  你可以不知,他这一激动,一使劲,发出来的电压就有120~140伏之高,如果修电话的工作人员是工作在线杆维修,这个电压是可把一修线员从电线杆上打下来,这种事故就发生在当时五七干校所在地——河南确山,那件打人落地的事故是在一九七一年发生的。

  有人会问怎么七十年代还有摇把子机,因为当时我国生产电话机能力很低,几乎1945年从日本人手中接收下来的一些老旧电话机仍在县城一级城市使用,那时交换机房电话标准电压是24伏,但遇上这种手发电的电话机就麻烦了。

  后面我还会讲到我数字程控交换机的发展,到了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不仅工作电压降成了集成电路的工作电压,而且电位(在几伏以下)功率损耗都小多了。但当时我们同时又有两种电话机(脉冲型和数字型的)。脉冲型的发出的脉冲电压一旦太高,可能把交换机上的数字集成电路打穿,试想当时最贵的交换机每线300美元,一不小心烧了损失多大啊!

 (三)电报和短信

  从一个鸡蛋钱发一个字到一角钱发一封信!

  其实,无线电通信是从无线电报开始的,比较公认的是马可尼发明的可跨越远洋的无线电报通信。它是靠了一串时间长短不同的脉冲通过无线电波由发方传到收方。后来定名为电报,以莫尔斯码用得最广。按照脉冲长短组成译成文字。这个技术一直延续到上世纪末,现在世界上用它的太少了,很少有人再想起发电报了。

  如今的手机,就是每个人手持的电报机,而且人人随时随地都可以发。和当年电报不同,电报中每个汉字是对应4个阿拉伯数字,而每个数字又有长短不同脉冲可代表。如今发个短信,成了所有手机用户的专利。想发多少就发多少,可直接用拼音,也可用一笔、二笔……王码等不同输入方式,总之人人会用。用的熟的还属年轻人,叫作拇指阶层。他发一句“父母您好”,只要把手机举起,右臂一轮的瞬间,就发出去了。

  当年发一封电报可不容易,要到电报局(北邮学生喜欢坐车到西单去电报大楼发),还要有专门发报员(他熟悉各种电码,如莫尔斯码……),电报房里是嘀嘀嗒嗒的声音。大家看过《永不消逝的电波》电影中的李白,他是中国共产党优秀的党员,他用他的勇敢和无线电报技术为党立了丰功伟绩。当然那不是民用电报,是军事和党的机要通信。

  在我上初中时,每月伙食费是3.5元,一个鸡蛋3分钱,电报中按字收费,每字3分钱,即一个鸡蛋钱可发一个字。当时人们收入很低,发个电报要把字少了再少。如“急事速归”、“某病危速归”,即不特别重要的事不会发电报。如果家中有老人的最怕收到电报通知(专门有电报投递员——有点像现在的速递EMS),会认为是不祥之兆。

  现在短信是一条一角钱,如果70个字为限,则每字仅有1厘4。如今一个鸡蛋(健康的)至少要3角左右吧!你看如今一个鸡蛋钱可发多少个电报字呀!200多个字呀!即时过三十年,“现代电报”降价200倍。谢谢短信,谢谢现代移动通信!

  (四)谁想到无线电通信会这样“火”

  一九五七年我考上北京邮电学院,我最崇敬的一位物理老师(他毕业于北洋大学,就职于英国航空局,脑部受伤来到我们中学教物理)帮我选了北京邮电学院无线电通信工程系。

  九月,在入学迎新的车上,一位学兄告诉我北邮有三个系,无线电系最受欢迎,录取分也最高,当然听到了心花怒放十分高兴。

  62年我毕业之时,赶上我国经济的“困难时期”,当时的无线电系学生不好分配,原因是我们一方面反对美帝,一方面又反对苏修(原来的老大哥与我们决裂了)国际形势紧张,无线电通信不保密,因此在各省邮电管理局中,无线电通信还仅是配角,即常处于备用状态,只有有线电通信出了问题或应急通信才用一下。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八十年代初,记得我在邮电部出国培训班时,一位老师得到英国一个大学的邀请,去学习研究无线电蜂窝通信,当时周围人都反对他去,说学习了回来也用不上,其实他去了才知道就是研究的美国发明的车载蜂窝移动通信,他回国后正逢中国的蜂窝移动通信开始在广东试点,而后北京、上海,用的模拟蜂窝移动通信系统——TAKS。

  如果从1978年广东开始建TAKS系统算起,仅仅二十年移动通信世界大变样,就拿北京来说吧,当时的北京无线电局一位领导同志告诉我,他们在八十年代未给邮电部的上级领导打了报告,希望在北京引进1000台手持模拟“大哥大”,竟有的领导发怒的说“你们疯了,二万元一台“大哥大”,北京会有一千人买”,事实证明这位领导者当时的观点错了。

  “大哥大”一进北京就火了,一周内一千台被一抢而空。如今北京数字移动电话大过五百万部了。算一算二十年变迁用户增加了五千倍呀!哪个行业能和移动通信来比阿!

 (五)当年电话局的人像大老爷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电话主要是为了党、政、军服务的,后来到了六七十年代改革开放才有一些企事业装上了固定电话。普通老百姓家能有一个电话是到了八十年代的事。

  记得八十年代在报纸上有一则报道:两个青年男女谈恋爱,互相很认可,但彼此对对方家境并不了解。分别时女的向男方询问家里电话号码,男方说:“对不起,我家没装电话”。气得女方甩手而去!

  因为在那个时代家里如有电话是权利、财富的标志。装电话也是按官的级别由高向下慢慢安排的。有钱人可以多花钱走后门求得一线电话。一般都要先交装机费七千到一万元左右,话机是电信部门专卖的。还要对装机人好加伺候、吃饭、送烟、送酒,不然装一个电话可以拖两三天(每天中午十一点到,两点离开)。电话局的人很像大老爷,说不给你装就明年再见了。

  到了九十年代末,交换机价格便宜了。运营商之间有了竞争,也讲效益了。运营商改变了态度,鼓励人们装电话,主动上门服务。甚至有些地方电信员工要背上指标,即每人平均动员几家装电话才算完成任务,才会发奖金。不到三十年,电信市场就由卖方市场转到了买方市场!

  (六)谁想到互联网会这样火啊

  八十年代的互联网,在国外已进入快速发展和普遍使用的时代,在我国,七十、八十年代对互联网一直持十分谨慎的态度。

  一则对网上一些与我国政治、文化理念不同的东西,特别是一些黄色的、灰色的、显色的东西不欢迎,另外就是对那些过于“开放”,过于“自由”的东西也不喜欢,我们曾发生过因国内某高校学生从网上下载并打出一些黄色照片,而使某全国性网络停运整顿三个月的事情,也有不少大学因网上一些“不利”和谐的东西,导致领导立即关停互联网。

  出现这些情况的原因之一则是我们在这方面法律不健全,另一方面是不少人始终把互联网看成一个“怪物”。

  记得九十年代初,筹划中国的CERNET(中国教育科研网)时,当时的筹备小组的组长单位是清华,副组长单位是北邮,我有幸参加过一段筹备工作),其实当时网络的技术问题应该说国内的专家是可以通过学习掌握的,最难的是政治上的要求如何实现。

  一九九二年我被教育部选为高级访问学者派往美国进修,临走时教育部的一位同志和我说“宋老师,你到美国要研究下互联网,能不能为我国找出一些办法,把对我国有利的东西都让自由的传入,而对我国不利的东西都可截在大门之外”。我记住了,到美国也询问了,也研究了,结论大家自然会知道——太难实现了!

  如今我国的互联网用户数已成为世界第一。首先要感谢网络建设者们提供了这种可能,也要感谢成千上万互联网的工作者的贡献。最该感谢的是我们主管部门的领导在政策上给予的肯定支持和帮助。胡主席和温总理也上网与网友交流就是一例。

  如今信息通信业的人们明白,互联网将会占据未来并大行天下,谁先知先觉,谁就会在未来发展的更好,包括我们长期从事通信(包括移动通信、固网以及卫星通信)的人一定要把未来眼光放在与互联网真正的融合上。

  这次美国奥巴马竞选获胜,不少选民高兴却让AT&T不太高兴,因为怕奥巴马可能会对信息通信保持中立,对互联网更有利,不管如何,只要我们认识到互联网未来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应用美景,不管我们现在正在作什么,请伸出你的右手和互联网握手,开始真诚的合作吧!

目录

参考文献编辑本段回目录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红色电话交换机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