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百科——欢迎光临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博物馆
  • 人气指数: 4298 次
  • 编辑次数: 1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09-03-30
admin
admin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朱全忠
朱全忠
朱全忠
朱全忠
大禹治水图
大禹治水图
宦官专权
宦官专权
西汉和亲
西汉和亲
张仲景
张仲景
绿林军
绿林军
曹操
曹操
明代宗
明代宗
明太祖
明太祖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王健林电商梦
王健林电商梦
陌陌IPO
陌陌IPO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汉安帝
汉安帝
汉安帝,东汉皇帝。汉延平元年(106)八月,殇帝不幸早夭。邓太后与的哥哥车骑将军邓骘密谋,决定迎立清河王刘庆的儿子刘祜。邓骘又去与太傅张禹、司陡徐防等大臣们商议,征得他们的同意,连夜持太后节召刘祜入宫。这一年,刘祜刚满13岁。是为东汉安帝。延光四年(125)安这在南巡途中去世,在位20年,终年32岁。当年,葬于恭陵,庙号“恭宗”,谥号“安帝”。

目录

[显示全部]

人物资料编辑本段回目录

政权:东汉

在世:94年—125年

在位:106年-125年

前任:堂弟汉殇帝刘隆

继任:堂弟北乡侯刘懿

简介编辑本段回目录

汉安帝
汉安帝
汉安帝刘祜(94年—125年),东汉第六位皇帝(106年—125年在位),在位19年。他是汉章帝的孙子、当年被废太子清河王刘庆的儿子,母左小娥。106年,他被外戚邓氏拥立为帝,改元“永初”。

汉安帝即位后,仍由邓太后执政。外戚邓氏吸取窦氏灭亡的教训,联合宦官,袒护族人。邓氏专政直到永宁二年(121年),邓太后去世,安帝才亲政。安帝亲政后下令灭了邓氏一族,安帝虽灭邓氏,但是尚未制止妇人干政的局面。再加上安帝年年不理朝政,沉湎于酒色,导致当时汉朝朝政腐败,社会黑暗,奸佞当道,社会矛盾日益尖锐,边患也十分严重。史称安帝之世,全国多地震,水旱蝗灾频繁不断,外有羌族等少数民族入侵边境,内有杜琦等领导的长达10多年的农民起义,社会危机日益加深。东汉王朝更进一步衰落。到了延光四年(125年),汉安帝在南巡的途中死于南阳,享年32岁,葬于陵。

安帝谥号孝安皇帝,庙号恭宗。

年号 编辑本段回目录

永初:107年-114年
元初:114年-120年四月
永宁:120年四月-121年六月
建光:121年七月-122年三月
延光:122年三月-125年

安帝亲政编辑本段回目录

汉安帝
汉安帝
初,安帝为清河王子,汉殇帝崩,邓太后征立为嗣皇帝。帝遂即入京即位,时年十三岁。帝初立,邓太后总揽政权,至永宁二年(121)二月,邓后卒,帝始亲政,年已二十八岁已。

安帝既掌权,其乳母王圣、亲信宦官李闰,遂与邓氏争权,乃诬告邓后兄大将军邓骘、宦官蔡伦等图谋废立,安帝遂下诏查办,邓氏悉灭,蔡伦自杀。

邓氏既败,宦官李闰、江京及安帝乳母王圣等,遂即参与朝政,皇后阎氏之兄弟亦封侯拜将,参与朝政。宦官、外戚共掌朝政,自安帝始。

宦官外戚掌权

宦官、外戚掌权,而安帝则不理朝政,吃喝玩乐。宦官、外戚遂相互勾结,玩弄权柄,胡作非为,危害百姓。司徒杨震数次上书力谏,请安帝理政,安帝不为所动。

大敌当前,仍不理朝政

安帝亲政不过数年,西羌数次进攻金城、武威,鲜卑进攻居庸关,北匈奴和车师进攻河西。大敌当前,而安帝仍不理朝政,将朝中军政交于宦官樊丰。

继承人编辑本段回目录

汉安帝
汉顺帝刘保
安帝之荒唐,无以复加。他曾封乳母王圣为野王君,为她修建豪宅宫殿。司徒杨震上书劝谏,希望安帝罢黜宦官,反而被安帝罢官。杨震不堪屈辱,愤然自杀。时为延光三年(公元124年)。

第二年三月,安帝与阎皇后、国舅阎显、宦官樊丰江京等,离开洛阳,到江南巡游。安帝突发疾病于宛城,未几,崩于宛城。年三十二岁。

夺宫之变与继承人

安帝本来立后宫庶妃李氏所生子刘保为太子,而皇后阎氏未生子,阎氏惧怕李氏依仗太子夺其地位,遂将李氏毒死,后诬告太子保谋反,使安帝废黜太子保,贬为济阴王

安帝崩,而太子被废。阎后遂立章帝之孙、北乡侯刘懿为帝,而北乡侯在位半年,卒。刘懿卒后,阎氏秘不发丧,屯兵宫中自守。而宦官孙程等,联合宫中几大掌权宦官,秘密迎立废太子济阴王保为帝,是为顺帝。而阎后则被囚禁起来,不久死去。阎显、江京等被杀。史称此事为夺宫之变

汉顺帝刘保

汉安帝
阎皇后
汉顺帝刘保(115年—144年),东汉第七位皇帝(126年—144年在位)。汉安帝之子。汉安帝死后,阎皇后无子,便先废了安帝的独子济阴王刘保,然后找个幼儿刘懿为皇帝,想自己垂帘听政,掌握朝政大权。刘懿做了7个月的皇帝就死了,宦官曹腾、孙程等19人便发动宫廷政变,赶走阎太后,将时年11岁的刘保拥立为帝,改元“永建”,那19位拥立刘保的宦官也全部封侯

由于汉顺帝的皇位是靠宦官得来的,所以将大权交给宦官。顺帝本人则温和但是软弱。后来宦官又与外戚梁氏,开始了长达20多年的梁氏专权。宦官外戚互相勾结,弄权专横,汉朝政治更加腐败,阶级矛盾日益尖锐,百姓怨声载道,简直是民不聊生。建康元年,汉顺帝死,享年30岁,在位19年。

顺帝死后谥号孝顺皇帝,庙号敬宗

人物评价编辑本段回目录

汉安帝
汉安帝
俗话説,祸不单行,的确如此。延光元年,即西元一二二年,尚书僕射陈忠向安帝上疏,疏文中历数时局的艰危,将汉廷的窘迫和盘托出,实实在在是天灾人祸:一方面是淫雨漏河、海水盆溢、蝗蝝滋生所导致的稻收俭薄、民困囯穷;一方面是宦官伯荣之权又过于君主,妨主之势在所难免。伯荣时任黄门常侍,常伴随在安帝左右,他利用公职在地方作威作福,在朝中的大臣看来就非同寻常了。于是,这就是汉廷中长演的一幕——宦官专权。

然而,在汉廷的政治中,这是一大禁忌,它的政治后果也是十分严重的。宦官,因爲受了阉割,所以既不能成爲男性,也不算是彻底的女人。然而究其根本,在古代的男子看来,宦官首先不是男人,自然也就不属于“阳”了。如此一来,宦官的干政在政治带来阴阳失调的后果,这不仅违背礼法,而且有违于天常。尚书僕射陈忠就是从这一层来看待他所要弹劾的伯荣的,当然,最后还是君权:若国政一由帝命,王事每决于己,则下不得逼上,臣不得干君,常雨大水比当霁止,四方众异不能为害。(《通鋻卷五十,汉纪四十二》)

汉人看来,修正王权必能使国家安定,似乎是不错的,但是那天灾就未必能够制服。延光二年,自然灾害如约而至,先是郡囯大水,次又是京师及周边地区地震,还发生了山崩的异像。再看延光元年:夏四月,京师、郡囯四十一雨雹,河西雹大者如斗;六月,郡囯蝗;秋,七月,癸卯,京师及郡国十三地震;九月,甲戌,郡国二十七地震;是岁,京师及郡国二十七雨水。再往前查考建光元年故事亦複如是。如此密集且范围广泛的自然灾害,即使在今天也多少有些匪夷所思,如此可以推知,它对靠农业立国的中国传统社会而言,打击是多麽的沉重了。

可是,问题还不止于此。此时的汉帝国,自燕山居庸关一线,沿太行山而下,西至甘肃,南至西南云贵,异民族高句丽、鲜卑和羌人的全面侵扰另汉廷疲于应付,不仅要动员兵役,还要支付巨额战费。国家的亏空可见一斑。《通鉴》所载这几年的故事,虽然边境战争最终以汉廷的胜利告终,代价也很大。少数民族政权似乎多有投机心理,与汉廷的交接多半是为了获取实际的经济和贸易的利益,所以一旦侵扰,大约也没有以后的入主中原想法。这种灵活进攻的局面对汉廷相对迟缓的国家动员来讲,优势一时是明显的。

汉安帝
汉安帝
这就是安帝在位时国家的处境。 通鉴评论君主的一大问题就在于贬抑时往往多有缓和,所以从对安帝的记载中,需要仔细辨别他为政的得失。当邓太后这个有些善政、却又贪恋权力的风云人物去世之后,安帝旋又着力坚强君权,而他的方法却又是依靠另外的贵戚和一群宦官,这造成了日后外戚与宦官的宫廷斗争。安帝对邓太后的逆反之心,实在是关乎帝位的保全。《通鉴》在这裡的遣词很有意思:“帝少号聪明,故邓太后立之。”也就是说,是不是真的聪明呢?真实的意思其实正相反。“及长,多不德,稍不可太后意”,对于这是执掌政权的邓太后来说,难免存了废立之心。这时,又一个女人捲入了这场宫廷帝党后党政治斗争,她就是安帝的乳母王圣

但是,如果说王圣专事于拨弄是非却是有些错误的。她的职责和作为,的确符合于中国人际。现在看来,她挑拨安帝与邓太后的不和,是宫廷政治斗争的必然,她只是一个催化剂罢了。王圣之作为乳母,自然顾惜自己所喂养安帝,盼望着帝位的稳固所带来的好处,而对她的话,安帝也没有不信任的道理。结局很明显,当王圣将邓太后有心废掉安帝,以迎立河间王的儿子平原王刘翼时,“帝每怀忿惧(于太后)”。

只可惜,这政治终究是男人的政治,它的绪脉也需要男子来承当——建光元年,邓太后死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邓氏甫亡,帝党的政治反攻随即展开,它得到了宦官的帮助。邓氏一族的代价终于显现了出来。邓太后的兄弟邓悝邓弘邓阊及其儿子绍封的侯爵皆被剥夺,真是死的死,杀的杀。那个平原王刘翼被贬为乡都侯,他为了自保,谢绝宾客,闭门自守,才算躲过了这一政治动盪。

天灾的肆虐、外族的畔扰、内政的困忧,这构成了安帝一朝的基本政治局面,不仅要耗费巨大的国力,也势必进一步促使权力集团的分化,形成对于君主专制权力的后患。邓太后死后,后党一脉算是根本瓦解,再无回天之力。按照中国君主社会的惯例,即使皇帝被说得再不德,再没有爲人君的资格,也一个个都是玩弄权术的高手。这时的安帝也难免任人唯亲,他需要扶植新的力量,这从两方面着手:

首先,安帝将自己宠幸的耿贵人和阎皇后的亲属置以高位,控制了皇宫警卫部队的军权,并且开始把持朝中重要部门的行政。对此《通鋻》说:“于是内宠始盛。”实际上就是扶植外戚一党。其次,安帝对于身边的宦官也颇有重用。江京,曾受命迎立安帝,这对于他来説可是一件大事。他被绑在了新即位帝王的战车上,也就成了功臣,安帝封其为都乡侯,迁中常侍兼大长秋。中常侍是皇帝的侍从近臣,大长秋为皇后近侍,掌管宫中事宜,可见江京权势之重。在没有民主制度的古代,这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是足可以代替君权的。还不能忘了王圣这个女人,对于帝国的政治而言,她还将起到作用。这时她与她的女儿伯荣“煽动内外,兢为侈虐,伯荣出入宫廷,传通姦赂”。

安帝亲手扶植起了外戚和宦官两党,大约意图相互牵制,分而治之,这也是帝王术的长道。对于如今的权力地图,安帝一定是十分放心的。眼下都是亲信,岂不是分外和谐?他太“高明”了,以爲这就是长乐未央的万全之策。这任人唯亲的一叶足可以障目,它断送的将是整个国家。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为日后惨烈的政治斗争埋下了伏笔

汉安帝
《通鋻》画册
自古的专制者,最爲核心的问题便是政权,这应当是无疑的。所以,无论是对那大多数的平庸君主,还是对寥若晨星的开明君主而言,控制住权力也便成了千古不变的主题。这一专制主义的制度滋生了残暴腐败的温床,而且生出了贻害无穷的阴险的帝王朮。看看安帝的夺权史,真可谓是煞费心机,已经顾不得其它了。只可惜,他仅此而已。汉帝国便是在这样的行政中不可避免的败落了。

如此溷乱的政治形势正是应了史书中对这一时期频繁的“日食”的记载。朝中的大臣也终于坐不住了,司徒杨震的奏疏可谓是呕心沥血,他诉之于上古的先例,竭力説明女子、小人对国家的祸害(这也是发生日食的原因)。结果,安帝显然不以爲然,甚至将奏疏拿给伯荣看,终于堵塞了进言之路。

中国的史书记载的都是帝王将相的历史,在《通鋻》中也是这样,我们几乎看不到在此日薄西山之际老百姓的生活境遇。朝中之事且不论,但是频繁的天灾便足以令民生雪上加霜。想想即使在现代,中国的地震洪水乾旱也会引起巨大的损失,更何况在二千年前呢?用“民如野鹿”这样的词来描述当时的民生应当是不错的。

相关信息编辑本段回目录

汉安帝
杨震
做反腐倡廉文章,稽古说事,少不得搜索历朝“好人好事”。杨震自觉拒贿,畏“四知”的故事,不利用职权为子孙谋利益置产业,惟愿后世称之为“清白吏子孙”的名言,都是被反复征引的典型。“四知”、“清白吏”作为词条,已收入辞书

杨震从政主要在东汉安帝时代。此时,东汉王朝国运日渐衰颓,外戚宦官交替乱政,政治腐败,吏治大坏,贪贿公行。汉安帝刘祜,为人荒唐可笑,行为乖张,其政治能力还不如临朝听政的邓太后,自他亲政以后,小人弄权,百官敛手,政治混沌,政局日非。

需要特别交代一下东汉士风。此即杨震成长生活的社会环境。西汉尚游侠,东汉讲士节。由于汉光武帝之倡导奖励,也由于儒家思想之熏陶,还由于当时实行察举制度,一个人的道德行为关系到名誉和乡评,所以士子多好名节。行孝道,崇廉耻,轻生死,尚气节,取义成仁,慷慨殉道,成为士人普遍的道德价值取向。顾炎武、梁启超两位熟读史书的学者称颂东汉风俗最美,并非凭空杜撰。这就是杨震从政的政治条件和社会环境。

过了五十岁的坎,在当今中下级官吏等待退居二线的年龄段,杨震才走出书斋,踏上仕途。大将军邓骘闻其贤而辟之,举茂才,历任荆州刺史、东莱太守。在十几年地方官岗位上,为政清廉,留下了两段佳话,至今为人津津乐道。安帝元初四年(117年),杨震入京做官,先后任太仆、太常。永宁元年(120年),升任司徒,延光二年,为太尉。司徒、太尉,位高权重,与司空并称“三公”,是辅佐皇帝,参与决策的三个高官。在任司徒、太尉期间,杨震先后五次上书,指陈时弊,力阻奸佞,锋芒直指皇帝身旁的一帮宵小之徒,主要是:汉安帝的乳母王圣,王圣之女伯荣及其夫刘瑰;中常侍樊丰、李闰,侍中周广、谢恽;皇亲耿宝(安帝舅父)、闫显(皇后之兄)等。他们的共同后台当然是汉安帝。

两次上书疏,汉安帝不予采纳,反而将杨震的奏章拿给他的“阿母”等亲信看。皇帝亲自出卖“举报人”,那伙佞人权阉除了感谢皇上的关心爱护外,便是对杨震刻骨的仇恨!

汉安帝
夺宫之变
杨震才出任太尉就遇上了两个棘手的难题:皇帝的舅父耿宝、皇后的兄长闫显为他们各自的亲信要官,耿宝甚至打出了王牌,此乃皇上旨意。杨震居然不买两位皇亲国戚的账,断然拒绝。此二人也就顺理成章地加入了反杨震集团。这就是杨震的傻冒了,尽管从大道理上讲,你是为“国家”坚持公正的用人标准,严守原则,不开后门,办事认真;可是人家“国家”都毫不在乎,你认的哪门子真?除了树敌积怨,对你还能有什么益处?看来,这位“关西孔子”是典型的书呆子,对官场的游戏规则一窍不通。想着凭清正廉明,凭书本理论,在流氓政客充斥的官场混迹,实在是一种幼稚的思想。

相比较而言,杨震的同僚、司空刘授就会来事多了。他风闻二皇亲为其亲信要官的消息,立即行动,征辟那二人,未过十天,即如愿升官。拿了乌纱帽送人情拉关系的美事,杨震硬是不会干。接着,汉安帝又封他的阿母王圣为野王君,并为其修建第舍,规模宏大,豪奢之极,耗费巨亿。樊丰周广谢恽等权阉,打着“国家重点工程”的旗号,向各地乱摊派,浑水摸鱼,而地方贪官也利用搞“国家工程”的机会,竞相伸手,大捞一把,惟独苦了百姓。为此杨震又一次上疏,指出上述弊端后,强调说:适值天灾频发,百姓困难,边境不宁,战火不息,国库空虚,社会不稳定因素太多,此刻再大建野王君府第,劳民伤财,只能招致百姓怨叛,后果不堪设想!弱智而又自以为可以代表天、地、人的汉安帝,当然听不进杨震的这一番忠言。樊丰之辈因此更加胆大妄为,竟然伪造皇上诏书,公然调用国家钱谷、建材,为自己营造豪宅,花费无数。

上书疏中,杨震还主动为地震这样的自然灾害承担了责任,他说“臣蒙恩备台辅,不能奉宣政化,调和阴阳,去年十二月四日,京师地动。”这真是难为杨震了,任你身居宰辅,怎样的顺天应人,小心翼翼,也遏止不了自然灾害的降临;天灾,天公使然,非人力所能左右。不过,在“天人合一”观念占主导地位的古代,因为天灾而免除宰相职务好像是理所当然;就连皇帝本人,也会为此下诏,揽过自责,称“咎在君上”。如何面对天灾,显然是当代人聪明:天灾降临,肆虐人间,可以导演出抗灾庆功的喜剧;就是纯粹的“人祸”,也可以赖给“天灾”,反正天公无言,没法分辩。

汉安帝
汉安帝之墓
延光三年(125年)春,汉安帝东巡,樊丰等权阉乘机竟修宅第,杨震的下属也查获了樊丰伪造诏书的证据。罪行即将暴露,这一帮蛀虫便使出了流氓政客的惯用手段,上纲上线诬陷杨震:自赵腾死后,他一直心怀不满;再说他又是邓骘提拔的人,肯定对皇上您有二心。皇上早就嫌杨震碍手碍脚,闻得此奏,一拍即合,于返京当夜就派人收回杨震的太尉大印。杨震已经被免职夺权,那伙先告状的恶人犹觉不解恨,也有后怕,于是策划勾结皇亲耿宝再上一本:杨震态度恶劣,拒不认罪。于是诏书又下:遣送杨震回原籍。

这连续两道诏书对杨震的打击太大。并不是特别眷恋权柄,令他想不通的是:自己忠心耿耿,清廉如水,为国家利益,坚持反对高层的腐败,不怕得罪幸臣皇亲,不承想“国家”竟然和腐败势力穿一条裤子,反给他致命一击:回家“狠斗私字一闪念”,灵魂深处爆发革命去吧!梗直又重士节的杨震,有口难辩——辩也没人听,除了一死他已别无选择。他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遗言是:“死者,士之常分。吾蒙恩居上司,疾奸臣狡猾而不能诛,恶嬖女倾乱而不能禁,何面目复见日月!身死之日,以杂木为棺,布单被,裁足盖形,勿归冢次,勿设祭祀!”带着诛奸反腐志未酬的深深遗憾,杨震饮鸩而卒,永远离开了那个贪贿横行的世界和那个混蛋皇帝。死时他七十余岁。

相关词条编辑本段回目录

参考资料编辑本段回目录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汉安帝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