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百科——欢迎光临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博物馆
  • 人气指数: 18215 次
  • 编辑次数: 6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0-08-02
发短消息
土土
土土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Road Runner
Road Runner
drkoop.com
drkoop.com
人民计算机公司
人民计算机公司
ComputerLand
ComputerLand
美味书签
美味书签
贺氏
贺氏
Comdisco
Comdisco
Webvan
Webvan
AST
AST
利多富电脑
利多富电脑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王健林电商梦
王健林电商梦
陌陌IPO
陌陌IPO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AST于1979年由几个美籍华裔工程师创建,曾是PC技术的先驱。在90年代初期,AST电脑几乎主宰了整个中国PC市场。1993年,AST在全球五大PC排行榜中仍榜上有名。但随着康柏、Dell等在亚洲的迅速崛起,AST逐渐丧失了市场领地。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AST电脑占据国内进口电脑70%以上的份额,是由香港虹志公司代理,那时候的康柏、IBM在中国根本无法与AST相比,好像AST是微型电脑的第一品牌,还有在春节晚会上一曲“我的中国心”迅速在内地走红的张明敏,也被大众认为是超级歌星,实际情况呢?AST只不过是香港人攒出来的机器,贴上了一个所谓美国的品牌,张明敏更是一个在香港默默无闻的歌手,这一切都缘于大众初期对国外品牌的不熟悉。

目录

[显示全部]

联想与AST编辑本段回目录

1987年,联想开始代理AST电脑。那时候中国电脑市场上只有四五个美国品牌。他们给AST电脑装配了联想汉字系统,导致了AST电脑在中国市场上经常脱销。在美国只是一家小企业的AST因为有了联想而获得了成功机会,它曾一度成为中国电脑市场中的霸主,一直到1995年还在处于领先地位。

由于当日电脑价格高得惊人,利润也高得离谱儿,联想自然大发其财。那一年联想的营业额达到了7014万元,柳传志终于有足够的资本实力为联想布局了。

AST Bravo II computer

"联想与AST的合作对联想电脑的发展意义重大,通过代理销售AST电脑,联想了解了电脑的内部构造,了解了微处理器和各种组件之间的关系,培养了一批联想的工程师队伍,为联想九十年代大举进军电脑领域奠定了基础。"

"对联想来说,代理业务在其发展史上功不可没。可以说,没有代理业务,就没有今天的联想电脑和联想激光打印机,就没有出色的联想管理和成功的渠道管理"。联想走上了自己最早的多元化之路,其结构虽显简陋,意义却非凡。

AST并非与联想合作的第一家国外厂商,惠普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它与联想合作,其目的无非寻求联想为其代理产品。联想代理的第一个惠普产品是绘图仪,从此便与惠普水乳交融,结下了不解情缘。

联想那时候成立了代理部,柳传志亲自抓代理,他学会了如何做贸易。杨元庆以惠普为师,从惠普那里得到了他日后管理PC事业部的经验,最终他赢得了权力,也赢得了IT领袖的声望。

就在联想为AST和惠普做代理的时候,柳传志已开始了他的布局的思考。在1987年,联想面临着无数种选择,每一个选择都可改变历史,使之朝另一个方向发展,同时产生不同的结局。

一种选择是继续推广汉卡,但其市场毕竟有限;二是开发自由品牌电脑,虽然有利可图,但一无资金二无实力,又不可能得到电子工业部的生产许可,即使偷偷摸摸地干了,也会落下先天不足的毛病;三是代理国外电脑积累资金,顺便了解最先进的技术,为自己建立起可靠的销售网络。

柳传志开始看到一个清晰的未来,他曾设想通过代理将真正优秀的产品引入中国市场,然后水到渠成地引进生产线,最终完成技术转移。他后期计划最终没有实现,生产线及技术转移因为AST的傲慢与偏见始终不能成为现实。然而却开辟了另一条道路,使联想史走上了另外一个路口,所遗下的影响时至今日犹未衰竭。

旧新闻:AST再推家用电脑 编辑本段回目录

1996年讯 曾在1992年便在中国市场大推家用电脑的AST公司,日前再次打出旗号,重推家用电脑。最近,北京燕莎、蓝岛、国美和赛特等大型购物中心,出现了多家AST多媒体家用电脑专卖店。

AST中国公司总经理黄主琦向记者介绍,AST曾在中国市场率先推广家用电脑,但当时由于市场不够成熟,AST没有拿出具体举措。进入1996年,中国家用电脑市场变得炙手可热,老百姓对家用电脑已由最初的热门话题转向了购物的审慎选择。因此,AST迅速推出了家用多媒体电脑系列新产品———"AST Advantage!",并调整市场战略,把今年的市场重点放在家用电脑上。

黄主琦介绍,"AST Advantage!"系列产品采用奔腾100处理器,1200兆硬盘,配备四倍速光驱、16位声霸卡和立体声扬声器,具备图形功能、通信功能和各种软件,可实现家庭办公、教育、家政和视听娱乐集于一身的优化组合。 黄主琦认为,在中国市场电脑长期被作为投资类产品对待,流通走的是代理分销渠道,即专业制造商→专业分销商→专业用户。在电脑进入百姓家庭的大趋势中,这一传统营销方式已落伍。AST公司与其最大代理商联想集团审时度势,推出了专营店和专柜计划。

这一计划的创新与优势在于,一是既把专营店和专柜置于大众购物场所,二是又保证专卖店连锁经营特色,在新的市场空间直接面向用户。同时,又将原有的分销和售后服务体系与这一新的体系结合在一起,形成优势互补,相辅相成。在服务功能上,AST设在全国的33个授权维修服务中心是开放式的,无论是从特约经销商还是从商业渠道购机的用户都能得到"3+3"服务(三年免备件费,三年免维修费)。同时商业渠道上的专卖店和专柜开设前,对商场人员进行了严格培训,使消费者及时得到全面优惠服务,包括软件更新、系统升级。

AST Power Exel EL. type computer

AST多媒体电脑专营店和专柜年内将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二十个中心城市陆续运营。 又讯 1月22~26日,AST公司与广州市质量协会用户委员会、广州市政府办公决策服务中心、达力华威集团和广州标准计量技术服务中心在广州联合举办"AST电脑用户服务周"活动。

AST公司也在AST产品的质量监控、对广州市政府的服务响应等方面分别与广州市质量协会用户委员会、广州市政府办公决策服务中心携手合作。 此次服务周为广大AST用户提供了AST电脑全系列产品的即时换件、维修及热线咨询、AST产品专题维修讲座等多项服务工作;同时AST还特别派出资深的服务人员作为"AST上门服务大使",上门为AST用户作咨询、软件测试及硬件维修等服务,广大用户对此次活动反映热烈,纷纷来函来电查询。(肖息) 

三星把AST卖了!编辑本段回目录

1999-01-13消息:日前,三星要将AST转手他人的消息得到证实。AST的新主人是前佰德计算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BenyAlagem。Alagem将把前ASTResearch组建成一个新的计算机销售公司,新公司被命名为ASTComputers公司。

AST又换了新主人
  据悉,以Alagem为首的一群美国投资商将向AST投资1250万美元,Alagem将拥有AST计算机65%的股权,新公司还可以使用AST这一品牌以及AST的大量技术专利。三星公司仍将拥有AST计算机公司35%的股份。三星公司官员表示,他们将很快把AST的业务精简为只提供计算机售后服务。

  Alagem称,新公司将是一个基于互联网的计算机销售公司,主要面向中小型企业。Alagem认为,面向中小型企业的PC销售还是一块未被开发的领地,而AST这一品牌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尤其是AST的知识专利。Alagem希望新成立的AST公司,也能像Dell一样,利用互联网提供高效的PC制造、设计、销售、支持一条龙服务。

  Alagem既是佰德电脑的前CEO,也是其创始人之一。去年六月,Alagem宣布辞去佰德职务,理由是其意见与其它投资人相佐。

昔日英雄今安在?
  AST于1979年由几个美籍华裔工程师创建,曾是PC技术的先驱。在90年代初期,AST电脑几乎主宰了整个中国PC市场。1993年,AST在全球五大PC排行榜中仍榜上有名。但随着康柏、Dell等在亚洲的迅速崛起,AST逐渐丧失了市场领地。

  从1995年8月份起,三星电子开始逐步收购AST,并于1997年8月将AST全部买下,那时,三星承诺要向AST注资20亿美元,让AST这一品牌重放光彩并在2005年之前使AST重返全球五大PC商之列。但由于韩国的金融危机及内存芯片业的大萧条,自身堪忧的三星电子又怎能再顾得上AST?AST的市场份额继续下滑,亏损日益严重。97年AST的年度亏损额一度高达3亿美元,其市场排名也落到了第17位。于是从97年年底开始,AST开始大量裁员并悄悄关闭它在各地的办事处,并有传言说它将出售在中国的PC制造厂。三星的诺言随着亚洲金融风暴尽付风中,一度的PC巨人也就难免被人抛来抛去了。

Alagem复出拯救三星AST编辑本段回目录

1999年1月14日消息:前任Packard Bell NEC 首席执行官Beny Alagem从近况不佳的三星子公司AST Research获得授权, 将以AST的商标制造PC机。

        据称,Alagem的新公司致力于小型、中型的商务系统和家用产品市场,侧重于电子商务。Alagem说,“我们将使用Internet,为我们的用户提供创新的、精练的和高效率的设计、生产、销售、服务和技术支持”。

        由于这一套使Dell 和其他人成功的策略并不新鲜,Alagem的如此迅速的复出就更加让人惊讶。去年九月,
Alagem正式辞去Packard Bell的首席执行官一职,其背景是这家在加州Sacramento的美国排列前五名的公司销售额
长期滑坡。

        那时,来源于News.com的消息称,Alagem的退休是因为健康原因-Alagem于1997年9月曾受到心脏病袭击。但在一次会谈中, Alagem称他的辞职是由于PackardBell的主要持股者NEC和Groupe Bull之间在根本问题上存在分歧。

        韩国电子巨人三星将是新的AST的直接合伙人, 而三星的美国子公司AST Research将是少数派。

        AST Research曾经是领先的计算机制造商,但在过去几年内眼看着它的影响和市场份额明显下滑。 据IDC的报告,AST曾经是排名前五的PC供应商, 而在1997年其市场占有率仅排在第17位。

AST Research编辑本段回目录

AST Research, Inc. was a personal computer manufacturer, founded in Irvine, California in 1980 by Albert Wong, Safi Qureshey and Thomas Yuen. (The name comes from the initials of their first names.) AST's original business was the manufacture and marketing of a broad range of microcomputer expansion cards, later focusing on higher-density replacements for IBM's standard I/O cards in the IBM PC. A typical AST card of the mid-1980s would have two RS-232 serial ports, a parallel printer port, a battery-backed clock/calendar (the original IBM PC did not have one), perhaps a bus mouse port, and 384 KB of DRAM (added to the 256 KB on the motherboard to reach the full complement of 640 KB).

AST Research also produced the Mac286, a pair of NuBus cards containing an Intel 80286 and RAM, allowing a Macintosh to run MS-DOS side by side with its existing operating system. The product line was eventually sold to Orange Micro, who developed the concept further.

As PC manufacturers improved the integration of peripheral controllers on their motherboards, AST's original business began to dry up, and the company developed its own line of PCs, for the desktop, mobile, and server markets.

AST was one of the members of the Gang of Nine which developed the EISA bus.

In 1992 AST became a Fortune 500 company at place 431.

AST computer's reliability was considered close to that of quality leaders Compaq, Gateway, and IBM. AST managed to gain a decent market share of the PC market, however, it never came close to overtaking Compaq and Dell.

The failure of AST to recognize the movement towards the commoditization of the PC contributed to its downturn. AST insisted on developing and using its own components in the PC's it produced, instead of those of specialized OEM's. One often used saying at AST, in an attempt to dismiss competitors who did so was, "the best technology they have (i.e. Dell, Compaq, etc.) is a screwdriver."

AST Research was acquired by Samsung on August 11, 1996. In January 1999, the name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were acquired by a new company named AST Computers, LLC.

AST sponsored the English football club Aston Villa from 1995 to 1998.

AST Computers, LLC
AST Computers, LLC was a private company founded in 1999 when Beny Alagem, founder of Packard Bell Electronics, bought the name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AST Research, Inc.

AST Computers disappeared from the market in 2001.

逝去的AST编辑本段回目录

  中国计算机报记者 姜洪军

  鲜花烂漫,掌声热烈。AST老员工的眼里闪烁着泪花,伤感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虽然公司高管频频举杯力图营造出欢乐的气氛。

  这是1997年9月2日,AST在京举行“共创未来”庆祝酒会,向业界全面介绍三星电子并购AST过程及AST未来战略。时任AST主管亚太区的高级副总裁朱薰宣布,AST在中国将重新夺回“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桂冠。

  历史告诉我们,这个目标最终化成了泡影。

揭秘联想第一大桶金发掘地:逝去的AST
AST中国区办事处曾在友谊宾馆长期办公
AST中国区办事处曾在友谊宾馆长期办公

  芝麻开门的东土

  1993年,后来成为佳都集团董事长的刘伟,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一台从香港转口进来的AST机器上,留下了美国公司的标签。以往的产品上这类标签都被撕掉了,他们顺藤摸瓜,逐步与美国的销售商和上游供应商建立了联系,从而掌握了AST的一手资源。

  在上世纪90年代前后,在中国市场,销售AST电脑利润丰厚。在当时如果有更好的进货渠道,利润甚至可以说是惊人的。

  此时的AST在中国经销商的眼里,充满了梦幻般的色彩。

  AST最早由三位亚裔人士创办,成立于1980年,又名虹志公司。三位创始人中有两位是华人,一位叫黄朝虹,英文名Albert Wang,一位叫袁志坤,英文名Tom Yuen,“虹志”取自这两位华人的名字。第三位创始人为桂颂飞,英文名字为Safi Qureshey,巴基斯坦人,AST取自三位创始人英文名的首字母。

  AST公司起初生产内存扩充卡,1986年起开始转向PC机生产。

  1985年10月17日,英特尔386处理器发布。新技术和新设计使得386的速度不仅是286的3倍,也比当时32位处理器快两倍。

  1986年,PC业的王者IBM一直在286打转,没有进军386的迹象。

  IBM的拒绝让英特尔转而扶持兼容机品牌厂商生产386电脑,而转向PC的AST无疑也搭上了这班快车。

  AST自1987年开始尝试进入中国市场,1988年在中国设立了代表处。此时的中国市场,虽然已有长城电脑的小荷崭露尖尖角,但其较低的产能尚不足以满足市场需求。与IBM等国际品牌相比,AST是美国品牌,且价格有优势,利润空间丰厚,一时间成为国内销售商争相代理的对象。

  “当时,中关村一半以上的公司都在卖AST。”后来曾任北大方正集团公司副总裁的赵威说。方正的PC团队起初也是代理AST,半年做了5000多万元的销售额,成为AST 在中国最大的PC代理之一。

  而日后成为中国PC市场重量级选手,并在今日能够影响世界PC市场格局的联想,当时尚无相关部门颁发的PC生产许可证,重点业务是代理国外品牌。联想利用其在香港的合作平台,代理AST电脑,不仅通过自己的渠道销售,还作为总代理给国内其他代理商供货。联想还给AST电脑装配了联想汉字系统,这种在当时少有的杀手锏,助力AST电脑在中国市场上的旺销。

  柳传志曾回忆道:“AST好卖得不得了,张立基(联想香港AST代理业务负责人)他们狂得不行,所有的人都求他们。直到1992、1993年,Compaq都被AST压在底下。”

  在东方这片热土的强有力滋养下,AST公司业务蒸蒸日上,到1993年,AST公司全面转向PC制造业务,当年公司年营业额做到了25亿美元,一跃进入世界PC业前五名,并成为“幸福500家”企业之一。整个公司洋溢着有些轻慢的欢乐气氛,公司创业初期盯着中国市场的目光开始变得游移。

  风暴下的绿洲

  在市场需求迅速扩大的背景下,1990年AST花巨资收购Tandy的PC制造部门,目的是扩大市场份额,提升制造能力。同时,AST制定了快速登上世界PC业前三名的目标。这个战略布局没有问题,可是交易完成后,管理层进入了漫无休止的人事重组之中。

  此时,AST的竞争对手正虎视眈眈。Compaq、DEC等公司已洞察到了新一轮486机销售大潮的来临。Compaq打响低价竞争的第一枪,降价达30%以上。

  AST对这一轮销售热潮虽有所感觉,但高层限于内部重组纠葛中,应战仓促。由于花巨资并购的Tandy的PC制造部门与AST原有的制造部门整合不充分,产能跟不上销售步伐,AST销售人员处于无货可卖的局面。

  面临巨大订单压力,AST制造部门加速采购英特尔486 处理器,赶制AST 486电脑,而没有理会Intel Pentium芯片研发进程和评估其推出后的影响。

  当AST 486电脑大批赶制出来时,已消化完486电脑库存并在市场上已大有斩获的Compaq等公司,转而配合英特尔针对Pentium的宣传攻势,向消费者灌输“买Pentium,过圣诞”的观念,AST 486电脑需求迅速下降。

  1994年3月,AST账面出现赤字,大批486电脑积压,沉淀了AST大量宝贵的资金。

  AST经受的此轮风暴也波及到中国市场。据《中国计算机报》当年的报道称,在海淀怡宾楼旁边经营餐饮的一位商人,把自己近十年时间积累的100万元购进一批AST电脑。当他从老家过完春节回到北京后,却发现那一批原指望 “可以发大财”的机器居然身价大跌,“价格降了近三分之一”。

  但从整体而言,中国市场仍为AST提供了坚实的缓冲垫。因为那时候中国消费者拿到的产品往往比欧美市场的主流机型晚一代,中国市场可以有一段时间消化AST美国库存的486电脑。

  1995年初,由国内三家大的新闻单位组织的大规模市场调查结果公之于众。在电脑这一领域,所涉及到的三个调查内容——“您心目中的名牌”、“您已购买的产品”、 “1995将打算购买的产品”,AST均名列第一。

  当时AST已分别在北京、上海、西安、沈阳、成都等地建立办事处,并同当地的办事处与代理商、销售商一道,建立了一批AST培训服务中心及AST特约授权维修服务中心。

  动力十足的中国市场,麾下主流代理商的强劲势能,似乎可成为AST翻牌的重要资本。

  盟友代驶的快车正在失控

  “我们要走AST的道路。”1988年10月,柳传志在联想内部讲话时这样称。

  早在与AST合作初期,联想就有通过代理AST,并从中学艺,逐步让公司拥有生产个人计算机能力的构想。

  1989年初,联想高管李勤、柳传志与AST高层探讨“AST联想”联合品牌PC事宜,AST方面认为当时的中国还没有一家企业能在技术上和AST合作。李勤称,联想肯定要做包含自己品牌的PC,和AST协商,是因为同AST合作了两年,合作愉快。即便AST不愿意,联想也要出自己品牌的PC。

  会谈没有结果。今天回过头来看,这可能是AST深植中国市场,并得以持续发展的一次良机,但AST当时只是把中国当成一个纯粹的销售市场。

  李勤回到联想后,在会上宣布只留一部分销售力量继续撑着AST代理业务,而把主力队伍全部转向联想电脑的生产、采购和销售。

  柳传志说:“我们可以有三种结局,把自己的做好了,AST也没有丢,这是上局;把自己的做好了,却把AST丢了,这是中局;自己的没有做好,把AST也丢了,这是下局。”

  随后事情的进展比较顺利。虽然联想推着自己的品牌,但其AST代理业务也不错。AST似乎也就迁就了联想,甚至拒绝另一家后来在中国PC市场也举足轻重的方正公司递过来的橄榄枝。

  后来曾任北大方正集团公司副总裁的赵威回忆说:“我们曾经和AST提过,希望AST能把方正和联想放在同等的地位看待。我们的理由是我们和联想一样都是全国著名的公司,都有一个全国性的分销体系。但AST的意思是,这件事情不可能。”

  联想敢于冒着丢失AST代理业务的风险推出自己的品牌,而AST不敢冒得罪联想的后果接受方正的请求,在这个合作联盟里,谁处于主导地位一目了然。

  遭到AST拒绝的方正转而成为Digital PC的总代理。

  像方正赵威一样行动的还有佳都的刘伟。刘伟曾经把AST代理业务做到了华南地区最大,但察觉到此项业务不能适应公司未来的发展,就转而选择IBM作为主要合作伙伴。

  1995年11月2日,AST董事长兼CEO桂颂飞让出CEO一职后,接任的Ian Diery一度给AST带来了希望。他拟定了一个振兴AST的计划:进一步搞好与代理的关系,努力使他们更愿意与AST做买卖;快捷地采用新技术,即使最重要的零部件如主板、显示卡等,也不一定非要自己研制;全线产品压上,薄利多销。

  计划推行不到三个财季,AST状况有所改变,但起色不大。在已入主AST的韩国三星大股东主导下,Diery很快被解职。

  继任CEO的金荣洙推行“利润中心”论,并调整了AST大部分分区总裁。1997年5月,金荣洙也离开了CEO一职,由三星集团的一位老臣接任。

  从1995年韩国三星介入AST起,走马灯似的换将给公司带来严重的不良影响。而AST中国区则相对稳定。虽然AST诸多问题逐渐浮现,AST中国区还是将“PC市场占有率前三”的荣誉保持到了1996年。

  东方的一抹亮色,能为沉疴在身的AST带来朝霞吗?

  弥留之际

  大洋彼岸的AST美国总部对中国市场的发展从来没有通盘考虑过,但AST中国区还是进行了一些本地化的尝试,并力图融入中国社会中。

  1994年,AST出资赞助的美国自然科学探索展览在中国举办;AST还为第六届远南及南太平洋会议在中国举行赞助了全部100多台微机及10个大屏幕。

  在拒绝联想提出的共推联合品牌计划后,AST一度回头找到联想,试图开始做联合品牌的PC。联想高管李勤对他们说:“市场,你们比我清楚,时机特别重要。时过境迁,这事再谈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AST公司在1993年投资1600万美元,在天津合资生产电脑。合资厂主要生产386和486电脑,年产电脑15万台以上。

  1997年4月3日,在安静幽雅的信苑内,包括AST公司在内的十几家国际知名厂商的代表参加了由《中国计算机报》举办的国际企业本地化研讨会。会上,AST公司中国业务总监陈日成表示:“从286到Pentium Pro产品,从台式机到服务器、笔记本电脑,AST都与中国IT市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在推广AST产品的同时,也将相应的生产技术介绍到中国。目前,AST在东莞工厂的年生产能力已达到50万台,AST先进的生产程序、工艺流程和管理方式都在这里得到了完整的体现。”

  AST公司甚至在这个月份发布了专为中国市场设计的商用电脑——AST Premium Pro塔式电脑。

  AST中国公司的努力,美国总部或许看到了,或许没看到,但就像在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役中赢得了局部胜利一样,这对全局来说已无关紧要了。

  1996年底,三星获得AST的50%股权之后,更换了该公司大批的高层管理人员。美、韩两种不同的企业文化、管理思维,为公司的发展平添了困难,内耗让AST的元气快速丧失。

  1997年1月,三星电子向AST提出全面收购建议的消息。相比AST总部,此时的三星电子对中国市场的了解更少。

  三星收购AST时,联想还不想放弃AST代理业务。但三星的高管对中国市场根本不了解,甚至不知道AST在中国的销量高于美国。他们到中国时,对代理商傲慢的态度刺痛了此时羽翼已丰的联想。“当时我们就说:我们不做AST总可以了吧!”柳传志回忆说。

  并入三星的AST员工还在不断努力。时任AST服务部主管的王永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认为三星并购AST后,除了进一步对AST进行财务方面的支援外,更主要的是把一些在三星行之有效的管理方式和先进的经验带过来。”

  三星并购AST后,一度出现有利于中国区的发展,并有依仗中国区打翻身仗的苗头。

  1997年6月初,为降低管理运营成本、消肿机构、减少行政层次、轻装上阵, AST宣布了全球裁员25%的计划;同时,由于AST北亚区(特别是中国市场)保持业绩增长且发展前景广阔,AST总部决定实行倾斜政策,以中国区为主的北亚区员工非但不减,反要适当增员。当时,AST北京办事处的员工曾满含深情地说:“希望到1998年,AST能重铸辉煌。”奇迹会发生吗?

  盖棺定论

  之后,形势急转直下。

  1997年12月,AST宣布再一次改组,此次变故导致AST近3000名员工中的37%遭到解雇。AST的CEO S.t.Kim在一份声明中说:“AST以前改组是成功的,不过还不充分。”

  三星的努力最后也彻底付之东流。1999年1月,Packard Bell的创始人、前任主席兼CEO Beng Alagem从三星手中买下AST的品牌及其知识产权。

  在《Business week》1999年9月的一篇评论文章《什么样的PC公司能够幸存》一文中,评论人员嘲笑了Beng Alagem企图复活濒临死亡的AST公司的计划。

  黄主琦是AST中国区最后一任负责人,他在1997年6月一度辞职,后被公司方面再三挽留之后,于当年8月重回岗位,并坚守到最后。据说,他这样做,是为了让跟他多年的老员工能有个较好的归宿。他的一名忠实的部下一直陪伴着他,在最后的日子里,这名下属曾给黄主琦发过一封电子邮件,大意是:“一个战士最好的下场是死在一位英雄的剑下,请你赶紧过来杀了我吧。”他的意思是让黄主琦裁掉他,而黄主琦在给他的回信中只有一句话:“我下不了手!”

  最后的时刻到了,AST中国区的大部分员工成为国内外电脑公司争夺的宝贵财富,人员散落到IBM、DELL、HP、Compaq、联想、长城、同创、方正、海信等企业中。

  AST的暮鼓数年前就响起了,而包括联想、方正在内的中国品牌PC制造商此时却听到了清晰的晨钟。

  记者手记

  危险的联盟

  美国的一项调查表明不到50%的伙伴关系和联盟最终获得了成功。许多所谓的伙伴关系和联盟,不过只是一些文彩华丽的合约关系。

  纵观AST的兴衰史,我们发现,当它将伙伴和联盟关系处理得较好时,业务就较好,反之就差,甚至埋下失败的因子。这里只分析其导致失利的三因素:

  首先,当年,AST没有深谙重要的合作伙伴英特尔从486升级到Pentium的决心。因为从表象上看,当时,300万个晶体管、全新的功能让 Pentium设计困难重重。这让有些厂商初期对Pentium发展前景看淡而不做积极准备,AST应该算一个。而当时英特尔霸王气象已现,不跟着它上船的PC厂商不会得到眷顾,这也是PC厂商的悲哀。

  其次,初期花巨资并购Tandy的PC制造部门,意在扩大产能,可是交易完成后,没有解决好公司间文化的磨合,管理层陷入了漫无休止的人事重组之中,而从1995年韩国三星介入AST起,走马灯似的换将更给公司带来严重的不良影响。

  最后,AST总部没有抓住中国这个新兴市场发展的契机,深植中国市场,并得以持续发展。AST只是把中国当成一个纯粹的销售市场。其产品推广和市场拓展方式比较粗放,总是用广告、展会等大规模的宣传手段,扩大产品影响力,借此获得渠道的认可,随后把大量的货压到渠道中去。但AST对渠道并没有缜密细腻的把控能力。所以这套体系,在三星并购AST后,迅速瓦解。《联盟优势》一书的作者伊夫·多兹和加里·哈默尔曾指出,合作伙伴之间的相互作用是联盟达成战略目标的重要环节,创造价值的不是协议本身,而是合作方驾驭联盟的能力。双方要能够顺应时世变化,创造性地驾驭联盟闯过错综复杂的不定局面,不断调整工作重点,消除组织冲突,应对出乎意料的竞争局面。

AST其他含义编辑本段回目录

1.AsynchronousSharedTerminal--异步共享终端

2.AuthoringSoftwareTools--多媒体编辑软件工具

AST(自动生成树)

AST
AST

全称:AutomaticSpanningTree

含义:为生成探测帧从网络中的一个节点移动到另一个节点的一种功能,在SRB网络中支持生成树的自动解析.AST基于IEEE802.1标准

生成树协议的国际标准是IEEE802.1b。运行生成树算法的网桥/交换机在规定的间隔(默认2秒)内通过网桥协议数据单元(BPDU)的组播帧与其他交换机交换配置信息,其工作的过程如下:

·通过比较网桥优先级选取根网桥(给定广播域内只有一个根网桥)。

·其余的非根网桥只有一个通向根交换机的端口称为根端口。

·每个网段只有一个转发端口。

·根交换机所有的连接端口均为转发端口。

注意:生成树协议在交换机上一般是默认开启的,不经人工干预即可正常工作。但这种自动生成的方案可能导致数据传输的路径并非最优化。因此,可以通过人工设置网桥优先级的方法影响生成树的生成结果。

运行生成树协议的交换机上的端口,总是处于下面四个状态中的一个。在正常操作期间,端口处于转发或阻塞状态。当设备识别网络拓扑结构变化时,交换机自动进行状态转换,在这期间端口暂时处于监听和学习状态。

◆禁用:由网络管理员或者网络故障原因导致系统的端口处于Disabled状态。这个状态是比较特殊的状态,它并不是端口正常的STP状态的一部分.

◆阻塞:所有端口以阻塞状态启动以防止回路。由生成树确定哪个端口转换到转发状态,处于阻塞状态的端口不转发数据但可接受BPDU。耗时20s.

◆监听:不转发,检测BPDU,(临时状态)。耗时15s.

◆学习:不转发,学习MAC地址表(临时状态)。耗时15s.

◆转发:端口能转送和接受数据。

参考文献编辑本段回目录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AST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AST Research,AST Computers, LLC, Inc.,虹志,AST电脑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