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百科
  • 人气指数: 11228 次
  • 编辑次数: 2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0-02-07
方兴东
方兴东
发短消息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埃德温·霍华德·阿姆斯特朗
埃德温·霍华德·阿姆斯特朗
本杰明·皮尔斯
本杰明·皮尔斯
阿塔纳斯·基歇尔
阿塔纳斯·基歇尔
勒维特
勒维特
Theophil Wilgodt Odhner
Theophil Wilgodt Odhner
迈克尔·蒲平
迈克尔·蒲平
沃森·瓦特
沃森·瓦特
谷登堡
谷登堡
埃利萨·格雷
埃利萨·格雷
萨缪尔·摩尔斯
萨缪尔·摩尔斯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王健林电商梦
王健林电商梦
陌陌IPO
陌陌IPO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迈克尔·蒲平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迈克尔·蒲平(1858.10.4-1935.3.12)
  美国物理学家,发明沿传输线每隔一定的距离装置加感线圈的方法,使长途电话通信的范围大大扩展。1890年蒲平成为哥伦比亚大学的数理物理学导师。6年后他发现原子受X射线照射会产生次极X射线辐射。他还发明X射线照片短曝光方法。1901年贝尔电话公司和一些德国电话行业获得他在长途电话上的发明的专利权。

目录

[显示全部]

个人简介编辑本段回目录

  姓名:浦品 Michael Idvorsky Pupin

(图)Michael PupinMichael Pupin

  国家或者地区:南斯拉夫-美国
  学科:物理学家
  发明创造:
  简 历
  浦品(Pupin,Michael Idvorsky) 南斯拉夫-美国物理学家。1858年10月4日生于奥匈帝国的伊德沃尔(现属南斯拉夫);1935年3月12日卒于纽约。 浦品于1874年手无分文地移民到美国。他抓住一切机会努力进取,终于进入哥伦比亚大学学习,于1883年毕业。 浦品曾打算接受全面的人文学科教育,但是,廷德尔的一本通俗科学读物点燃了他对科学的兴趣。为继续深造,他到了德国,在亥姆霍兹和基尔霍夫指导下学习,并取得博士学位。

(图)Michael PupinMichael Pupin

他重返美国后,成为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浦品的发明极多。他设计了一个可对X射线轰击起反应的荧光屏,这样便可以直接观察到X射线,而且能容易地把它拍摄成照片(这就是荧光检查仪)。他还发明了一种能使信号在细导线中长距离传输不致失真的方法,就是在导线上每隔一定距离装置一个电感线圈,它们起到了加强信号的作用。这与早些时候亥维赛的提议是一致的。

贝尔电话公司于1901年购买了这个设计方案要,从而使长途电话进入实际应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一一这场战争是由于塞尔维亚和奥匈帝国发生龃龉引起的一一期间,浦品积极参加了塞尔维亚的战争。战争结束后,按照“和平条约”,浦品出生的原属奥匈帝国的那一地区归属塞尔维亚,于是南斯拉夫的版图扩大了许多。战后,浦品写了一部自传,标题为《从移民到发明家》。这部著作于1924年获得普利策奖金。

Mihajlo Idvorski Pupin, Ph.D, LL.D. (4 October 1858[1] – 12 March 1935; Serbian Cyrillic: Михајло Идворски Пупин), also known as Michael I. Pupin, was a Serbian physicist and physical chemist. Pupin is best known for his numerous patents, including a means of greatly extending the range of long-distance telephone communication by placing loading coils (of wire) at predetermined intervals along the transmitting wire (known as "pupinization").

Pupin was born in the village of Idvor near Pančevo (in Banat, then part of the Austrian Empire, today in Serbia). His parents were immigrants from the village of Vevčani, present day Republic of Macedonia.

(图)Michael PupinMichael Pupin

After the sudden death of his father, Pupin emigrated to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n 1874. Pupin says, "I bless the stars that the immigration laws were different then than they are now ... My admission by a special favor of the examiners was a puzzle and a disappointment to me.[2]" After a short time as a farm laborer in Delaware, he spent the next few years in a series of menial jobs in New York City (most notably, the biscuit factory on Cortlandt Street in Manhattan), learning English and American ways; the library and lectures at Cooper Union were an important resource for him.

He entered Columbia College in 1879, where he became known as an exceptional athlete and scholar. A friend of Pupins predicted that his physique would make him a splendid oarsman, and that Columbia would do anything for a good oarsman.[3] A popular student, he was elected president of his class in his Junior year. He graduated with honors in 1883 at Columbia College, New York and became an American citizen at the same time. He obtained his Ph.D. at the University of Berlin under Hermann von Helmholtz and in 1889, he returned to Columbia University to become a lecturer of mathematical physics in the newly formed Department of Electrical Engineering. Pupin's research pioneered carrier wave detection and current analysis.

(图)Michael Pupin著作Michael Pupin著作

Pupin's 1899 patent for loading coils, archaically called "Pupin coils", followed closely on the pioneering work of the English physicist and mathematician Oliver Heaviside, which predates Pupin's patent by some 7 years. The importance of the patent was made clear when the American rights to it were acquired by American Telephone & Telegraph (AT&T), making him wealthy. Although AT&T bought Pupin's patent, they made little use of it, as they already had their own development in hand led by George Campbell and had up to this point been challenging Pupin with Campbell's own patent. AT&T were afraid they would lose control of an invention which was immensely valuable due to its ability to greatly extend the range of long distance telephones.

(图)Michael PupinMichael Pupin

Pupin was among the first to replicate Roentgen's production of x-rays in the United States. He in 1896 invented the method of placing a sheet of paper impregnated with fluorescent dyes next to the photographic plate, thereby permitting an exposure of only a few seconds, rather than that of an hour or more. He also carried out one of the first medically-oriented studies of the utility of x-rays in the United States. Shortly afterwards, in April 1896, he contracted pneumonia, and nearly died. His wife, who nursed him, also contracted it, and died. He never returned to his studies of x-rays.

In 1901, he became a professor, and, in 1931, a professor emeritus of Columbia University. Professor Pupin was a resident of New York, New York and Norfolk, Connecticut, where he built a Serbian-style manor house on his estate, Hemlock Hill Farm.

 The grave of Michael Pupin in Woodlawn CemeteryIn 1911 Pupin became a consul of Kingdom of Serbia in New York. In his speech to Congress on January 8, 1918, known as the Fourteen Points speech, U.S. president Woodrow Wilson, inspired by his conversations with Pupin, insisted on the restoration of Serbia and Montenegro, as well as autonomy for the peoples of the Austro-Hungarian monarchy.

Michael Pupin's autobiography, "From Immigrant to Inventor", won the Pulitzer Prize in 1924. He also wrote "The New Reformation" (1927) and "Romance of the Machine" (1930), as well as many technical papers. In his many popular writings, Pupin advanced the view that modern science supported and enhanced belief in God. Pupin was active with the Serb émigré societies in the USA, he was the first president and founder of the Serbian National Defense Council of America. In 1918, professor Pupin edited a book on Serbian monuments, under the title "Serbian Orthodox Church".

荣誉Honors and tributes编辑本段回目录

Pupin was president of the Institute of Radio Engineers in 1917 and the American Institute of Electrical Engineers (AIEE) in 1925-1926. Pupin was president of the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AAAS), the 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 member of the French Academy of Science, and the Serbian Academy of Science.

In 1920, he received AIEE's Edison Medal For his work in mathematical physics and its application to the electric transmission of intelligence. Columbia University's Pupin Hall, the site of Pupin Physics Laboratories, is a building completed in 1927 and named after him in 1935. A small crater on the Moon was named in his honor. The Mihajlo Pupin Institute, an engineering and technological research institution, was founded in 1946 in Belgrade.

专利Patents编辑本段回目录

U.S. Patent 0,519,346, Apparatus for Telegraphic or Telephonic Transmission, filed 14 Dec. 1893, issued 8 May 1894.
U.S. Patent 0,519,347, 1894.
U.S. Patent 0,652,230, Art Of Reducing Attenuation Of Electrical Waves And Apparatus Therefor, filed Dec. 14, 1899, issued 19 June 1900.
U.S. Patent 1,541,845, Electrical Wave Transmission, filed Dec. 11, 1915.
U.S. Patent 1,834,735, Inductive Artificial Lines, filed Feb. 24, 1928.
U.S. Patent 1,336,378, Antenna, granted 1920
U.S. Patent 1,452,933, Selective amplifying apparatus.  

科技对人类社会影响深远编辑本段回目录

(图)Michael PupinMichael Pupin

  科技评论本身的功能并不是为了测量与估计,而是对现代生活提出一些预警,我们不能定量地预测一种新科技的价值或是必须支付的代价,但是我们可以做的是:看看未来有没有一些障碍、陷阱来阻挠进步。

幸运的是,若是能预先看到阻碍,便可以避免。像干草堆或者是印刷这些伟大的发明,不管它们当时所带来的社会成本是什么,它们都在历史上、社会上造成了一种永久而具开创性的影响,有一方新天地等待人类去发掘。浦平(Michael Pupin)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之一,他在近代来到美国,原本是一文不名的移民者,却成为一位伟大的发明家。浦平因为发明了长距离电力传送的方法,使得他名利双收。我自己是一个纯科学家,从发明家浦平等人所建立美国社会的风气中,得到了许多帮助。

不管是知识或物质方面,我并不认为纯科学家要比发明家具有更高的文化地位。一般来说,高层次的文化及人类的知识,可由纯科学家建立,但有时也常由发明家建立。浦平的成就主要来自于他的高度理想,以及他对人类完美与科学万能深具信心。他的自传《由移民到发明家》(From Immigrant toInventor),可说是他独特心灵境界的自述。他喜欢他家乡那种村庄的宁静,喜欢19世纪的一些美国喜剧,也喜欢马克斯韦尔方程式的魅力。以下是我为他自传所撰写的序文中的一段:

(图)Michael Pupin著作Michael Pupin著作

  浦平他坚决相信:科学的主要目的,纯粹是为求了解自然;至于科学的应用方面
  一定都是次要的。而由他的发明所造成的影响,一直不断促进美国基础科学的进步。在
  这种情况下,可以发现一些矛盾:浦平是个务实的发明家,他比当时其他人更努力去说
  服美国民众:科学的‘发现’比‘发明’更重要。浦平可说是完全胜利了,他死后25
  年,纯科学家要比发明家更具影响力,而且能得到前所未有的巨额资助。也许在偏向基
  础研究的风气中,对于像浦平这样的发明家来说,可能会造成一些不公平的现象。现在
  的情形是:第一流的发明家要比第一流的科学家少得多。而发明家在大部分的大学已不
  再受到欢迎。甚至在工业研究室中,纯科学的研究也已形成风尚。也许一群科学家结合
  为一个组织,并保障发明家不被消灭的时代已经来临。
  这些文字是我在25年前写的。的确,这些年来,可以看到民众对于发明的重视已有增加的趋势。也许科学界已经愈来愈了解科学的生存必须站在一个“健康的平衡”——“纯科学与发明的平衡”上;更或者,发明家的风光岁月已经来临了。但是我们必须先得到两个问题的答案。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这些年来我们试图把科学应用到人类的需要时,做得并不成功?其次是:我们能够改进吗?

核物理女皇吴健雄博士:很欣赏迈克尔·普平编辑本段回目录

  4月5日,世界著名物理学家袁家骝博士终于实现了遗愿,在江苏太仓浏河镇与爱妻、物理学家吴健雄博士合葬在一起。他们的独生子、美籍华裔物理学家袁纬承(Vincent Yuan)博士,亲手把父亲的骨灰盒放入母亲的大理石墓穴,让这对风雨同舟六十载的科学伉俪一起长眠于紫薇树下。

(图)Michael PupinMichael Pupin

  4月9日,笔者在上海采访了现年57岁、两鬓已经有些斑白的袁纬承。上海对他而言并不陌生,因为母亲吴健雄博士曾在这儿的中央研究院物理所工作过,吴家的一些后人也成了上海人。在表哥吴肃先生的陪同下,似乎还未从四天前的心情中抽离出来的袁纬承,向笔者讲述了他父母鲜为人知的一面。

  关于诺贝尔奖

  记者:吴健雄博士验证了李政道、杨政宁提出的“宇称不守恒”假设,但由于某些原因未能与这两位物理学家共同获得1957年的诺贝尔奖,很多人都为她感到不公。对此,您的母亲在家中是怎么提及此事的?

  袁纬承:她从未在我面前提起过这件事,也似乎没有显出任何抱怨之情。除了诺贝尔,她创下了许多女性方面的纪录。例如,她是哥伦比亚大学第一位女性普平讲座教授。的确有很多人都认为母亲有资格获得那一年的诺贝尔奖,但是即使对她有什么不公平,她仍会继续她的研究工作。因为她花了精力,并且取得了成果,这对她而言足够了。

  吴健雄博士对诺贝尔奖的态度,似乎验证了诗圣杜甫“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名绊此身”的名句。或许,她把无缘诺贝尔奖的不快深埋在心底,连儿子都没有察觉。1989年1月,吴健雄博士在给1988年诺贝尔奖得主史坦伯格Jack Steinberger的一封信上写道:“尽管我从来没有为了得奖而去做研究工作,但是,当我的工作因为某种原因而被人忽视,依然是深深地伤害了我。”

  记者:您也是一名物理学家,是不是受到父母的影响才走上这条科研之路的?有人称他们是“中国的居里夫妇”,而居里夫人的女儿也曾获得诺贝尔奖,您认为自己是否能够超越父母的成就?您是否介意总被人看作是“物理学家吴健雄的儿子”,而不是“物理学家袁纬承”呢?

  袁纬承:父母从来没有强迫我做物理学家。母亲从未做出任何的暗示要我跟随她的足迹,甚至她也从来没有表示过我已经是一个物理学家了。她总是让我做我的天性最适合做的事情。我喜欢数学和理科,于1967年和1977年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理学士和物理学博士的学位,是我自己选择了物理作为自己的事业。

  我不认为这一定是受到家庭的影响。如写作对我而言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而我的女儿婕达Jada Yuan却是一个以此为生的人。她曾是耶鲁大学一份文学刊物的一员,毕业后在《纽约》杂志(New York Magazine)担任社论编辑助理。

  我目前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爱伯克奇市Albuquerque的洛斯阿拉莫斯(Los Alamos)国家实验室工作。我想,自己超越母亲成就的可能性很小,但我喜欢物理这份事业。我并不介意别人把我看作是“吴健雄的儿子”,但是在某些场合,我还是希望做回自己。

  关于夫妻感情

  记者:众所周知,您父母间的感情非常深厚。能不能谈一谈他们的日常生活的一些情况。他们之间是否有过争吵,如果有过,通常又是谁会先做出让步?

  袁纬承:毫无疑问,他们是一对佳偶。他们经常分开工作,周末见面,有时可能几个月才有相聚的机会。很多家庭不能承受这样的“分居”生活。但他们因为彼此深爱,所以才能因了解而为对方做出牺牲。1956年,他们曾有到欧洲旅游的计划,但由于当时杨振宁、李政道提出了“宇称不守恒”,希望母亲马上能用实验检证一下,所以她临时放弃了和父亲同行的计划。1959年,我和父亲去巴黎一年,那时我12岁,也在寄宿学校生活。

  在我眼里,他们并不需要像美国人那样彼此说些甜言蜜语,因为他们的行动已经表明了一切。我的父亲是一个个性很强,意志坚定的人,但他很迁就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在生前希望葬于家乡浏河,所以父亲就义无反顾地选择与她合葬在那里。

  在我印象中,我的父母很少起争执,根本不会说出什么让对方伤心的话。一旦出现口角,母亲会表现出快要让步的样子,但她会等待父亲有所表示。有时母亲会给出自己的理由,父亲并不马上让步,有一段时间的思考和沉默。然后母亲再问父亲的看法,他虽然口头不说,但他意识到母亲是对的。

  也许我是第一个问他有关父母口角问题的记者,他以西方人的“这是一个不错的问题”来表示他的毫无防备。这个话题也引起了他的表哥吴肃的兴趣,他认为姑姑和姑父配合默契,在他们的家庭中,姑姑是一个决策者,但她会征询姑父的意见,姑父是一个比较注重细节的人。

  不知是吴肃的说法显得袁家骝博士有些“妻管严”,还是因为我的问题似乎总以吴健雄博士为主,袁纬承马上补充道:父亲和母亲是不同的人,他们术业有专攻。他们的一个加州朋友曾经请袁家骝博士为他拍个简短的电报,因为父亲懂得莫尔斯电码,而母亲就不会。家里的第一台电视机不是买的,而是父亲亲手制作的,这一点也是母亲所不能及的。

  关于中国文化

  记者:尽管您生长于美国,但您的父母都是传统的中国人。如您的母亲曾在写作和书法方面表现优异,而您的父亲对评剧、国乐都饶有兴趣,而且也是一位二胡能手。姑且不论您是否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但让我吃惊的是,您竟然一点中文都不会,这是为什么呢?

  袁纬承:如果我会中文,我的父母会很高兴的。但他们并不强迫我去学中文。要知道,在我生长的那个年代,美国国内的中国人并不像现在那么多。我父母工作很忙,我和他们一般只能周末见面,而我的保姆是美国人。当我八九岁的时候,父母曾送我去学中文。由于是每周六上课,我和其他孩子一样,在休息日更想出去玩而不是学方块字。所以这个中文班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小时候,父亲在纽约长岛工作,而母亲则在哥伦比亚大学生活,相距约60英里。我跟着父亲在长岛的寄宿学校念书,周末才和父亲一起回到母亲那里。所以我和父母在一起的机会并不像普通家庭那么多。他们和我一般用英文交流。

  等我长大后,周围的中国人或者学习中文的人也多了起来。但是,如果你的中文不能达到一定的交流水平,周围会说中文的人并不会和你说中文,而更愿意用英文交流。我就更没有机会练中文了。而且我也越来越忙,特别抽出时间学中文的可能性很小。不过我会说法语,因为我曾在法国一年,当时父亲在巴黎工作。因此,语言的环境相当重要。

  记者:您母亲曾经说过,在她一生中有两个人对她影响最大,一位是她的老师胡适,另一位就是她的父亲吴仲裔。这两位您是否见过,吴健雄博士在您面前是如何谈起他们的?

  袁纬承:我曾见过胡适先生,但是由于当时年幼,所以印象很模糊。我的母亲很少在我面前提起她的这位恩师,也许是她知道我对此人并不熟悉的缘故吧。

  外公1959年去世,而我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已是1977年了。虽然从未见过外公,但母亲对外公却时常提及。我知道外公是一位具有开明意识的人,他让母亲念书受教育,并使她有机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母亲明白教育的重要性,所以在家乡资助母校,创立基金会。

  事实上,我认为母亲很欣赏迈克尔·普平(Michael Pupin),他并不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在我母亲从教多年的哥伦比亚大学,她的办公室及实验室所在的物理楼就叫做普平楼。普平到美国时兜里只有5美元,但他积极向上,成为了发明家和应用物理学家。在母亲眼里,他是一名了不起的人物。

  和袁纬承的交谈中,我感到了一种遗憾。这种遗憾并不是由于他个人原因,而是空间和时间的隔阂以及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使他未必能够走进母亲的心灵深处。我能想象为什么吴健雄博士没有对儿子提到胡适这个对她影响如此重大的人物。失去语言的土壤,思想的表达就显得难以到位。袁纬承是一个好儿子,一个优秀的物理学家,但已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中国人了。

  关于家庭生活

  记者:吴健雄博士是一位伟大的物理学家。但从儿子的角度来看,您觉得她是怎样的一位女性,她是一名称职的母亲吗?例如,她的烹调手艺怎样?

  袁纬承:无论她是多么伟大的物理学家,在我眼里,她首先是我的母亲。我当然认为她是一名称职的母亲,只不过和其他母亲不同罢了。她有很多物理工作要做,所以不可能像普通的中国母亲那样,为孩子牺牲很多,抽出大量时间来陪我。

  在我记忆中,她总是很忙,但一旦看到我,就会对我问寒问暖。尽管我和母亲真正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但她不会忘记我的事情,可惜她并没有很多机会来表达罢了。她很关心我的学业,经常问我功课怎么样,是否遇到什么困难。实际上在她内心深处,她一直在关心着我,这一点让我时时为之感动。

  我并不认为母亲“喜欢”烹调,但只要有时间,她更愿意在家做饭。她一般总会问我喜欢吃什么,然后才决定今天烧什么菜她很喜欢为父亲做“狮子头”。我挺喜欢中国菜的,如饺子什么的,但仅局限于“美式中餐”。我们家很多时候吃中餐,但一般只做不需要很多材料以及很多步骤的菜,毕竟时间有限。当然,在物理实验室时,她也只能吃西餐了。

  当问及吴健雄博士最喜欢的菜肴时,袁纬承想了很久。坐在一旁的吴肃解围道,姑姑最喜欢吃家乡菜。而在美国,烧得最多的材料就是鸡。他记得80年代刚到美国的时候,姑姑还教他如何烹饪鲜美的鸡肉。袁纬承对表哥的说法不置可否,只是加了一句:母亲平时喜欢吃开心果。

  记者:您的母亲在闲暇时喜欢做些什么,她有什么爱好吗?

  袁纬承:她几乎没有休息的时候。如果双休日她休息,她的学生可能就不去实验室了。但她仍然还会在周末回到实验室,当看到没有人时,她会感到不高兴。她有时也会看电视,但不是什么连续剧,而是关于金融方面的节目。她有一定的积蓄,如果进行投资的话,需要一些公司的理财顾问提供专业意见。但她有自己的主见,这些理财知识就来源于电视。

  她对科学非常的开明,总是关注该领域的最新成果。母亲对于新技术接受得很快。我清晰地记得她经常对计算机的巨大功能表现出的惊奇。她不会因为自己年纪大了,而不去接触新鲜事物。她对变化始终抱有乐观的态度,而不是像很多人那样把“还是过去的好”挂在嘴边以自我安慰。

  她的这种人生态度主要得益于早年的一位老师。当她刚来到美国在加州柏克莱分校念书时,总是专注于自己的学习。有一天清晨,物理系主任柏基(R. Birge)对她说:“你学习太用功了,你不能只永远专注于自己的领域,这样会局限你的思想。”我想,这些话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参考文献编辑本段回目录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1

标签: 迈克尔·蒲平 浦品 迈克尔·普平 Michael Pupin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Michael Idvorsky Pupin,Mihajlo Idvorski Pupin,Michael Pupin ,迈克尔·普平,浦品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